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造条大船带你远航

  • 发布时间:2015-11-12 08:30:56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孙鲁威

  在大连商品交易所第十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召开之际,对于我国首个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期货品种体系——油脂油料期货体系在十年中走出一条怎样的完善发展之路,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十年来,油脂油料期货市场与我国油脂油料产业同呼吸,共发展,为完善我国现代市场体系以及推动农业现代化,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市场建设的典范。

  为实体经济打造产业避险新平台

  自2006年1月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豆油期货,使大商所油脂油料期货品种从最初的大豆、豆粕两个品种发展成为包括大豆、豆粕、豆油、棕榈油等相对完善的产业链系列。市场规模与结构初步完善。

  建立品种体系完善的期货产品链是市场发展的基础。2006年之前,在油脂油料品种中,大商所只有大豆(黄大豆一号、黄大豆二号)、豆粕期货。经历了2004年大豆价格短期狂跌的“大豆地震”,国内油脂油料企业开始深度介入大豆、豆粕期货避险。但大豆、豆粕品种并不能完全覆盖企业现货风险,市场期待豆油期货,还有棕榈油期货。

  继豆油期货上市,2007年10月29日,我国第一个纯进口品种棕榈油期货在大商所开盘,使我国油脂油料期货品种体系国际化。到2014年,大商所油脂油料期货成交量3.76亿手,成交额16.5万亿元,日均持仓272.03万手,分别约是2005年的5倍、8倍和9倍,年均增长率分别达19.22%、25.77%和27.37%。特别是豆粕期货,2012年以来年累计交易量一直位居全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前三位。今年1至10月,黄大豆一号、黄大豆二号、豆粕、豆油、棕榈油5个品种共计成交4.21亿手,占大商所交易总量近5成,占全国51个期货品种成交总量的14.43%。

  在国际市场上,据FIA统计,2007年至2014年,我国豆粕期货成交量在全球农产品期货期权排名中有4年位居榜首;棕榈油期货由2008年的第20名跃居至2014年的第5名;大豆和豆油期货均列前10位。

  随着品种体系的完善,交易所不断创新油脂油料品种的交易机制。2008年4月,大商所首次推出豆油、棕榈油间跨品种套利交易指令,是国内期货市场首次推出的基于交易所系统的跨品种套利交易指令。2014年7月以来,交易所先后推出棕榈油、豆粕、豆油等品种夜盘交易,为缓解价格隔夜跳空风险起到突出作用。

  实体经济的参与才是期货市场发展的血液。十年来,中国大豆加工产业发展历经了初始阶段、整合阶段、提升阶段。而提升阶段正是企业参与期市力度最大最深的阶段。简单的套期保值已不能满足企业需求,国内大豆压榨行业对期货市场的使用开始进入精细化操作阶段。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后,大豆品种便以无配额管理和3%的低关税农产品成为中国与国际市场对接的品种,进口大豆逐渐成为国内压榨企业的主要原料供应,国内压榨企业开始深度介入国内期货市场,通过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管理大豆进口和价格波动风险成为企业基本经营模式,国内企业在现代市场经营能力建设上,逐步与国际市场对接。数据显示,2014年,参与大商所油脂油料品种交易的客户增长至40.68万户,单位客户增长迅速,从2005年的21.6%上升为40.9%,单位客户持仓始终保持在50%左右,在国内期货市场中均处于较高水平。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企业对期货工具的运用逐渐娴熟,近年市场出现了一些新的期现结合模式,如基差交易模式,油厂通过基差交易,可以完成整套的海内外套利操作,完全锁定风险和利润。

  当前,油脂油料期货市场面临两大新的发展机遇。一是大豆目标价格政策使大豆市场的市场化程度上进一步加深,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成为新形势下的要求;二是“一带一路”战略推进和国内期货市场国际化提上日程,将进一步推动油脂油料市场的国际化水平。2014年,我国正式启动东北四省区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黄大豆一号”合约活跃度显著放大。随着现货市场价格脱离收储托市保护,大豆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避险中心功能将得到提升,有利于形成全球非转基因大豆定价中心,为中国大豆产业振兴带来新契机。而融入“一带一路”,推动国际化是期货市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战略方向,而国内豆粕现货对东南亚的出口贸易、棕榈油品种分布均使国内油脂油料与“一带一路”战略息息相关。马来西亚开发的毛棕油衍生产品,大商所的“豆粕期权”,不久都将成为产业链上的新成员。

