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赵令欢:投资好莱坞 他们更会“讲故事”

  • 发布时间:2015-04-20 02:31:12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2015年4月,华谊兄弟与美国STX公司达成战略合作,未来3年将共同投资18部电影。作为STX背后的中国资本弘毅投资再次受到舆论关注。

  弘毅投资是联想控股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基金规模500亿左右,此前弘毅曾参与中联重科、石药集团、中集集团城投控股等多个国企改制案例。近年来,弘毅开始在文化传媒领域频频出手,相继投资了凤凰传媒、优扬传媒、快乐购、尚世影业、PPTV等多家公司,2014年投资STX,更是成为中国资本在好莱坞股权投资的第一单。

  这家大型投资基金为何会对文化传媒产业产生兴趣?在这一领域的投资收益如何?在国内影视企业快速发展的当下,弘毅为何选择了去好莱坞投资一家新的公司?4月15日,新京报记者对弘毅投资CEO赵令欢进行了专访。

  □新京报记者 郑道森 北京报道

  “电影产业超过1000亿是肯定的”

  新京报:弘毅为什么要投电影产业?

  赵令欢:我们认为,影视行业的产业化必须具备两个基本条件:第一,市场规模可预测;第二,成长模式可复制。从第一个条件来看,中国电影市场成长迅速,现在有了比较大的影视公司,我们认为市场还会持续快速成长,这是可以预测的。

  在模式可复制方面,中国电影市场在早期被所谓“大腕”所主导,难以复制、难以产业化。美国电影之所以可以产业化,制片人在其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可以制造明星,但不会使行业被明星绑架。我们相信,中国电影市场也在渐渐朝这个方向变化。

  新京报:您怎么看电影和电视剧行业的发展空间?

  赵令欢:现在影视行业存在一喜一忧。喜的是,空间很大,好比说在发达市场票房收入只占50%不到,更多的收入来自衍生品和版权二次、三次销售,中国这方面远远没有发展起来,我们相信随着版权方面的法制健全,市场进一步发展,这些衍生的收入都会出现,电影产业超过1000亿是肯定的,但未必全部是票房。电视剧也是如此。

  忧的是,我们一年拍大量的影视剧,但真正有一定鉴赏价值,被消费者喜闻乐见的作品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可以投一个好莱坞的电影制片公司,因为他们历史长、积累多。例如好莱坞拍的《花木兰》,我看了都很喜欢,一个中国的故事,让迪士尼挣了这么多钱,《功夫熊猫》我也看了两遍,就是好看,娱乐价值很高,商业价值也高。怎么讲好一个故事,怎么设置情节,怎么产业化,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和提升空间。

  “不做‘拣股票’的投资者”

  新京报:这次弘毅选择了在美国投STX,而没有投国内的影视资产,是不是因为国内的影视公司估价太高,甚至泡沫化?

  赵令欢:我们投STX是去年,去年还没有这么明显的泡沫。

  弘毅不是不投中国的影视资产,而是一直在投。之前我们投了尚世影业、优扬传媒,以及电视购物网站快乐购,恰恰是因为我们国内投的影视资产,让我们觉得在好莱坞的投资可以让两边联动起来。

  那么,股市对影视资产很追捧,是不是估值虚高?我觉得短期来看肯定是有点虚高,但如果你是做长期投资,不用过分担心。

  新京报:弘毅其实是做长期投资的,为什么没有考虑华谊、光线、华策这样的公司呢?

  赵令欢:这些公司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好公司未必对于我们来说是好的投资标的。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要求。第一要是一个好的公司,第二我们投它能让它有新的成长,第三我们要做一个主动的投资人,不是一个被动的、“拣股票”的投资者。

  好比说,我们投的尚世影业,它就是在成长期,而华谊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企业,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拿到便宜的资本,我们除了资本之外帮不上它什么忙。

  “我们帮助圆梦,不是造梦”

  新京报:弘毅主要是做PE投资(私募股权投资),面向的都是相对成熟的企业,但STX是一个相对初创的公司,为什么还会投?

