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李志的“革命之路”

  • 发布时间:2015-07-03 08:31:35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虽然没有荧光棒,没有整齐划一的口号,但李志在北京举办个唱“看见”时,声势完全不输流行歌手:现场座无虚席,观众的呐喊声几乎从开始持续到结尾——出道10年,这是37岁的李志规模最大的一次个人演出。

  李志始终不与唱片公司签约。“嫌公司会规定我吃什么穿什么说什么。”他说。他试图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音乐之路。

  只有两个人没票可以进场

  “我觉得他输出的主要不是音乐,是价值观。”杭州演艺现场“酒球会”的老板王涤办过李志的演出,一个细节他至今不忘:演出前,几个朋友来跟李志吃饭。朋友都自己买演出票。吃完饭回现场,李志自己走乐手通道,让朋友去排队检票。“他连加塞的权利都不给”。

  自2009年专心做音乐和演出以来,李志从不赠票,他让演出现场的工作人员也要拉下脸,没有票的一律不让进。他说,只有两个人没票可以进场,一个是崔健,一个是罗大佑。

  南京知名的鼓手余赣宁还记得,李志把乐队全体成员召集到一起吃饭,席间说:“今后,咱们得打考勤了。迟到1分钟扣排练费的一半,迟到3分钟扣全部。我迟到的话,请大家吃饭。”迟到是中国独立音乐界的通病。因为乐手们多为兼职,常常赶完一个场子又再赶下一个。每个乐队成员都被罚过,有人不久之后就离开了,但余赣宁仍然选择留下,如今已成为乐队的队长。

  在成都的两年工作经历,培养了李志的守时意识。那是一家移动增值业务供应商,工资不低,规矩也很严。李志带一个小团队,到期必须拿出符合质量要求的彩铃、彩信等产品。迟到、早退或者完不成任务,扣钱没商量。他慢慢觉得这样挺好。

  在此期间,他参加了2008年在杭州市举办的西湖音乐节,发现很多歌迷喜欢他。“你应该做得更专业一些,不然不公平。比如演出经常迟到,这就对那些准时来的观众不公平”。从那时起,“公平”就成了李志的一种追求。这也成就了他的名声,从“契约精神”到“偏执”“轴”和“不近人情”等褒贬不一的评价始终伴随着他。

  都这么熟了还要什么钱

  北京音乐人崔忠鹏仍然记得那个让人极其难堪的场景:压轴的李志拒绝演出,带着乐手和团队绝尘而去;台下黑压压一群歌迷围着自己大声斥骂。那是2013年5月19日,在崔忠鹏主办的首届“北京梦象音乐节”上出现的一幕。

  按李志的说法,崔忠鹏可以算作是他的“伯乐”。当年这位《口袋音乐》杂志的老板为李志做成样片的两张专辑起了名字《被禁忌的游戏》《梵高先生》,在国内发行,并在杂志附送的CD里3次收录了李志的歌。但这并不妨碍李志跟他较真:“合同签得很明确,先打一部分定金,演出前尾款到位。”崔忠鹏对记者坦承,当时李志的罢演,给他带来了很大压力,对“梦象”的声誉也有很大影响。这届音乐节赔得够呛,他至今都没缓过来。

  2010年9月,李志联络小河、万晓利、周云蓬等民谣音乐人,在网上公开抗议虾米网未经授权提供自己音乐作品的收费下载,要求网站立即下架其作品并进行道歉。

  当时国内侵权的网站数不胜数,李志专挑虾米网开刀,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因为他唯独跟虾米网不熟。但李志恰恰只认识虾米网的CEO王皓。选择虾米网进行抗议,是因为唯有虾米网提供付费下载,一首歌0.8元。其他网站基本是免费的。王皓一边道歉、撤歌,一边叫人给所有能联系上的独立音乐人打电话,一个个签授权合约。有些乐队如“顶楼马戏团”就说:“都这么熟了,还要什么钱,你们用就行。”但这回较真的是王皓:“那也得签。”

  2014年8月,李志的最新专辑《1701》在虾米网独家授权首发。现在,从包括虾米网在内的网站中,他每年能收到几十万元的网络音乐使用费。

  多少钱算公平?

  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李志绝不总是胜利的一方。

  2010年,他的专场演出门票价格为60元。他听到有人议论:真贵。那多少钱算公平?李志干脆搞了一次单人巡演,“去没去过的地方”,海口、拉萨、西宁、乌鲁木齐……联系好酒吧,他把琴盒放在门口,听众愿意放多少钱,随便。

  这期间,李志一共去了10座城市,平均每场都有二三百人。演完数钱,平均每个人10块。是技术原因,还是人性原因?他也不明白。总之再也不干了。

  2013年,李志在全国举办了20场左右的巡演。在成都,他发现100元一张的门票被“黄牛”炒到了1000元。在杭州,因为怕现场检票网络速度不够快、二维码显示太慢,李志鼓励观众把二维码打印出来。有人买一张票,打出十几张二维码,每张卖100元,买票的歌迷到了现场才知道被骗。还有人私信他,说自己是花钱让“黄牛”联系“内鬼”从后门带进去的……

  2013年底在南京举办跨年演唱会,他在微博上声明,请花钱被带进场的歌迷告诉他,是谁带的。不管是谁,查清楚了,就不再和那一方合作。还真的就此锁定了一个“内鬼”,但现实让他感到泄气。那是剧院上级领导塞进来的一个工作人员,谁也动不了。

  他要是去从政 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2014年~2015年的跨年演出,李志打击的重点是炒票“黄牛”。

  “‘黄牛’加价,那些最穷的人就被剥夺了来看演唱会的机会。这对他们不公平。”李志这样解释自己的动机。但这又催生了新的不公平:那些不懂网络抢票技术的,或没有时间精力盯着放票消息的歌迷,被排斥在外了。

  “‘黄牛’的本质问题是供需矛盾。你为什么不提高票价?仅仅是为了照顾穷人,体现公平吗?排除不正当因素的话,富人不是更勤奋吗?靠勤奋获得财富不也是公平的吗?”在微信上,一个朋友问他。

  李志答道:“你说得很对,几年前伟大的‘亢哥’就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教育我。……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一直穷困潦倒。我更愿意和善良的底层人民在一起。”

  “亢哥”,是1982年出生在山西长治的一位广州工程师,他就是李志口中的“导师”。他几年前推荐给李志一本书:美国经济学家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从一开始还是文艺青年起,他就有一种倾向:追求他所认为的公平。”亢哥在电话中对记者说,“这跟他的出身、他强烈的草根情结有关。这其实也蛮可贵的,但他把这件事情弄复杂了。”

  李志仍然没有看那本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在他的贴吧里,有一篇名为《李志先生斗牛记》的文章。有人评价:“有点政治家的意思!关于‘黄牛’,的确涉及公平。”也有人评价:“李志要是去从政,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或许这也是其成为独立音乐人的特征。

  (原载《南方周末》)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