  用合约和制度形成市场竞争力

  品种合约,是期货市场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大商所对已上市的合约不断维护完善,也根据油脂油料产业发展的飞速变化,对合约进行修改补充,使合约始终适应现货市场和产业格局,满足企业需求。

  2006年,大商所对豆粕期货交割标准进行了修改。当时,在产品生产技术不断进步下,油厂逐渐采用去皮和蒸煮工艺生产豆粕。豆粕新国标实施后,豆粕期货合约的质量标准在粗纤维、水份、尿素酶活性等指标上与现货贸易合同存在一定差异。大商所有针对性地将交割标准进行了调整:如,水份由小于等于12.5%改为小于等于13%;粗纤维由小于6%改为小于等于7%;粗灰分由小于7%改为小于等于7%,等等。修改后的豆粕期货合约更加方便了现货企业参与套期保值。

  2012年,交易所顺应现货市场变化,相继修改完善了棕榈油、黄大豆一号等合约。2009年10月棕榈油新国标实施后,棕榈油期货交割品核心指标之一的酸值等指标与现货市场实际需求出现差异。交易所对涉及质量要求和检验的两部分内容进行了修订,同时对涉及到酸值和标签两个内容进行了完善;“黄大豆一号”交割质量标准与现货贸易流通情况出现偏差。交易所对原合约规则中交割替代品、相关升贴水设置等方面进行了完善,并引入了散粮交割方式。运行情况证明,合约交割质量标准的修改完善,使企业能更好地利用期市进行风险管理,降低了市场不确定性,进一步提高了品种流动性。

  制度创新的典型是在油脂油料品种上推出的立足于集团经营的“仓单串换”业务。长期以来,由于交割库分布于不同区域而产生的异地接货问题长期困扰着饲料企业等下游中小微企业参与期货交易交割的积极性。2013年12月创新推出了仓单串换业务试点。这是继厂库交割制度在豆粕品种上首次引入国内期货市场后,大商所进行的又一制度和服务方式创新,在服务整个产业的同时强化了对中小微企业的服务力度。

  仓单串换业务是指客户在交割买入集团所辖交割库的仓单后,通过与集团签署串换协议,可实现异地提货或由集团为其注册该集团其他交割库的仓单。2014年7月和11月,大商所又分别启动了两期串换试点业务,其中豆粕品种串换试点进一步扩容,豆油和棕榈油实现了豆油的品质串换、仓库提供串换服务。今年9月,大商所又与集团企业联合推出了新一期的豆粕、豆油和棕榈油“仓单串换”业务,增加了油粕品种串换主体,增添了交割月仓单串换申请次数,串换费用的降幅达三分之一,实现了现货报价常态化。这一制度创新,降低了饲料企业等中小微买方客户对交割地点不确定的担忧,使客户参与结构优化,市场力量实现平衡。随着基差定价模式在市场运用日渐成熟,更多中小微企业参与到市场风险管理中来。

  在市场运行发展中,大商所还不断加强交割库管理、优化交割库布局。2007年12月,大商所调整豆粕仓单管理模式,由不对库管理调整为对库管理,还多次扩大油粕品种交割库容、优化交割库布局和结构。在黄大豆一号产区黑龙江设库,解决了困扰期现货市场十余年的问题,目前,产区交割量占总交割量一半以上。大商所共调整豆粕品种指定交割库13次,豆油品种8次,棕榈油品种8次,增设了物流优势明显的仓库,调整了部分交割仓库资格,提升了交割仓库整体资质水平,保障了期货市场稳健运行。