  赵令欢:这跟行业规律有关。我遇到Robert Simonds(STX创始人)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有3年多到4年的历史,虽然我们当时投的时候它还是一个资本量很小,人数也不多的小企业,但我看他在初创的三年做的工作,完全可以很快地变成一个大企业,这个时候我就出手了。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Robert Simonds这个人?

  赵令欢:他在好莱坞专注于做中型投资的轻喜剧,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制作,在项目盈利性上,他拍过的三十多部电影,盈利能力、投入产出比在好莱坞是数一数二的。

  他都是拍中型成本的电影,专注这个模式,我很喜欢把一件事情做得比别人都好的人,不大喜欢万能的人,如果你什么都想做,可能什么都做不好。

  新京报:好莱坞已经有环球、迪士尼等六大片商,对于STX这样的公司在发展上有多大的空间?

  赵令欢:“六大”在Mid-budget(中等预算)的项目上是非常低效的。电影投资内容为王,但在发行、营销、市场能力上又是十分重要的,这恰恰是Robert Simonds的特长。更重要的是,他一部电影都没拍,就和美国几大院线签了保证发行合同的公司,我去投资的时候,合同已经在那儿。Robert Simonds是一个很能干的人。

  新京报:弘毅希望STX打美国市场,还是中国市场?

  赵令欢:这个不是我们只看希望什么,而是要看企业家的梦想是什么。我们是圆梦之人,不是造梦。他本来就很专注于美国,毕竟是好莱坞的电影公司,肯定专注于美国市场,怎么会专注中国,但中国元素可以帮助他在美国做得更好,我们投的中国公司,也有机会跟STX进行合作。

  “制播分离”带来新的投资机会

  新京报:弘毅此前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多是国企转型方面的投资,但近年来在文化产业方面的投资越来越多,文化产业投资在弘毅大的投资盘子里占到怎样的比例?

  赵令欢:2011年前弘毅成立之初,我们就开始关注文化传媒行业。但当时,这一行业的产业化趋势还不明显,投资时机还不成熟。

  我们在文化传媒行业所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凤凰传媒,这是一个典型的国企改制项目。2011年11月30日,凤凰传媒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是当时传媒业最大的IPO。后来逐渐投资了优扬传媒、快乐购、尚世影业、PPTV等,从影视到互联网都有布局。

  新京报:过去弘毅的文化产业投资,哪个最成功?

  赵令欢:很难说哪个最成功。这些企业都各有特色。最近最热闹的是快乐购,去年年底上市之后,连着十几个涨停板,大家都很追捧。

  新京报:凤凰传媒、快乐购、尚世影业都是国企背景的文化传媒公司,已经陆续上市了,但似乎我们投的一些民营的文化传媒公司,例如优扬传媒、环球恐龙园、PPTV等等,这些投资似乎在退出上还看不到一个明确的方向,这是什么原因?

  赵令欢:首先,PE投资的退出方式不仅仅是上市退出,每个企业都有根据企业特性和发展前景所设计的路径。

  我们现在投资的一些企业,还没到实现退出的时候,比如PPTV我们投了才一年都不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优扬传媒投的时候就跟创始人说好,要帮它做大,并且要转型,它之前很多业务是广告代理,我们希望它变成内容制作,这都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是长期投资人,进去之后,要协同企业的一把手和核心管理团队做很多工作,我们的增值服务就是指的这一块。

  新京报:目前的文化传媒产业投资当中,存在怎样的机会?

  赵令欢:你要沿着老百姓的需求去看这件事,衣食住行的基础需求被满足之后,就要开始追求娱乐、精神文化类别的消费。电影、电视、综艺方面的机会都很多。

  还有两件事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一是体制政策的调整,释放出很多机会,例如制播分离,播的部分仍然由国家控制,但制作的部分越来越独立,就会为专注于内容制作的公司带来机会,对我们而言也是很好的投资机会。

  二是新技术新媒体的出现,尤其是移动互联深刻地改变生活方式,都会引发新的机会。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