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大妈疗养院跳广场舞不慎落水身亡 法院判疗养院担责

  • 发布时间:2016-01-05 16:43: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李万祥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5日讯(记者李万祥)王大妈到某疗养院旅游,在该院露天舞池跳广场舞时,不慎掉入舞池旁边的沟渠受伤,后经医院救治不幸死亡。因责任认定及赔偿问题,王大妈的家人将疗养院告上法庭。此案经过一审、二审,近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维持原判,综合考虑双方对于本次事故发生的过错程度,判决疗养院应赔偿王大妈家人损失的20%即58734.9元。最高法今天公布了这起典型案例。

  王大妈于2014年10月16日和一些老人去一家疗养院处旅游,所报两天休闲游玩服务项目包括两正餐一早餐,住宿一晚,免费享用温泉、矿泉泳池及多项娱乐,另送登山或流溪河边漫游,项目包括某疗养院所有的室内及室外游玩场所的游玩项目。2014年10月16日晚,王大妈与其他老人吃完晚饭后,在疗养院的露天舞池跳广场舞。约晚上8时许,王大妈掉入舞池附近的沟渠受伤。王大妈同行的老人发现后通知某疗养院工作人员,后疗养院陈院长、工作人员及王大妈同行老人一起将王大妈从沟渠中救起并抬到办公室。疗养院工作人员打电话给120,由于当地卫生院的救护车不在医院,陈院长找了司机和车辆将王大妈送往当地卫生院,陪同人员为与王大妈同行的老人,在卫生院的医疗费亦由这些老人垫付。当晚22时55分,王大妈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大妈家属表示,发生事故的地方没装路灯,环境光线很暗;沟渠两岸及沟渠上的小桥没有任何栅栏及防护措施,也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与事前警示说明。事情发生后,疗养院表现极为冷漠,极力推卸责任,没有安排专人跟车配合原告母亲送院治疗。因此和王大妈一起旅游的其他几位老人不得不陪护王大妈送院治疗,治疗费也是陪护老人垫付。王大妈过世后,疗养院也从未表示过慰问及歉意,反而极力指责是王大妈的过错。

  王大妈的家人说,王大妈过世后,他们曾多次与疗养院交涉,但疗养院一方毫无悔意,态度恶劣,拒绝赔偿,连为原告母亲参保的旅游保险金赔款50000元,疗养院也公然拒绝办理理赔手续。王大妈的家人认为,作为一个对外开放的营业场所,特别是服务于老人这个特殊群体的经营场所,经营者没有尽到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其场所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理应承担责任。故诉讼请求判令疗养院赔偿王大妈的家人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93676元。

  疗养院一方辩称,事发地点为其经营场所与外界的分界线,水沟一边包括舞池、泳池等场所为其营业场所,水沟另一边为农户的土地,王大妈被发现时是在水沟靠近外边农户土地的一边,因此不属于其营业场所。且王大妈在室外露天舞沲跳广场舞休息期间内急,其没有选择疗养院内配备的公共卫生间,反而是走到位于疗养院区外、没有灯光的沟渠旁边离道路4米远的地方小便,不慎掉入沟渠受伤。事发后,疗养院找了一台七座面包车将王大妈送去医院救治。

  疗养院院长说:“在救助期间,我问她为什么走到水渠,她用客家话说‘去小便’。王大妈家属说事情发生后疗养院表现极为冷漠,极力推卸责任等不是事实。疗养院已积极组织人员救助,并及时将王大妈送院救治。”

  疗养院一方认为,已经在院区内主要道路均已安装照明设备及相应安全设施。但不可能在每一个角落都安装照明设备,并且王大妈堕渠处也是位于疗养院院区外小桥上游四米外,疗养院更不可能在院区范围内所有地方及院区范围外安装照明设备。且疗养院区范围内的沟渠边建有护栏、停车场,2米宽的小桥两边也有15公分的护栏,疗养院已经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根本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广东省广州市从化法院审理查明:事发地的水沟靠近被告舞池一侧及水沟上通往对岸的小桥上无护栏等安全防护措施,无安全警示标志,夜晚时该处无路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法院认为,事发地点为舞池附近的水沟,无论该水沟是在某疗养院经营场所范围内,还是作为其经营场所与外界的分界线,某疗养院作为对公众开放的营业机构,均有对该水沟设置相应安全防护措施及设置警示标志的义务。现王大妈掉入该水沟受伤死亡,某疗养院对该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过错。但王大妈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应有自己的判断,并负有必要的注意义务。虽然事发地点没有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但王大妈跳舞的舞池与其掉入的水沟间具有一段距离,王大妈自行走到没有相应安全防护措施的水沟导致事故发生,其本人亦应对本次事故的发生承担责任,且其行为是导致本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王大妈应对于本次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某疗养院承担次要责任。

  经法院认定,王大妈家属的损失是:医疗费1008.5元、丧葬费29672.5元、死亡赔偿金162993.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合计293674.5元。综合考虑双方对于本次事故发生的过错程度,从化法院判决疗养院应赔偿王大妈家人损失的20%即58734.9元。该案上诉后,二审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某疗养院作为对外开放的公共场所,其对经营场所范围及周边应履行设置安全防护措施及警示标志的义务,但事发地点周边均没有护栏和灯光照明,其对王大妈的死亡存在一定的过错。王大妈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行为后果应有自己的判断,自身未尽必要的注意义务,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对事故的后果承担主要责任。

  法官表示,类似公共场所突发事件经常发生,公共场所管理维护者、经营场所提供者往往脱不了干系,因未提供安全保障义务或提示义务需为受害人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作为公共场所提供者或管理维护者,应自始至终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定期检查维护设备设施,减少安全隐患,预防事故的发生,同时可降低自身需承担的赔偿责任。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