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养老金三大支柱发展失衡 亟需供给侧改革提速养老金融

  • 发布时间:2015-12-16 07:3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养老金融业有待提速

  伴随着老龄化而来的潜在增长速度不断下降、银发贫困广泛存在、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医保缺口巨大等诸多问题,对养老金融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法治周末记者 蒲晓磊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世界银行于12月9日发布的《福寿延年:东亚与 太平洋 地区的人口老龄化》报告指出,到2040年,人口老龄化可能导致中国的劳动年龄成人减少10%以上,即9000万劳动人口的净损失。

  随之而来的养老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15年后,养老金缺口将达4.1万亿元;35年后,这一缺口将约为6.1万亿元……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承担“超老龄社会”课题时,计算出了这样的数据。

  姚余栋认为,伴随着老龄化而来的潜在增长速度不断下降、银发贫困广泛存在、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医保缺口巨大等诸多问题,对养老金融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2月9日,在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的“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成立大会上,如何更好的发展养老金融来应对老龄化压力,成为数十位专家热议的焦点。

  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理事长、 民生银行 董事长洪崎认为,所谓养老金融,是指满足社会成员养老需求而建立的金融服务体系,主要包括养老金金融、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其中,又以养老金金融最受关注。

  改革进入到深水区的养老金三大支柱的发展,被视为养老金融体系构建的关键。

  “养老金三大支柱的发展极为不均衡,作为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相对较好,第二支柱,即企业年金规模还很小,作为第三支柱的个人税延养老金还未建立。”长江养老保险总裁苏罡认为,我国养老金融业的发展仍有很多问题需要面对。

  “养老金融是金融业与养老产业的融合,不仅是养老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还关系到未来整个金融业的发展方向,意义十分重大。”洪崎指出。

  老龄化增加养老压力

  现有的数据表明,中国已经迈进了老龄化的门槛。

  国家统计局于8月7日发布的《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称,2014年中国13.67亿人口中,60岁及以上的老人2.12亿人,占总人口比例为15.5%;65岁及以上人口数为1.37亿人,占比10.1%。

  比对国际上的通常看法,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按照这个标准看,中国正处于老龄化逐步加深的阶段。

  姚余栋更是进一步的指出,20年之后还有超老龄化的压力需要应对。

  据姚余栋介绍,超老龄社会的基本特征是80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5%,中国大约在2035年左右达到这个标准。届时,中国达到80岁以上的老人将会由现在的2000万跃升至8000万。

  “随着老龄化趋势的加剧,养老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老龄化也的确对社会经济产生了更为广泛的影响。”洪崎表示。

  政府也已意识到老龄化社会所带来的压力,并已着手推进和深化养老保障制度的改革,在十八大报告、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和“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中,都明确提出要完善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

  “尤其在养老金融业具有突破意义的2015年,职业年金的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职业年金市场化运作的确定,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政策的即将出台,以及国家连续发布支持鼓励发展养老产业的文件法规,一系列的动作将整个养老金融市场空间进一步拓宽。”在苏罡看来,为应对日益严峻的老龄化问题,我国养老金融业发展需要进一步提速。

  养老金三大支柱发展失衡

  养老金融主要包括养老金金融、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三方面内容。

  所谓养老金金融,是指为储备养老资产进行的一系列金融活动,包括养老金制度安排和养老金资产管理,目标是通过制度安排积累养老资产,同时实现保值增值。

  养老服务金融是社会机构为满足老年人的消费需求进行的金融服务活动。

  养老产业金融,则是指支撑养老业发展的实体经济,目标是满足养老产业的各种投融资需求。

  从体系的构成来看,养老金融并不仅限于养老金金融。但正成为金融界“跨界”最多的“新金融”产品的养老金,在金融资产、不动产以及衍生工具等领域的投资获得了最多的关注。

  “2015年是养老金改革的大年,中国养老金三支柱改革都进入了深水区,取得了一系列成就。”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

  第一支柱的改革方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8月24日已经面世,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在第二支柱企业年金的改革上,今年初2月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的管理办法,亦在逐步落地;发展较弱的第三支柱也已开始改革,力图通过发展商业养老保险来改善职工的养老难题。

  但进入到改革深水区的养老金三大支柱仍然失衡,养老金融化的步伐也因此被拖慢。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展示的《2014年中美两国养老金体系的规模与结构比较》图显示,我国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部分拥有3.1万亿元,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部分只有0.77万亿元,第三支柱的个人税延养老金至今为零,三者相加共计3.87万亿元,三大支柱占养老金资产的比重分别为80.1%、19.9%和0%。

  苏罡指出,即便是占据大额比例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由于市场化运作的程度低和投资产品稀缺,导致在投资收益上一直很低。与此同时,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由于市场化运营时间短和基金投资中的投资产品稀缺,同样无法满足养老基金长期投资和稳定收益目标。

  “如何通过资本运作创新金融经济、发展养老金融业,不仅关系到全体公民老年期的生活生命质量问题,而且关系到虚拟经济乃至整个宏观经济的健康运行。”姚余栋表示。

  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

  除了结构失衡,养老金在储存和管理方面的弊端也受到质疑。

  “从2014年开始,我们相关的基金收入同比增长是11.7%,而基金支出同比增长17.7%,支出增长率超过收入增长率6个百分点。”瑞晖丽泽资本董事长王金晖认为,养老金的投资管理亟待改革。

  与养老金金融遇到的困境一样,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也有难题需要解决。

  “我国养老金融服务的发展十分滞后,针对老年人的养老、医疗、住房等方面的金融服务才刚刚起步,持续可行的业务模式仍未形成。”苏罡对记者表示。

  养老产业金融的发展形势也不容乐观。由于处于发展早期,养老产业成长期的高竞争性使得投资具有较高风险,企业进入量无法满足需求日益强烈的市场,导致了巨大的市场需求与相对滞后的产业发展之间形成巨大反差。

  在参会的专家看来,养老金融存在的问题,可以通过供给侧改革得到解决。

  “应该把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技术创新打通,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命题下,以有效的制度供给来对应实际生活的挑战,回应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客观需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

  “一方面是具有的社会养老需求,一方面是极度缺乏的养老产业供给。因此,大力发展养老金融,从而推动养老产业的快速发展,通过创造巨大的养老供给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活力。”《当代金融家》主编李哲平在致辞中说。

  “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三期叠加的历史时期,尤其是增长速度放缓和经济结构调整可能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口的老龄化构成了我们经济增长和转型的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所以,大力发展养老产业也是进行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王金晖认为,养老和金融在其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在谈到供给侧改革中的具体操作方法时,苏罡建议充分发挥养老资产管理机构的专业价值,使之参与到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职业年金在内的广义的养老金的资产管理中。

  “这有助于从金融服务的供给端发挥养老金作为资本市场稳定器的作用,推动养老金与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有助于提高养老资产投资运作体系的效率和质量,确保养老金的保值增值。”苏罡说。

  来源:法治周末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