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19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大多数美企高管应送去坐牢

  • 发布时间:2015-10-06 09:05: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腾讯财经讯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消息,据CNBC网站报道,这个赛季,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终于可以有时间看完华盛顿国民队的整场比赛。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会买一杯柠檬水,然后走向距离华盛顿国民队球员休息区仅两排的座位,以在金融危机的重担中喘一口气。但是他经常发现:自己还是要挤在这座安静球场的急救站,或者一个空楼梯里用自己的黑莓手机为迫在眉睫的各种经济灾难进行紧急磋商。

  他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表示:“我认为除非金融系统保持稳定,否则我们会有很大的机会进入1930年代那样的萧条时期。这种恐慌对我们的打击巨大——我认为会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慌”。

  在周二通过诺顿出版社出版的回忆录《行动的勇气(The Courage to Act)》一书中,伯南克在关于自己的是非对错上有一些想法。首先,他表示大多数美国企业高管都应该为犯下的罪行进监狱。司法部和其他执法机构专注于起诉或威胁要起诉金融公司,他指出“但是我个人偏好于对个人行动采取更多调查,因为很显然所有的错误举措或者非法行动都是由个人做出的,而不是由一个抽象的公司做出”。

  他还对批评人士进行一一反驳,他们曾质疑在动荡时期的最糟糕周末,政府可以也应该在拯救雷曼兄弟投行的问题上做更多事情。但是伯南克反驳道“我们非常非常坚定地不让该公司崩溃,然而我们当时实在是无计可施”。

  不过他也承认美联储所犯的一些错误。美联储分析师在经济衰退将变得如此严重的问题上反应缓慢,他也错误得没有向美国公众解释为什么拯救金融公司也符合民众的利益,从而帮助导致了金融危机。

  这是伯南克罕见的情感流露。前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曾经视贝南克为央行的佛陀,他即使在金融危机中也面不改色。在HBO2011年投拍的电影《大而不倒(Too Big To Fail)》中,演员保罗·吉亚玛提(Paul Giamatti)因其对这位美联储主席凡事皆保持自制的出色表现而赢得了演员工会奖,无论是其温文尔雅的演讲,还是对于早餐燕麦片的选择,吉亚玛提都进行了完美的演绎。相比之下,美国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看起来则更像一座火山。

  伯南克的人生经历

  然而我们都不是伯南克(去年已从美联储退休),又如何能真正了解他呢。他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他表示“我读过这本书,但我想说的是,我已经看到了其本质,所以没必要去看电影”。

  当被问及是否会去看这部电影时,他耸耸肩表示“如果没有别的电影上映,也许会去的吧”。

  伯南克自从他祖母在北卡罗来纳州一个安静的夏夜里,坐在房屋前廊上向他讲述大萧条的故事后,他一直对此保有浓厚兴趣。她的家人一直住在康涅狄格州的诺维奇市,在那里有些孩子穿着破旧的鞋子甚至是赤脚上学,因为他们的父亲在制鞋工厂倒闭后失去工作。这意味着他们的家庭没有足够的钱买鞋——只有工厂开工而且他们的父亲受雇时,他们才会有钱。

  伯南克表示“即使是个小男孩也可以发现这种矛盾”。

  他从小在南卡罗来纳州一个坐落于小皮迪河(Little Pee Dee river)的农业小镇狄龙(Dillon)长大。他的母亲在学校教书。他的父亲是药店的一位药剂师,这家药店是他祖父在1929年股市崩盘后从纽约迁到狄龙后开的。伯南克之后去了哈佛读书,并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又在斯坦福大学教书,最后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

  乔治·布什(George w . Bush)总统在2002年提名贝南克担任美联储理事,继而又在2005年任命他领导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次年,伯南克接替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回到美联储担任主席。奥巴马总统又于2010年提名让其连任美联储主席。

  秃顶以及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胡子,伯南克从未失去了教授的风度和谦逊的态度。他与他的妻子安娜(曾成立非盈利机会学院以帮助城市里那些在家受教育的孩子)仍然生活在国会山。他会遛狗,做填字游戏,每周还会在他的Kindle上阅读三到四本书——各种类型的书籍。在大约一周之前,他还看了一本新注释版《爱丽丝梦游仙境》;《难以言表,动物们的社会生活(Beyond Words, on the social lives of animals)》以及李查德(Lee Child)最新惊悚小说《Make Me》。

