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创业如爬山 成功靠实干

  • 发布时间:2015-06-15 05:46:42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眼下,一大批青年正在背起行囊,踏上创新创业的征程。为什么要创业?创业之路如何走?创业失败怎么办?在清华大学举行的“发现双创之星”大型主题活动启动仪式上,几位创业者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一路走来,他们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彷徨的迷茫。每一个脚印,都是对这个创时代的鲜活注脚。

  凡有需求就有机会

  创新创业不应该指狭义的科技创新,也不应该是少数人的梦想。创新创业应该是中国现在所有人的梦想,而我们的时代正在支持这个梦想

  “中国正面临着由制造到创造、由硬实力到软实力、由大国到强国的转化。”对于当前的时代,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赵令欢如此判断。

  2003年,赵令欢回国创立弘毅投资,希望做成中国式并购基金的开拓者。到2015年,弘毅投资已投企业80家,资产总额1.8万亿元,解决就业45万人。赵令欢说:“在这个大好的时代,除了科技的创新创业之外,中国还有很多需要创新创业的地方。凡是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巨大的机会。”

  一是模式的创新。比如滴滴打车冲击和改变着人们出行的基本理念;淘宝作为一个平台,把信息和物流重新分配。

  二是存量的创新。以弘毅8年前投资的石家庄制药为例,该公司以原料药为主,产量高,价值低。通过改制与市场对接,石家庄制药从生产原料药转变为创新药,公司价值从二十多亿元变成了四百多亿元,利润增长上百倍。赵令欢认为:“创新不一定是从零开始。在中国往往最重要的创新、最唾手可得的创新是在存量上面去动脑筋。”

  三是政府职能的转变。“这不但是创新,而且是这个时代杠杆率最高的创新。”赵令欢讲了一个故事。以前弘毅曾想到意大利收购一个工业企业,但由于需要预审批,企业还没有起跑,就已经输了。进入上海自贸区后,事前审批变成了事后备案,逐项审批变成了负面清单。这一次,当弘毅再次到国外收购企业,与中东的王子、美国的大牌影视老板一起竞争时,“我们的钱和他们的一模一样,但我们的钱比他们的都好。因为它代表了中国的市场潜力”,赵令欢说,“就这么一点点创新,让中国企业走向国际的时候,不但不输在起跑线上,还展现了我们的市场潜力,让我们更有竞争优势。”

  对于北京蚁视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覃政来说,科幻迷的需求点亮了创新,而创业让他把科幻梦想变成了现实。

  从小就喜欢科幻并创作了多部科幻小说、科幻电影的覃政,2013年在北大听了一场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讲座后,毅然从博士研究生退学,在他认为最酷的虚拟现实领域创办了公司。创业以来,覃政推出了虚拟现实头盔、虚拟电子眼等多款虚拟现实设备,备受市场欢迎。

  “很多人会问我,你怎么那么早知道这个东西会火?”覃政自信地说,“我当然知道答案,因为我的灵感来自于科幻。”

  创业如爬山

  创业者必须要有爬山登顶的毅力。如果没有放弃要到达山顶的意愿,你终究是可以到山顶的

  北大硕士卖米粉,这是打在伏牛堂美食连锁创始人张天一身上的标签。张天一回忆说,一年前,作为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他也忧愁很多问题。“有没有一种方式,能够让我的生命更有质感一点呢?”他寻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不走直线,走抛物线。“创业不就是这样一条走抛物线的人生路径吗?你会有顶峰,会有低谷,但唯一不变的是你的生命在拉长,发光发亮的可能性在变大。”

  创业的过程中不是没有困难的。比如家庭的不支持、“90后”年轻人不愿意从事服务业等。张天一通过把工作游戏化、增强员工荣誉感和价值感等方式,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创业1年多来,伏牛堂卖掉了200万碗湖南常德牛肉米粉,公司估值近1亿元。“另类”的张天一,希望把伏牛堂做成一家让3亿人惦记的世界异类企业。在他看来,互联网+餐饮的市场空间十分巨大。

