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1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控客科技联合创始人林立:用众筹玩转最IN的智能硬件

  • 发布时间:2015-06-08 06:36:55  来源:今日早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温商组团创业的另类样本——

  控客科技联合创始人林立:

  用众筹玩转最IN的智能硬件

  □本报记者 金梁

  不在众筹中灭亡,就在众筹中重生。

  提及控客科技(以下简称控客),未必有多少人知晓。但如果说小K智能插座,很多人会恍然大悟,喔,就是那个在国内众筹圈内创造了好多个纪录的科技产品。

  温州人做生意,通常追求的是周期短、回报高。然而这个温州小伙伴组成的“另类”创业团队,不靠买房卖楼,不靠玩资本投资,却玩出了时下最潮流的智能硬件企业。小K智能插座之所以一战成名,其法宝就是众筹,让一家几乎濒临死亡的创业企业起死回生。

  在三次众筹过程中,小K智能插座从崭露头角,到树立行业江湖地位,再到走向大众市场,看似一路顺风顺水,背后的坎坷和艰险却鲜有人知晓。作为六位联合创始人中模样长得最帅、嘴皮子最利索的林立,每当聊起这段创业历程来,依然会有过山车般心跳的感觉。

  创业也曾交过学费:

  399元一台的网络摄像机

  嘴皮子磨破都卖不出去

  “控客”的创始人共有六位,清一色的温州人,彼此关系不是老乡,就是同学,主要来自浙大系。

  “除了技术之外,我干的是杂工。”这是林立自己描述的定位。但所有人都承认,在这6位创始人中这个“杂工”是长得最帅的那个。

  第一次见林立,是在控客所在的一个老牌的电子商务产业园,这里诞生了虾米、七格格、同花顺等不同行业的明星企业。园区内创业氛围浓厚,控客如今也成为智能硬件行业的“明星”。

  1984年出生的林立,大学读的专业是财务管理,家里做的是贸易生意。大学毕业后,他去香港工作了4年,学的主要是投资咨询,之后回杭州创业。

  2011年,从香港回来后的林立本该接手家族的贸易生意。一次朋友聚会中,他认识了一个温州老乡(控客的第一位创始人),聊起来双方很投缘。当时此人正准备做一款网络摄像头,产品原型出来了,但软件、硬件、云端服务器等什么都还没有。

  “通过手机来看摄像机,不论是家庭安防,还是企业单位用,都是一个不错的产品。”林立预判这是一份有前途的事业,于是入伙。

  林立的判断是对的,这个产品即使在如今也是智能家居中极受关注的门类。只可惜,这个项目做的时机不对,整个市场培育工作还没完成。熬了一年多,整个项目烧了近千万元,依然没有成功。

  “399元一个的网络摄像头根本卖不出去。每卖一台机器,光介绍这个产品就把嘴皮子都磨破了。这样做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林立也曾有过抱怨。

  正所谓有所失必有所得。这一段失败的创业经历,给林立留下了两笔财富:一个WiFi模组的核心产品和五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第一次众筹募集了170万元

  结果却蚀本了20万

  苦苦熬了两年后,控客在2013年开始转型。

  在做智能插座之前,林立说公司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砸进去了很多钱,由WiFi模组产出的效益却是微乎其微,本来主打的网络摄影机其实早已“死亡”,企业需要通过另一个产品来闯出一片天地。

  小K智能插座的出世,是控客“自救”的一次试水。小K一代,是当时市面上最小的智能插座,可以实现手机远程遥控、定时开关以及充电保护等功能。其最大的卖点,就是可以让家里的WiFi即便在死角依然能接收强信号。

  2014年,59元的小K一代,以略高于普通插座的价格,在“点名时间”(中国最早也是最深入了解智能硬件产业的专业平台)上发起众筹。第一次玩众筹,林立他们提前备了500台插座的货。

  众筹第一天,有10多万元进账,相当于卖掉了1000多台插座。“当时我们还没概念。按照产品众筹的规则,商家需要在一个月内全部发货。大家想,第一天众筹图个新鲜,买的人多一些也是正常。我们几个讨论,到底是去工厂下多少货好?是5000台呢,还是6000台?几个人争得面红耳赤,怕订单下多了卖不掉砸在手里。”林立回忆起当初的场景。

  到了众筹第五天,六个小伙伴都惊呆了。天晓得到底会卖出多少台插座?

