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投票背后的心理学

  • 发布时间:2015-05-27 08:32:5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大选逼近,选民们花上好几个月去研究政治、政客以及他们的主张。当大选日到来时,选票箱里可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许多心理学家一再告诉我们:我们以为很清楚自己要投票给谁,但事实上可能并不能完全做到。教育、医疗以及经济情况当然都是我们在投票前要考虑的,但事实上也许仅是因为莫名的厌恶和恐惧、坏天气甚至体育赛事这些毫不相关的因素,都可能左右选民把选票最终投给谁。

  内心涟漪

  斯坦福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杰·克罗斯尼克解释说:“心理学发展了50年才让我们知道了人的大脑有左右之分。而事实上,我们的决定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作出的。”

  克罗斯尼克说,在大选电视辩论中,虽然选民将注意力放在候选人的演讲内容上,但别的因素也会影响选民的决定。例如他和他的同事们就发现了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奥巴马和麦凯恩之间,许多选民受到了种族因素的影响,而他们对此浑然不觉。有着强烈种族歧视的人,即使只是潜意识里有这种观念,都不太可能投票给奥巴马。

  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约尔·英巴开展了另一项研究,那就是找到可能引发我们产生厌恶情绪的源头。英巴曾对实验人群进行了“厌恶范围”的测试,叫他们对事物的厌恶度进行评分排序,列出的事项有“胃痉挛”“当你发现你的一个朋友一周才换一次内裤”等。实验人群随后也被问到了他们的政治主张。

  研究发现,当人们以为自己得病时,他们对种族差别就会特别在意。同样的,2014年美国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外表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候选人。

  英巴教授和他的同事们还从另外一个实验中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房间里的臭味会让人觉得恶心,从而让人们对非主流人群产生厌恶,例如同性恋。

  毫无疑问,每次政治选举和媒体造势都充分运用了“诱导厌恶”这一法则,这对选民的首因效应影响相当大,例如政治常被人们形容为“肮脏”。许多年前,一位美国政客就将此发挥到了极致,他竟然特制了一批竞选传单使它们闻起来有股垃圾味儿!

  强烈的恐惧

  一项名为“恐惧程度对政治主张的影响”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46名志愿者被要求观看一系列政治事件,从伊拉克战争到死刑的执行。反映强烈的自愿者接受第二轮测试。

  在第二轮测试中,志愿者被要求看一些很恐怖的图片,例如一个惊恐万状的男人脸上爬着一只蜘蛛。志愿者被吓得哇哇大叫,就好像蜘蛛爬在他们自己脸上一样。研究者最后发现:那些容易受到惊吓的人的政治观点偏右翼,这也与保守派对环境的消极面更加敏感的规律相符合。

  因此,政治家们不遗余力地制造“恐惧”:强调恐怖主义的危险、经济不稳定等。这些小花招对那些内心脆弱,在投票上摇摆不定的选民来说,是相当奏效的。

  趋于负面

  政治选举挖掘出了选民们相当多潜意识的倾向,其中一条被称为负面偏向。有大部分人会对负面的信息记忆特别深刻,并且任由负面情绪主宰他作决定的情绪。

  克罗斯尼克的研究表明,当政客们不断强调他的竞争对手的劣迹时,他们就能获得更多的支持者。早在20世纪90年代,他就研究了选民对政客的喜好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投票。“如果候选人你一个也不喜欢,那你真的不会想参与。换言之,必须很讨厌其中一个,你才会去参与投票。”克罗斯尼克如是说。

  基于负面情绪作出的决定会使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大量证据表明,选民发现事情不如他们预想的那么顺利,哪怕这事与政治毫无关联,他们都会做出让候选者失望的行为。

  这点在戈尔与小布什2000年大选那年表现得尤为突出。这都怪当年老天爷不作美,又是干旱又是洪水。当年的投票分析表明:民主党在54个州的支持率仅上升了3.6个百分点,比他们预期的低。“2900万民众因为他们所在的州要么旱要么涝而没有投票给戈尔”。

  如果投票结果来自无意识的偏见,那是否会降低投票的合法性?英巴说:“如果我说出你喜欢冰淇淋的原因,那是否意味着你不能再喜欢它了?我觉得不会这样。”

  (据译言网)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