  大商所相关人员表示,未来油脂油料市场将继续成为期市制度创新的重要实验场。如“仓单串换”方面,将研究由集团内向集团间、集团外延伸的可行性,并促进将串换商品品质由期货交割标准品扩大到更多的不同类型的产品,拓展串换品质的范围;同时,交易所还正在推动“黄大豆二号”合约及相关制度的修改,以有效激活“黄大豆二号”合约,进一步完善油脂油料市场风险管理工具。

  给企业营造展示经营活力空间

  油脂油料产业链长,企业众多。而大豆压榨、饲料加工、禽畜养殖等实体产业经营环境复杂多变,企业越来越重视现代市场经营工具的利用。特别是近几年来,基差定价、库存管理、压榨利润避险等在产业得到普及,看盘经营、参与期货经营已经成为企业决策的正常环节,油脂油料期货也越来越被企业所重视。

  “大豆危机”,改写企业市场参与度。2004年4月,美国芝加哥期货市场CBOT大豆暴跌27.9%,使一直习惯于现货高库存、同时偏好在期货市场上做多的国内压榨企业遭受重创。据统计,当时国内油厂亏损约80亿元,外资企业趁机展开并购,民营大豆压榨企业几乎全军覆没。市场震撼了,觉悟了。2004年到2008年,大豆法人客户持仓占比从30%增长到50%。

  2008年,美国CME大豆期货价格从7月初到10月中旬,跌幅达50%。受美盘影响,我国大豆期货价格跌幅47%。据商务部统计,9月份我国大豆进口量为410万吨,理论损失约100亿元,实际损失不超过14亿元。因为企业普遍在采购大豆的同时通过国内期货市场卖出豆粕、豆油避险或套利。据统计,仅10月份,参与期货避险的前20名大豆经营企业期货头寸盈利额达到10.41亿元。

  2006年以来,随着油脂油料品种链的完善,豆粕、豆油等期货品种交易日益活跃,期货价格影响力不断增强,国内企业逐步从“随行就市”发展成“看期货盘报价”,进而演进为“基差定价”。目前,“基差定价”已是行业基础概念。

  基差定价在国际农产品市场被广为使用,2006年,嘉吉、路易达孚等外资公司为避免合作伙伴因价格波动而出现信用风险,开始在国内豆粕和豆油销售中对基差定价进行系统的推广。受益于豆粕期货市场良好的价格发现功能,基差定价很快得到市场的积极响应,一些南方民营榨油企业也加入豆粕基差定价中来。到2010年,以九三油脂为代表的国有油脂企业开始了从国内原料收购到成品销售的全产业链基差定价经营。2013年下半年,在消费疲软背景下,通过基差交易进行现货贸易的企业大增,华东、华南几乎所有大型油脂企业都在使用基差交易,其贸易量高时占市场总量达50%以上。

  随着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的彰显和影响力的扩大,油脂油料品种在国际定价话语体系中也不断增加权重。目前,大连棕榈油期货价格广为国际棕榈油商家参考。国内企业在豆粕等品种的国际贸易中,已经开始采用国内期货价作为基准价。

  而保值避险,已然从传统压榨产业传输到畜牧产业。一些现代企业在理性运用期货工具的过程中迅速成长,逐步建立了风险管理团队,构建起期现货结合的风险控制体系,使我国大豆压榨行业很快成为具备现代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产业,其风控能力和实际操作水平比肩国际大型粮商。近年来,饲料与养殖企业也开始成为期货市场的舞剑高手。

  对饲料企业来说,原料采购成本控制直接决定了企业生死。上游大豆压榨企业对期货市场的有效运用,使饲料企业不再观望。2013年,生猪养殖业面临困境,我国最大的猪饲料生产企业双胞胎集团,通过期货市场卖出库存豆粕,提前锁定了利润;对未来拟采购的玉米进行保值交易,提前锁定了成本。集团将收益部分转让给了生猪养殖户,共度难关,为稳定生猪市场做出了贡献。

  据统计,今年参与大连油脂油料品种交易的法人客户有6284个,法人成交和持仓占比分别为40.5%和53.1%。目前参与我国油脂油料期货的客户遍布全产业链,豆粕、豆油、棕榈油等品种的产业链龙头企业的参与度已超过80%,国内日压榨能力1000吨以上的油厂90%以上参与,现货套保比例达70%以上,成为国内期货品种的典范。

