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知农惠农真扶贫 富民利民显担当

  • 发布时间:2015-07-29 00:32: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王永峰 吴鹏  责任编辑:罗伯特

  扶贫,对于地处西北的甘肃来说,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重头戏。

  加快扶贫开发进程,是党中央赋予甘肃各级党政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也是2600万陇原儿女的共同期盼和心声。面对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的重大使命,面对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艰巨任务,2012年2月,甘肃省委提出了“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以下简称“双联”行动)。这项规模空前、声势浩大的行动,以发展农村经济、促进农民增收为主要目标,让单位联系所有贫困村,干部联系所有贫困户,加快贫困区域脱贫致富步伐。

  为贯彻落实省委决策部署,在农业银行总行和甘肃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农行甘肃分行与甘肃省财政厅联合,创新推出了“双联惠农贷款”专属产品。从2012年9月起,农行甘肃分行连续5年每年安排60亿元专项信贷资金,共投入300亿元,支持甘肃省58个贫困县的农户、专业合作组织和农业产业化企业发展,帮助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担当责任 助力甘肃“扶贫”又“普惠”

  “投放总额300亿元的‘双联惠农贷款’里边有‘两笔账’:第一笔,每年投放60亿元贷款,但只执行银行基准利率,向农民让利两亿元,5年共计10亿元;第二笔,省财政按基准利率6%全额贴息,5年要贴息18亿元。两笔加起来,有近30亿元就等于‘给’了农民。”谈及金融支农惠农,农行甘肃分行行长韩国强用这样一组数据,向笔者介绍该行对“三农”的支持力度。

  “2012年底,我从县农行贷了60万的‘双联贷’,成立了合作社,现在合作社的棚圈面积有2184平方米,羊主要以山羊和小尾寒羊为主,年育肥出栏能有8000只,去年收入有个100万。如今日子过得美地很!”在甘肃庆阳环县曲子镇双城村兴发农民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郑文科向笔者说道,古铜色的脸上满是笑容。

  曲子镇党委书记王鹏告诉笔者,“曲子镇有27家养羊户,像郑文科这样的规模属于中等。他们最多的有贷70万的,最少的也有15万。‘双联贷’受到群众的拍手欢迎。农行的客户经理进村入户,分片包干办理贷款和贴息手续,农民的呼声很好。”

  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该市的卡加曼乡海康村是一个半农半牧的村庄,由于自然条件差、草场少的原因,农牧业发展缓慢。村里有109户人家,500多口人,以前的主要收入就是到外边打工。

  海康村村主任日高告诉记者,“双联惠农贷款”实施以来,村上已有61户人家贷到了每户5万元的贷款,村里还成立了种植大黄的种植合作社,去年每户收入增加了900元左右。

  甘南州有关数据显示,全州11.8万户农牧民中,低保户、五保户占近40%,其余60%左右都有贷款需求。依托“双联惠农贷款”,2013年,甘南州实现减贫7万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增长13.3%,15个重点乡镇和95个重点村逐步实现脱贫。

  通过“双联惠农贷款”,甘南州农牧民群众真正被引导到贷款上、生产上和致富上,不稳定因素大为减少。双联惠农贷款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维护稳定、发展生产、扶贫攻坚等方面发挥了极大作用。

  截至2015年6月末,短短两年多时间,“双联惠农贷款”已发放197.21亿元,惠及28.5万农户,带动贫困农户增收超过30%,带动藏区农民增收5个百分点以上。

  创新机制 破解农村“贷款难、贷款贵”

  甘肃是个典型的农业省份,农民贷款难、贷款贵表现更为明显。全省2600万人口中,农村人口就有2000万。韩国强说,一方面,由于农民收入水平低,缺乏有效的资产抵押和第三方担保,大多数很难被正规金融机构纳入支持范围。另一方面,由于县域及以下金融机构少,农民不仅难以获得贷款,涉农贷款利率更高,普遍上浮超过50%,一些地区甚至超过100%。这两方面情况交织在一起,使得农民贷款问题上“雪上加霜”。

  针对这一问题,农行甘肃分行另辟蹊径,积极寻求银政合作,变“巴掌”为“拳头”。“为了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撬动金融机构信贷资金支持广大农民群众脱贫增收,我们改变了过去撒胡椒面式的财政扶贫模式,将有限的财政资金整合起来,与金融机构共同扶持贫困农牧户发展特色产业。”甘肃省财政厅厅长张勤和说。

  甘南州碌曲县尕海乡秀哇村,是甘南很普通的一个贫困小村庄,寂寂无闻。但近一年来却出了大名,因为这个15年都没有从银行贷到过款的村庄,贷到了“双联惠农贷款”。

  在此之前,这个村庄的农牧民因为不符合银行规定的抵押物等原因,从1998年开始整个村庄便没有一家农牧户贷到过款,农牧民资金需求主要依靠民间借贷,而利率则普遍为25%,最高达40%。

