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青团社:苦熬两年,熬出杭州最大兼职平台

  • 发布时间:2015-07-28 05:34:18  来源:今日早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拿”下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的兼职代理权

  青团社:苦熬两年,熬出杭州最大兼职平台

  □本报记者 金梁

  很多大学生希望能在空闲时间,或打工赚到人生第一笔薪水,或通过兼职提升能力,提前了解社会。

  同时,越来越多企业对兼职工产生了需求。麦当劳、肯德基等就是最好的例子,仅12元/小时的薪水开支,能替企业节省大量用工成本。

  这样的供需关系,决定了学生兼职市场的舞台有多大。有业内人士估计,全国仅学生兼职领域就可能有500亿至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

  青团社,正是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诞生的一家互联网创业企业。

  正逢暑假,学生兼职又迎来了旺季。“平时每天有500个学生找到兼职岗位,暑假高峰时间在三倍以上,将近2000个。”青团社创始人邓建波淡定地介绍。

  学生时代创业,背了一屁股债

  邓建波,“90后”,桐庐人,有一个外号叫“老黑”。

  和很多“90后”创业者不同,邓建波身上有股成熟、老成的气息。这源于两个原因:他有过两次创业经历、曾欠过一屁股债。

  “我大学读的是物理专业,两个班一共有60来个男生,只有4个女生,毕业后只有一个男生找到了女朋友。”邓建波这么说,是为了说明他们那群男生的沟通能力普遍不高。

  邓建波说,自己在大一时极度内向。“第一次兼职去做问卷调查,面对陌生人,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不巧的是,这份兼职还被坑了,最初说好的是200元/天,结果对方附加了诸多条件,只给了80元/天的底薪,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主动接触社会。”

  邓建波所谓的“接触社会”,就是创业。

  第一个创业项目是校园外卖点餐网站,8个人一共出了3万元,业务范围覆盖了整个小和山地区,每天有100单左右的外卖。半年后,因为合伙人毕业、项目盈利不佳等原因,网站倒闭。

  第二个项目是做校园周边餐馆的餐牌广告,邓建波和一个合伙人东拼西凑借了2万元起家。“学生等餐的空闲时间,餐牌广告是非常好的营销手段。当时我把校园边上90%的餐馆都谈妥了,凑钱做了一大批餐牌。结果,餐牌上的广告位一直卖不出去。”

  两个项目失败之后,邓建波背上了一屁股的债务。“当时借钱创业,都是三四百元地凑出来的,本来以为个把月可以还清,结果……”

  为还债,进入兼职中介行业

  为了还债,邓建波开始了打工生涯,并进入一家学生兼职中介公司。

  2012年,大学生做兼职的标准是60元/天,每天大概在6—8个小时左右。中介公司要向每位学生一次性收取150元的中介费。

  “我当时厚着脸皮去敲新生的宿舍门,那年一下子拿下了校园30%的新生客户。”在债务的压力下,邓建波拼了。

  结果,他靠着中介提成一下子还清了债务,还赢得了老板赏识,从一名校园代理变成了浙江省级总经理。

  随着工作的深入,邓建波开始发现学生兼职市场的前景,而传统中介的方式过于低效。

  “大学生兼职的欲望非常强烈,但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愿交150元中介费。后来,我向总公司提出,是否可以向学生免费开放。”这样的建议,被老板认为是天方夜谭。原因很简单,当时的模式是:中介求企业给岗位,向企业免费开放;而学生求中介给岗位,所以向学生收费。

  于是,邓建波跳了出来,再次冲进创业大潮。2013年7月,邓建波的青团社正式成立,提出“全国首家对大学生提供免费兼职服务平台”的概念。“当时同行一致认为,我们在三个月内必死。”

  拿下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的代理权

  邓建波凭借此前积累的资源,迅速打开了企业和学生两端市场,都免费。对企业来说,有第三方免费提供学生资源,自然非常乐意;对学生来说,从以前交中介费到免费,更是拍手欢迎。