  最终,控客第一次众筹了179万元,相当于2万多台智能插座,刷新了当时国内的众筹纪录。这一结果,让小K插座一战成名。

  看着这个预售数字,林立几个人来不及高兴,吓得连下巴都快掉了。对于只有20多人的创业团队,他们第一次众筹的心理预期是能卖出1000个。如此大的订单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也是灾难。他们怎么能做到在一个月内变出那么多插座呢?别说现货了,就连制作插座的备料都远远不够。

  为了按时按量发货,小伙伴们都拼了。他们高价收进物料,加钱让工厂赶工。为了信誉,只能不计成本。

  如此下来,第一次众筹,反而让控客亏了20多万元。

  一心想在江湖立足,却给自己挖了“坑”

  一夜成名,用来形容小K智能插座一点都不为过。

  第一次众筹成功,带给林立的不是多少利润,而是知名度。对于一个在生死线挣扎的创业公司来说,打造一个知名产品是非常难的,而小K智能插座借着众筹却在短时间内实现了。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产品叫小K,不叫小B、小C的原因是,我们最早的公司名叫‘坎坤’,取的是第一个字母K。第一次众筹之后,很多人来打听却老把这个名字念错, 于是我们请人设计了一整套全新的Visual Identity——控客(KONKE),首字母依然是K。”

  如果说企业改名是一种变化,尤为关键的是他们开始向互联网企业转型。

  第一次众筹让林立感受了一把“过山车”,那么显然他爱上了这种感觉。

  2014年9月,林立找到“点名时间”的创始人张佑,表示要“来一次更大的”。那时候,随着小K智能插座一代的面市,市场上的跟风产品接踵而来,小K智能插座既要证明自己比别人更牛,又要借此确立自己的江湖老大的地位。

  于是,小K二代再一次出现在众筹平台上。小K智能插座二代已经不能被称为简单的插座了,而是一整套智能家居的解决方案。除了插座本身,还配备四款功能插件,分别是遥控插件、射频插件、环境插件、感应插件,可以用来控制家电、电动窗帘、车库门、检测室内温湿度和光照度、安防提醒。整一套产品的众筹价格为199元。

  众筹的结果是,小K二代总共筹得539万元,再次刷新国内的众筹纪录。控客的江湖地位,也在第二次众筹中得以实现。

  但麻烦也接踵而至。小K二代的产品功能做得过于复杂,即使是极客人群也觉得有点复杂。林立无奈地说,他们掉进了自己挖的“坑”。

  小K二代发售完毕后,为了提升售后服务,控客一次性招了15个客服,只要有问题,都想办法一个一个解决。

  “坑”虽然挖得不小,但同时也让控客在圈内扬名立万。“这边小K二代还在众筹,我们公司的门已经被投资客们踩坏了,光投资者的电话我就接了五六十个。”林立的语调变得轻松起来。

  2015年初,控客科技对外宣布公司完成4000万元A轮融资,公司估值4亿人民币,投资方为厚持资本。

  跟小米比谁更狠,小K当起“价格屠夫”

  2014年底,小米发布小米智能插座,虽说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只需39元,但79元的售价也给这个行业烧了一把火。不论是手环还是插座,小米在智能家居上的每一个举动,好比一条鳄鱼张开大嘴,会吞噬大量的市场份额,让其他企业无路可走。

  “当时小K二代正在销售中,幸运的是我们的销量没降。我们还要感谢雷军,小米把这个市场从极客人群扩散到了大众市场。”林立说。

  在诸多外因的引导下,控客准备“去极客化”,将产品从普通消费者的使用场景出发,于是又有了小K三代——Mini K,它保留了 “远程遥控、定时延时、充电保护”等功能。顶配版的Mini Pro还额外增加了红外遥控功能,通过遥控学习,手机可以变成遥控器。

  最关键的是,小K三代的价格做到了39元。“这简直就是智能插座的‘屠杀价’。”林立说,因为他们拥有的WiFi模组是自己开发的,其成本远低于别人。

  2015年3月,小K三代登上淘宝众筹。仅仅5分钟,支持人数就超过了1500人,众筹完成度12%。一个半月后,参与众筹人数超过35万人,金额超2100万元,成为中国产品众筹参与人数最多和众筹金额最高的项目。

  “这对于单价才39元一个的插座来说,这样的众筹成绩是非常不容易的。”林立说,这次他选择淘宝众筹的原因,就是希望借此打开大众市场。事实上,这个效果已经达到了。

  “第一次众筹考验的是生产能力,第二次考验的是供应链环节,第三次考验的是企业的发货打包能力。”林立说。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