  韩国强告诉笔者,相比其他涉农贷款,“双联惠农贷款”具备四个显著特点:第一,由各级财政注资,组建58个政策性担保公司,为农民贷款提供全程全额担保。第二,省级财政对农民贷款全程全额贴息,并采取“先收后贴”的间接贴息方式,即农行先向贷户按季收取利息,再由财政把贴息直接打到农户的惠农卡上。第三,农行对贷款执行基准利率,这在全国商业性农村金融领域基本上没有先例。第四,在贷款办理流程上,农行与政府联合组建担保调查团队,共同开展贷前调查、贷后管理和贷款收回。这一产品一经推出,有效地解决了我省农民融资中面临的两大难题:一是农民普遍缺乏有效担保或抵押,很难被金融机构纳入支持范围的“贷款难”问题;二是涉农贷款利率普遍上浮幅度大,利率负担使很多农民望而却步的“贷款贵”问题。

  作为一名基层农行员工,甘南迭部县支行客户部经理田霞对农牧民渴求“双联惠农贷款”的心情深有体会。她说,因手续简单、利率低、无须担保,“双联惠农贷款”在刚开始发放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接待的农牧民少则三四十人,多则近百人,夜里往电脑里录资料到两三点是常有的事。而让田霞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是,2013年3月的一天,益哇乡二三十个农牧民集体到县农行讨要“说法”,缘由是他们“听说”今年的“双联惠农贷款”贷完了,而他们还没有贷上。经过田霞和同事们对“双联惠农贷款”各项政策的耐心解释后,农牧民才满意地回去。

  农行甘肃分行对“双联惠农贷款”执行的是国家基准利率。目前,在国内商业银行中,对农户小额贷款执行基准利率的,只有农行甘肃分行一家。韩国强说,“在我们看来,5年投放300亿元贷款是为贫困农村和贫困户发展‘造血’,而执行基准利率和财政贴息则是‘输血’。”

  银政携手 多方合力“共赢”又“控险”

  “双联惠农贷款”工作启动以来,受到各级党政和农总行领导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中央领导对双联惠农贷款做出重要批示,省委省政府领导先后做出批示40余次,要求各方加大对双联惠农贷款工作的支持力度。农总行多次研究批复关于信贷规模、费用倾斜、放大担保倍数、提高审批效率、加强风险防控等方面的意见。农行甘肃分行从人员、设备、费用等方面加大对58个贫困县支行倾斜力度,全力推进双联惠农贷款业务。

  可以说,农行甘肃分行近年来的大部分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是围绕着“双联惠农贷款”工作,而更让人惊奇的是,190多亿元的信贷投入,竟然没有一笔不良。

  农行甘肃分行农户金融部负责人告诉笔者,“双联惠农贷款”工作在政策制度方面,省政府以正式文件明晰县区政府是双联惠农贷款发放、收回和风险防范的责任主体,并将贷款进度、质量和收回率与各级政府考核挂钩;对出现贷款风险的,由监察、审计、财政、农行等部门单位联合调查,严格执行责任倒查追究。农行甘肃分行与省财政厅联合制定产品有关办法和实施方案,明确双联惠农贷款的工作内容、程序、范围等要求。明确界定了贷前调查、贷款审查和贷后管理各环节责任,靠实了贷款发放、管理、收回各环节相关人员责任,确保了贷款“有人放、有人管、管得住”。同时,发挥合力优势,创新工作机制,组建了由农行、乡镇干部和担保公司人员构成的担保调查团队,三方共同开展贷款调查、贷款管理和贷款收回。目前,共从当地担保公司、县乡财政部门、双联办、大学生村官中抽调4937人,组建了287个担保调查团队,平均每个团队17人。通过政府、银行、担保公司共同管理、相互协作的工作机制,充分发挥地方党政干部的地缘优势、组织优势和行政优势,有效缓解了银行人员不足的矛盾,把好了贷款准入关口,加快了贷款投放进度。

  “风险防控上,由担保调查团队与农行共同把好客户准入关口,逐户实地了解农户生产经营项目。”张勤和说,“贷款到期前,担保调查团队与农行共同开展上门催收。当贷款不能及时归还时,由担保公司保证金、县级风险补偿金、省级财政转移支付资金组成三道风险补偿防线,首先由担保公司按照协议约定在10日内代偿;当担保公司无力代偿时,由县级政府以风险补偿基金或财政专项资金在20日内偿还;当县级政府不履行偿还责任时,在30日内由省财政从转移支付资金中直接扣还。”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