  借着微信公众号,邓建波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学生“粉丝”,之后每月的新增量在1万人以上。“‘吸粉’过程中,我一分钱都没花过。”

  当时,整个学生兼职市场已发生变化,最早,学生兼职岗位大多是超市促销员、街头散发小广告的工作;后来,餐饮等行业的兼职岗位需求越来越大。“从以前求着企业给岗位,到企业求着给岗位,这就是我坚持走免费思路的原因。”

  “我最早去和肯德基公司谈,对方理都不理。后来我就去找各家肯德基餐厅经理,他们对兼职工非常有兴趣。”邓建波说,每家肯德基门店有100来号员工,其中近80%是兼职的,付12元/小时的费用。

  “拿下”杭州60多家门店后,邓建波再去跟肯德基公司谈,“对方终于认可了我们这个平台”。

  之后,邓建波把这个模式复制到了麦当劳、必胜客、星巴克等多家企业,都获得了兼职独家代理权。

  “和传统的学生兼职中介相比,我们平台的岗位非常有吸引力,人气越来越旺。”邓建波说,大学生都比较喜欢洋快餐企业的兼职岗位,一来兼职时间较自由,二来可以体验到外企的氛围,有的还可以学到做汉堡、做咖啡的一技之长。

  在青团社网页,有时还会出现非常抢手的兼职岗位,如网易游戏试玩员,每个月有1000个岗位,2个小时100元,被爱玩游戏的男生抢爆了;还有一个“扮鬼”的娱乐兼职工作,虽然岗位数量不多,深得女学生喜爱;杭州宜家开业后,每天需要100个促销员岗位,报名的人也非常多。

  欠薪半年后,见到融资“曙光”

  随着供需关系变化,2013年到2014年上半年,传统兼职中介纷纷倒闭,而互联网兼职平台应运而生。由于青团社起步较早,抢占了杭州大学生市场30%的份额,迅速成了杭州最大的学生兼职平台。

  话虽如此,但在2014年下半年,青团社面临了一场危机——资金链断裂。

  兼职创业项目的盈利模式,一般是向学生提供服务,但不收取任何服务费;向企业收取增值服务,甚至是10%—20%的提成比例。但现实中,青团社刚创业,直接向企业收费显然是行不通的。

  该从哪里赚钱呢?“最早的时候,我们在兼职平台上做了一个培训栏目,学生报名参加培训,平台方收取一定佣金。”邓建波说,吸引培训、旅游机构来发布消息,甚至是卖产品,向广告主收费,是兼职平台的盈利方式之一。

  但半年后,邓建波毅然砍掉了赚钱的培训平台。“原因很简单,做兼职业务的员工很苦,活多但不来钱;做培训业务的员工很舒服,拿提成,盆满钵满。即使这两部分人分成了两个办公室,但整个团队内部依然存在矛盾。更主要的是,做培训业务,和我的创业初衷发生了偏离。”

  青团社运作了一年,用光了邓建波积攒下来的所有钱,终于在2014年迎来了最大的困难。“团队从4个人起步,后来发展到20多人,平台收入都投入到了平台搭建和维护上,后来连发员工工资都够呛了。”

  “我们几个创始人一开始说好的,每个人是1500元月薪;后来扛不牢了,员工的月薪也变成了1500元;再后来,工资欠了足足半年。”

  2014年过年前几天,邓建波苦恼得一塌糊涂,因为工资依然没着落。“15号放假回家,14号还没有钱。我一直在等投资人的消息,平时大家熬一熬还说得过去,但过年回家连钱都没有, 家里人肯定会有意见。1500元的月薪已经说不过去了,还欠薪这么久,说不定明年大家都另寻出路了。”

  那天下午4点多,邓建波收到一条短信:投资人承诺的一笔钱终于到账。

  2015年2月,青团社拿到一笔1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到5月,青团社又拿到了一笔千万元级别的融资。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