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为什么这些国旗很相似?

  • 发布时间:2015-05-27 08:32:51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新西兰政府最近比较纠结,他们打算把用了100多年的国旗给换了。这面现行的国旗由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批准通过,国旗上浓重的英伦元素让新西兰深感丧失特色。“隔壁家”的澳大利亚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和新西兰国旗“撞脸”撞了这么多年,终于混出头了!

  别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对“邻居”了,欧洲那几种相近颜色、换个排列组合又是一个国家的三色旗,效果堪比山寨。今天就看看为啥这些国旗长得都差不多。

  三色旗风靡全球的秘密

  纵观几大洲,国旗“撞脸”绝对不是个别情况,跨着大洲、海洋国旗“撞脸”也是经常发生的。

  作为“撞脸”重灾区的欧洲大陆,有3个国家在促成这一盛况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分别是法国、丹麦和英国。

  有人统计过,无论是非洲、欧洲还是亚洲国家,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三色旗的设计,而最早的三色旗来源于法兰西王国。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获得胜利的法国资产阶级将蓝白红三色旗定为国旗,分别代表自由、平等和博爱,此后法国国旗就在这个基础上仅作微调了。

  多年后,这一理论影响到遥远的中国,孙中山在设计“青天白日红满地”的旗帜时就沿用了类似的色彩元素。到了拿破仑时期,法国版图大范围扩张,荷兰、西班牙、瑞士、德国等都有法国人的身影,殖民带来的影响之一就是三色旗也风靡欧洲的众多国家。

  最早凭借自身实力将国旗设计风格推向世界的并非法国,而是丹麦。这个以童话著称的王国从公元9世纪起以梦幻般的速度席卷邻国,在11世纪征服了整个英格兰和挪威,在欧洲简直是海上霸王一般的存在。

  有人考证,丹麦帝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国旗的国家。1219年,在丹麦与爱沙尼亚的战斗中,十字旗鼓舞并见证了胜利,从此成为了丹麦的国旗。十字架风格不意外地影响了另外一批曾是丹麦殖民地的国家,包括挪威、瑞典以及英国。

  准确来说,现在的英国国旗和丹麦国旗并不完全相似,倒像是“变异品种”。原本它的样式为白底红十字,代表英格兰,后来加入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之后变成了现在的“米”字形态。从19世纪起,英国将自己的版图扩张到美洲、亚洲、非洲甚至南极洲,形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殖民地。至今还有50多个国家属于英联邦,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受到英国影响,其中许多国旗上都有“米”字烙印,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撞色”是咋回事?

  纵观全世界五花八门的国旗,抽象成为几种颜色,无非是红、白、蓝、绿、黄、黑。

  有人对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国旗颜色进行过简单的统计,红色出现的比例最高。这种象征着斗争和革命的颜色出现频率如此之高,从国旗的起源上可以略见端倪。

  这些旗帜多半用在战争中宣示主权或者表明阵营,因而很多人认为现代国旗起源于军旗。在战争中,象征着牺牲和生命的色彩是红色,红色在国旗上出现频率之高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红色是工人阶级永远的爱。法国大革命之后,工人阶级也想让自己的红旗飘扬在法国土地上,若非在资产阶级的演讲中落败,一旦蔓延开来,可能欧洲大地就要变成一片红了。

  其他的颜色多多少少和这个国家的地理、民族、宗教等因素相关。欧洲有一半的临海国家青睐蓝色,将其作为国旗的底色;非洲国家常年干旱,对绿色的喜爱在国旗上体现得很明显,同样偏爱绿色的还有穆斯林国家;在巴西,黄色是皇室的代表。

  地理位置相近、历史遗留问题也容易造成国家之间的国旗比较相似。

  不想“撞脸”?改国旗的N个理由

  随着各个国家逐渐变得独立自主,都想要“活出个性”来。可问题是,国旗不是你想改,想改就能改。然而,细数一下,世界上改过国旗的国家还真不少:美国、尼泊尔、缅甸、加拿大、巴西等。

  改起国旗来,各个国家的态度也差异颇大。有谨慎者,如美国,前后有过27个版本的国旗,都是在原始版本上微调——增加星星和横条的数量;也有大胆者,如缅甸,从颜色、构图、纹理上大刀阔斧地改。

  目前在新西兰征集的方案中,得票率最高的是新西兰国家橄榄球队“全黑”的标志。如果这个由黑色背景加上新西兰国花银蕨组成的图案成为新国旗,那么加拿大的枫叶旗又多了一个以国家标志为国旗的盟友——这个同属于英联邦的国家在1965年废掉了有“米”字标志的国旗,换成了有加拿大地方特色的红白两色枫叶旗。

  用了这么多年的国旗,说改就改,需要的不仅是勇气和慎重,还需要一些正当的理由,多半和政治体制的变动和国家形象的变更有关。

  “高冷”的美国为了摆脱英国的殖民阴影,在建国之初就在国旗设计上抛弃了“米”字元素,改用13颗五角星和横条代表美国在建国时的13个州。20年后为了欢迎另外2个州(佛蒙特州和肯塔基州)的加入,国旗上又多了2颗星和2条杠。

  按照今天美国50个州的规模,美国的星条旗上该有50颗星和横条了,担心美国人民会得密集恐惧症的政府提前终止了这种可能性。1818年,美国政府决定,国旗上星星的数量和州的数目可以一致,但横条一直保持13条,代表联邦最初的13个州。

  和美国的主动折腾不同,一些国家在历史的变动中被迫改变国旗的造型。缅甸在2010年10月启用新的国旗,在没有经过全民投票的情况下,新上台的军政府自动变更了国旗、国名和国徽。

  许多脱离殖民统治的国家也试图在国旗的设计上突显自己的特色,摆脱殖民国的阴影。有些国旗直接“山寨”美国的版本,代表国家有利比里亚、古巴等。最神奇的是巴西,在君主立宪制被推翻后,曾直接把美国国旗套用过来,除了颜色外。不过,巴西人民也不可能接受活在美国的阴影之下,这面旗帜只有4天的寿命。

  民主一些的如加拿大,要求“活出自我”,则通过全民征集国旗,摆脱英联邦“米”字元素的阴影。自由党、保守党因为换旗这事吵来吵去,红军旗、枫叶旗还是保留英联邦旗,争了20多年。这岂止是一面国旗的问题,背后的辩论和政治博弈暗流汹涌。

  最终在投票中落败的进步保守党党首约翰·迪芬贝克并没能将红军旗推上历史的舞台,带着深深的执念离开了这个世界,甚至棺材上仍旧覆盖着他热爱的红军旗。(据《壹读》百科)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