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7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南京出租车降“份子钱” 谁是最大获益者

  • 发布时间:2015-04-07 18:38:11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出租车“份子钱”降了,谁是最大获益者?

  --南京出租车降“份子钱”的启示

  新华网南京4月7日电(记者潘晔)3月最后一天,南京出租车“份子钱”下调方案经由该市官方微博正式对外公布,南京也由此成为全国少数公开下调“份子钱”的城市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南京此次调整方案虽然幅度不大,终归迈出突破性的一步。“份子钱”降下来,会产生什么效应?出租车司机和百姓能获益多少?

   南京兑现承诺下调“份子钱”

  今年1月初,南京部分出租车司机联合要求改善收费政策,出租车代表向政府提出七条申诉请求:一是降低“份子钱”;二是24小时双计费;三是超过10或是15公里加收“返空费”;四是打击黑车、专车;五是提高起步价;六是取消错时交班;七是降低公司罚款。

  今年南京两会召开期间,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公开表态,一季度将就“份子钱”过高等问题给出反馈,对出租车司机的合理诉求,政府肯定会有回应。不光是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还有市民消费者、出租车企业的利益都要兼顾。

  3月31日晚间,南京以官方微博发布“物价与交通部门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的形式兑现了“给说法”的承诺。本次调整主要一是降低过高的“份子钱”,二是增加20公里以上部分“返空费”。南京也由此成为全国少数公开下调“份子钱”的城市之一。

  根据此次公布的调整方案,从今年4月1日起,根据不同车型,每月下调200元到800元不等“份子钱”,同时对已经取消了10年的“返空费”重新开始加收,并停收每年1万元/车的出租车经营权使用费,实行市域出租汽车经营权无偿使用。

   “份子钱”降了 谁是最大获益者?

  南京市交通及物价两部门表示,此次下调“份子钱”,是要求出租车企业让利,以减轻驾驶员负担。

  目前南京市区共有出租车企业50余家,营运车辆超过12000辆。按照旧标准,普通车型每车每月交6700元、7000元的“份子钱”(单班、双班),中档车型的“份子钱”为8400元、9400元。下调后普通车型的“份子钱”为6100元、6800元,中档车型的“份子钱”为7700元、8600元。

  记者计算了下,下调后预计每年为普通单班驾驶员增加收入7200元,为双班驾驶员增加收入2400元(两人合计);每年为中档车型单班驾驶员增加收入8400元,为双班驾驶员增加收入9600元(两人合计)。

  从调整中可以看出,下调幅度最大的是“普通车型”单班的“份子钱”,降幅达到8.95%。但是下调的绝对值最大的是“中档车型”双班的“份子钱”,高达800元。而“普通车型”双班驾驶员影响不大,每月只降200元,分摊到白班和夜班两个人,平均每人每月只享受100元的优惠。

  有出租车司机向记者表示,听到下调的消息还是有些惊喜,至少他们的诉求政府听进去了。一位曾经与政府座谈的出租车司机代表认为,现在开普通车型双班的司机比较多,但这部分恰恰是优惠最少的。

  记者了解到,多家出租车企业负责人表示,在这场调整方案中,他们没有话语权,是被动获知、被动接受的。有些出租车企业负责人认为,调整方案没有完全核定出租车企业的真实成本,相关部门单方面要求执行方案,对出租车企业影响较大。部分出租车企业有抵触情绪。

  但也有观点认为,每辆车每年降低的“份子钱”,最多为9600元,最少为2400元。但政府也停收每年1万元/车的出租车经营权使用费,相当于给出租车企业让利1万元,这么算下来出租车公司的收入不降反增。对此,一些人质疑,政府让利了,为什么没有全部让利于出租车司机?甚至普通乘客也没有从中分得一杯“让利”羹?

  对此,记者采访交通、物价、财政多个部门了解到,市域出租车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由出租车公司向地方财政缴纳,由地方政府自行管理。事实上,南京市自2013年以后就已经不再征收这部分费用,只是此前没有公布过。交通部门负责人坦言,按照此次调整方案,部分出租车企业确实会出现“亏损”。

  ? 下调“份子钱”倒逼出租车业改革

  长期以来,出租车行业“份子钱”一直饱受诟病,它与出租车司机“收入”以及行业“利润”绑在一起,是司机早上一睁眼就要欠的钱。

  在我国,出租车行业属于政府特许经营的范围,政府对出租车实行牌照数量管制。政府不允许个人持有出租车运营权,个人若想开出租车,每月需交“份子钱”挂靠在出租车公司里面,属于垄断性质。而“份子钱”其实是“市域经营权出租汽车企业租赁承包费”的一种俗称。

  “份子钱”降了,涉及多方利益调整。而在记者采访中,各相关利益方甚至专家对此话题都讳莫如深,有些甚至闭口不谈。

  交通部干部管理学院教授张柱庭撰文指出,“份子钱”并不是罪恶,但亟需改进。根据劳动法律制度,出租汽车经营企业应当给驾驶员最低工资保障,在开出明细账单情况下公开、公平、公正、平等的签订承包协议,交给企业后的部分属于驾驶员的绩效工资。“一包了之”的做法过于简单粗放。

  记者了解到,近些年,因不满“份子钱”等行业收费政策的出租车行业停运事件时有发生,几乎每个城市都探讨过相关议题,社会上要求出租车业改革的呼声也不绝于耳。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交通部长提及出租车行业改革时,表示要兼顾出租车公司、司机和乘客的三者利益制定调整方案。多个基层部门表示,要适度降低“份子钱”,但实实在在公开执行“下调”的城市很少。

  业内专家表示,下调“份子钱”只是个开始,要进一步倒逼出租车业改革。关键让市场中的竞争机制发挥作用,让市场决定份子钱收多少是合适的。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顾大松指出,打破垄断也要一分为二地看,对于巡游出租车,由于城市运营成本高,且占用道路资源,市场化并不是最经济的方案;但对于预约出租汽车等,可引入多种经营模式,从定价、考核都可以进一步向市场化“放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薛兆丰呼吁,出租车行业应顺应互联网“共享经济”大势,打破垄断,提高资源使用效益,实现多方共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