  带动“千村万户

  ”买入

  从“千村万户”“千厂万企”到“产业大会”,从“套期保值”到“基差定价”“场外期权”“价格保险”,十年筚路蓝缕,大商所画出了中国期货市场产业服务一道独有的风景线。这个风景线不是束之高阁,它从机关车间,画到了田间地头。

  从1997年大商所提出“期货市场要服务于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到2003年大商所通过致黑龙江省长的一封信,促东北豆农增收10亿元的信息服务,再到2004年在东北大豆产区开始的“先卖后种”培训,推动农户利用期货市场避险。在油脂油料品种链丰富完善的同时,为“三农”和产业服务的方式也百炼成钢,最终形成了以“千村万户”“千厂万企”市场服务工程、“产业大会”等为代表的模式化、体系化的产业服务方式。十多年来,市场各方目睹大商所坚忍不拔的努力,逐步认识了一个道理:期货市场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庇护所。

  大商所一直把“千村万户”“千厂万企”作为市场基础来悉心培育。2005年,大商所开始在东北三省粮食主产区启动“千村万户”市场服务工程,免费培训农民,免费送市场信息下乡。以“期货订单试点”,通过“公司+农户、期货+订单”模式,借中间组织特别是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之力,以订单的方式把小农户整合在一起,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2006年,大商所依托证监会和地方政府粮食部门之力,形成了“望奎模式”“四平模式”等一批期货助农典型。仅2014年,就培训农村基层人员4500多人次,为近1500位农业干部和种粮大户免费提供信息服务,为农户提供电话咨询达170多万条次。

  由“公司+农户、期货+订单”试点衍生而来的“千厂万企”市场服务工程2007年启动,并迅速成为大商所又一产业服务品牌。引导企业利用期货市场避险,进而增强带动农民增收的能力。“千厂万企”工程包括期货市场知识培训、套期保值培训、基差定价模式推广。工程开展以来,在提供市场流动性、完善投资者结构和辅导企业利用期货市场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建立了专业团队,制定了产业服务规范和企业辅导流程,总结整理出了一批有推广价值的案例,探索出了一条期货市场服务产业发展的新路。

  “基差定价”“场外期权”“价格保险”等技术通过在油脂油料品种的推广获得实效,如今已经推广至其他品种。2014年,大商所推动永安期货公司与吉林长岭云天化农业专业合作社合作进行玉米场外期权服务试点。农户与合作社签订保底租地协议,保证农户最低收入,并能分享价格上涨红利;同时,合作社从永安风险管理子公司定制场外期权,将价格风险转移到风险管理子公司,子公司到期货市场对冲风险,实现风险的有效转移。今年,大商所、期货机构和人保财险公司合作推出了与期货挂钩的农产品价格保险,开启了“‘保险+期货+银行’金融协同创新服务‘三农’发展系列项目”。这一金融业跨界合作服务“三农”的新举措,进一步彰显了期货市场的功能作用。

  2006年,在豆油期货上市、棕榈油期货加速开发背景下,大商所与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联合主办召开了“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使产业大会成为大商所产业服务的有效品牌,也成为国内交易所各产业大会中参与人员范围最广、人数最多、国际化程度最高的活动。至今,大商所的塑料、煤焦钢、玉米和油脂油料等年度大会,均已成为产业交流的高端平台。

  面对“十三五”的新形势,大商所正在加速筹备豆粕期货期权和以油脂油料品种“仓单串换”为起步的场外市场建设,从新工具的提供和产品体系完善上,深化产业服务,并为其他品种的期权产品推出、场外业务开展探索新路。豆粕期权的加速推进和场外市场建设,不仅有利于丰富油脂油料及整个大连期货市场的发展内涵和层次,更将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具有针对性、精准进行风险管理及经营服务的工具和市场,大商所的产业服务能力也将再上新台阶。

  市场在期待。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