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公投 希腊最后的出路?

  • 发布时间:2015-05-13 15:31:23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杨舒  责任编辑:罗伯特

  关于希腊偿债的问题,在被寄予厚望的欧元区财长会议上没有达成任何有效结果,“希腊政府必须就改革问题与债权人达成一致”仍是欧元集团坚持的继续给希腊发放贷款的唯一前提。

  棘手的是,希腊政府也同样坚持自己的立场,即绝不削减养老金的底线。

  不过,刚刚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元贷款最后偿债日期前,“耗尽国库”偿还了7.5亿欧元第一期贷款的希腊政府,还能有多少空间来安放自己的“坚持”呢?

  谁更胜一筹

  毫不否认,希腊大选结果出炉,极左反对联盟齐普拉斯赢得大选后公开推翻前政府改革方案的举动,的确一度出乎欧元集团意料。然而,随着退出欧元区被肯定是欧元集团和希腊都不愿看到的局面后,欧元集团便渐渐淡定下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张健解释称,对欧元区来说,希腊退出会威胁欧盟一体化;对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意味着依欧盟建立的经济体系的全线崩溃,仅采用自身原有货币德拉克马所要承受的巨幅贬值是希腊政府无法承受的。

  因此,希腊政府手中还剩的筹码就只是“违约会给欧元区带来金融风险”。欧元集团会担心这个问题吗?

  张健指出,最初希腊政府违约的确会给欧元区内债权人造成巨大损失,但随着希腊债务重组,如今希腊违约风险已逐步让渡到欧元区国家政府、欧洲央行和IMF手中,“显然,他们的风险耐受力会非常强”。

  数据显示,欧元区国家政府、欧洲央行和IMF分别占据希腊债务总额的60%、6%和10%,总共76%的债权,余下24%的债权则分担在希腊国内银行、希腊央行、欧元区国家银行、私人投资者等对象身上。

  让民众决定

  虽然张健不愿表明在这场“借款人和债权人”的拉锯战中希腊政府手中的筹码正逐渐丧失,但事实却令市场真切感到,既不能退出欧元区,又无法以欧元区系统金融风险再“威胁”到欧元集团,希腊政府已然“处于下风”。

  一方面,按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王天龙所说,希腊经济结构严重依赖航运、旅游,缺乏有力的经济增长点,动力不足,现阶段及未来一两年中,希腊负债率都不会有太明显的下滑,偿债风险依然存在。

  另一方面,为了在欧元区财长会议召开期间先行偿还IMF的7.5亿欧元贷款的第一期利息,希腊政府日前拍卖了11.38亿欧元半年期国债。可这还是杯水车薪,因为后期需要希腊政府偿还的资金会越来越多,而希腊政府的储备则已然见底。

  数据显示,仅在6月份,希腊就需要偿还IMF一笔15亿欧元的欠款;7、8两个月,希腊需要偿还对欧洲央行的30亿欧元欠款;9月份还有4笔共15亿欧元的贷款到期。欧盟委员会5月预计,2016年希腊债务总额将达到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74%,比2月份预测的水平高出了15%。

  张健认为,欧元集团不会将希腊往“死路”上逼,“贷款援助一定还会给,只要希腊给予他们一个理由”。依当前状况,张健判断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在希腊境内举行全民公投,“不是公投新政府,而是就是否削减福利接受救助方案进行公投。”

  张健表示,公投可能让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更容易兑现他在大选时作出的承诺,使希腊更难以同国际债权方达成经济改革的协议,是他目前看到的希腊债务僵局唯一两全其美的解决方式。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