  他对于导致大萧条的推动力的学术兴趣并不是布什总统挑选其来华盛顿的理由,这最终证明只是个偶然。伯南克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当我成为美联储主席,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员工清理案板,看看我们手里有些什么以及存在哪些计划”,如今他已经是布鲁金斯学会这一华盛顿智库的著名研究院。当时,几乎没有人发现金融灾难的兆头。“一旦我们确定正在发生什么,并明白如何将我们现今的金融系统同100年前完全不同这样一个事实纳入考虑,历史对我而言,在思考解决恐慌问题上是非常有用的”。

  他通过收集和回顾他在金融危机期间发送以及接收的电子邮件完成了这本回忆录,这些邮件可能每天有150封,是对正在发生事情的实时提醒。(作为美联储主席,他以假名爱德华·坎斯(Edward Quince)开通电子邮箱账户,这个名字之后被列为美联储电话簿中安全团队中的一员)。

  这让他想起了里克·阿特金森在《黎明之军(An Army at Dawn)》一书中对于二战中北非战役的详细描述。他表示“你对北非战役主要的印象就是战争多么复杂混乱,多少事情出错,多少东西没有按照预期进行,当然在最后,重要的事情只在于盟军在北非胜利与否?回顾金融危机和危机后的时期,这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时期,很多事情做错了。但我想最后我们显然稳定了金融系统,如今美国经济也在增长”。

  他同时表示是否起诉那些个人的决定权不在自己手中。“美联储不是执法机构,司法部和其他人是负责此事的,他们已经做出很多努力去起诉或者威胁起诉金融公司。如今一家金融公司当然是处于法律虚拟地位;它并非个人。你不能把一家金融公司投入监狱”。

  他更喜欢个人承担责任。““虽然你要尽你所能来纠正企业的不良文化以及鼓励不良行为——而且美联储就深谙此道——很显然违法行为最终是由个人完成的,而非法律虚拟的(公司)”。

  美联储所关注的是努力阻止大萧条变成另一场大萧条。他的学术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九年前美联储未能采取更加果断以及有创造力的行动加剧了危机恶化。这一次,他决定采取他能理解的任何措施去努力阻止灾难性的衰退变得更加难以收拾。这种方法促使其成为2009年《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以及“地球上最强大的书呆子”称号。

  2008年早期的一步措施是将利率几乎降至零——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举措。当今由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领导的美联储上个月在有再次加息的迹象时并没有采取行动。伯南克表示“我们不认为(零利率)需要保持这么长时间”——七年之后,利率仍然接近零.

  是时候加息了吗?

  “你知道,我想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再次猜测珍妮特·耶伦的举措,我认为她工作的很棒并做出了一些很艰难的决定。但在此时如何管理财政政策的问题上,她很显然还需要做一些艰难的决定,而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伯南克喜爱棒球的原因和选择经济学作为其专业一样:权力和清晰的数字。

  上个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华盛顿国民队与迈阿密马林鱼队(Miami Marlins)的比赛之前,他在与Nats press box的谈话中表示“数字是具体的,在棒球比赛中,你要获得19世纪80年代以来该队所有球员的所有数据,如果你了解如何运用数字,你可以让它活过来”。

  他以在美联储任期中做决策时同样冷漠的态度以及对细节的关注观看比赛。穿着牛仔裤和一个穿蓝灰色Nats帽,他几乎不喊叫也不欢呼,但是当华盛顿国民队球员完成一击或者球队离场时会礼貌地鼓掌。

  当艾斯柯柏(Yunel Escobar)面临3-2比分时,伯南克预测道“他不会挥棒”。艾斯柯柏在双杀球上领衔整个联盟,并在近几天因这样做而在棒球博客上备受指摘,因为该队明星击球员布莱斯·哈珀(Bryce Harper)将在其后出场。这一次,正如预测的那样,艾斯柯柏没有挥棒并下场。

  在下一局轮到右外野手击球时伯南克说道“这次轮到哈珀(Harper)打出好球了”。果然,他打出了一次全垒打。

  2012年,伯南克作为美联储主席最舒适的时刻,他受邀观看赛前华盛顿国民队的击打练习,当右外野手杰森·沃思(Jayson Werth)询问他“您有什么关于量化宽松政策的独家新闻吗?”他非常惊讶,该政策是美联储通过注入新资金以刺激经济的努力。伯南克写道:“然后我回忆起沃思正处于一个七年期,达1.26亿美元的合同中,这让他对金融事务产生了一些兴趣”。

  这场比赛中,当沃思在第一局获得最高分后来到球员休息区,并将他的帽子递给了伯南克。

  伯南克开怀大笑。

  哦,这场比赛华盛顿国民队以5-2大获全胜。(翊海)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