  同样从事餐饮业的孔令博,是奥琦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大学校友会创业联合会副会长。他认为,创业如爬山,风景在山巅。有人喜欢爬很多人都在爬的山,有人则喜欢爬人迹罕至的“野山”。而他自己,属于后者。2006年,孔令博从学校辞职创业。

  创业首先要生存下来。为此,孔令博的公司承接了一些IT外包的项目,并生产了发光的衣服、会跑的闹钟、遥控演示笔、定制文化衫等创意用品,销量很不错。但是经过1年多发展,他觉得这座山“不够高,不够好玩”。在餐馆吃饭点菜时,孔令博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点完菜后服务员说没有这个菜、手写修改菜品价格等。于是,孔令博推出了电子菜单。这一创新比以色列和美国早了6个月。然而,由于产品过于新颖,餐馆老板接受度不高,消费者也不太习惯,投资者的钱很快被消耗掉了。孔令博的创业之路在眩晕中跌落。

  3条路摆在了孔令博面前:是继续融资,用烧钱的方法趟出一条路?还是关掉公司,轻装上阵重新开始?又或者,进行产品转型,沉淀经验,继续前行?孔令博选择了转型。

  在调研过程中,孔令博发现,餐饮行业正在从单独门店的分散式运营向连锁式运营发展,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企业对数据的管理还远远不够。于是,孔令博团队很快就推出了“餐行健智慧餐饮IT整体解决方案”,该方案包括互联网营销的所有链条,能够为企业有力提供数据决策的支撑。转型以来,孔令博的公司估值已近10亿元。

  这正如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彭波所说,创业创新者要有主动精神。主动用好创业创新的支持政策,用好创业创新的孵化平台,用好培训教育的学习机会,不做创业创新路上的观望者。同时,还要有务实精神,不仅要抬头看天,更要低头走路。不能好高骛远,追求所谓的一夜成名、一夜暴富。

  通往“罗马”的七条路

  创业者哪去了?创业者去罗马了,他们都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归宿,或多或少能获得人生的成功

  创业的风险如何化解?万一创业失败怎么办?这是摆在创业者面前的难题。

  在真格天使投资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看来,创业者有七条大道,通往“罗马”——

  一条路是上市。这是所有创业者的梦想。上市意味着创业者的阶段性成果,意味着创业者得到财富,得到尊敬。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一条路是并购。对于创业者而言,被并购后不仅有金钱回报还可以在大公司做重要员工。比如有两个清华的学生从普林斯顿博士毕业后创业,被百度并购。在百度干了3年以后又出来再次创业,各种资金争抢着要投他们。“因为他们有经验,他们已经是创业领域成熟的老兵。”

  一条路是转型。徐小平认为,对企业来说,市场是决定性的力量,一旦发展方向不受市场认可,就应及时转型。比如聚美优品的陈欧本来想做游戏的广告植入,后来发现在中国做不成,就转向卖化妆品。兰亭集市在卖手机、卖游戏的过程中,发现婚纱订单量大,就集中精力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婚纱网站。

  一条路是连续创业。创业者在公司死掉或卖掉后,接着再创立一家公司。创业失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要想好如何重新出发。

  一条路是做一些现金生意。做不了巨无霸,做资产一体的现金生意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

  一条路是加盟创业团队。曾经创业失败的人休息一段时间后,一起联合再从头开始,仍然能得到资金的支持和市场的认可,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放弃。

  最后一条路,创业都失败了,怎么办?徐小平认为,假如真的不想再创业或再融资,回去打工,大公司都会给创业者非常好的机会。“因为你创过业,经过磨炼,你懂得市场,经历过市场的考验。所以当创业的底线变成了职场上一个更优秀的员工的时候,创业就变得非常容易,人们心中的恐惧就不在了。”

  对于创业失败的问题,张天一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说:“很多人问我说,你怕不怕伏牛堂这个事失败?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会说这一年我所经历的事情,可能比走一条循规蹈矩的路线一辈子经历的还多。”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