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1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延迟退休要考虑诸多“变数”

  • 发布时间:2015-12-07 09:45:50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延迟退休制度渐行渐近。据报道,通过前期的磨合与讨论,人社部的方案已经拟订完毕,下一步就是走国务院审批、征求意见、进一步讨论等程序。专家称延迟退休方案应有弹性,可先从女干部试行。

  延迟退休在中国呼之欲出,基于三个急切的现实原因:一是应对人口老龄化,这也是国际惯例。据统计,1989年以来,世界上有170个国家推迟了退休年龄。在经合组织的30多个国家中,退休年龄都在65岁以上,并且大多数发达国家均实行男女同龄退休。二是应对劳动力数量急剧减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2年开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首次下降,并呈逐年减少趋势。若没有必要的政策干预,劳动力供给严重不足趋势将持续深入。三是应付社保基金面临巨大压力。2014年以来,受多重因素影响,当期养老金支出大于基金征缴收入的省份有所增加,亏空风险加大。

  不管愿不愿意,延迟退休都是迟早的事。至于由谁先试行、每多少年延迟多少个月等,那都是细节问题。即便如此,延迟退休政策推行过程也有许多“变数”值得关注。

  第一个“变数”是劳动力减少与就业难关系。硬币的正面是,从2012年开始,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低端产业招工难现象明显;硬币的背面是,按人社部历年来的统计数据,这几年光大学应届毕业生每年将近700万(2015年更达到749万),还不包括那些没有大学毕业的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创造的劳动岗位只有1000万个左右,就业不足仍是个问题。且随着出口增速放缓,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就业压力亦随之增大。延迟退休正好是这一问题的反作用力,这在许多延迟退休年龄的国家已经体现出来(晚退休与高失业率并存)。其中还有一个“变数”是,我国已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人口生产将进入一个较快增长期,当“二孩”们陆续进入劳动力市场,便会迎来新一波就业高峰。老人与年轻人争饭碗,需要经济增长作支撑,否则难免有冲突。

  第二个“变数”是社会发展,老年人就业的空间将不断变窄。十年前,谁能预料有一个购物狂欢节叫“双11”?谁能预料,仅阿里巴巴旗下各平台在“双11”这一天的总交易额就达到912亿元?这当中,又有多少60岁以上的人参与?无论电商还是消费者,几乎是年轻人的世界。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各行各业的生态都发生颠覆性变化,新兴行业不断涌现,传统行业日渐式微,老年人凭什么与年轻人竞争?现在一些行业裁员,也都先从老人“开刀”,多少岁以上一律“退休”。到其时,就算老年人不想退休,还能干什么?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快递哥,也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人。

  第三个“变数”是退出劳动力市场与领取养老金时间点离合。在国外,退出劳动力市场和领取养老金的时间点可以分开,意味着你可以60岁退休,但未必有退休金拿,我国此前是把两者一回事处理,所以延迟退休才会引起那么多争议。就现在能见到的方案来看,这两者仍然相提并论。理想的状态是,退出劳动力市场的时间由个人来灵活安排,退休以后还可以再就业,国家决定的只是养老金的发放年龄。未来,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是否存在两者脱钩的可能?

  延迟退休年龄政策,要考虑诸多“变数”,根据社会变化不断做出调适,积极而又稳妥地推进,减少摩擦力,推行才会更顺畅。(练洪洋)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