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创客爆红生死劫一红就衰怎么破

  • 发布时间:2015-03-25 03:50:31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大约从两年前开始,某个应用或游戏通过微信朋友圈一夜爆红的现象屡见不鲜。3月以来,一款可以编辑出电影大片效果的图片应用——足记在朋友圈又迅速走红,跟曾红遍朋友圈的脸萌、围住神经猫、魔漫相机一样,走红之后抄袭、唱衰的声音接踵而至。那些曾经一夜爆红的应用和游戏,它们如今何在?创客如何打破“一红就衰”的魔咒?

  百度指数

  百度指数以百度海量网民行为数据为基础的统计分析平台,能够反映某个关键词在百度的搜索规模、一段时间内的涨跌态势以及相关的新闻舆论变化。

  HTML5

  简称H5,是HTML(标记语言,是WWW的描述语言)的一个新版本。手机端网页格式主要是H5格式,H5与原生的APP相比,开发成本仅为APP的1/5甚至1/10,可以免适配适应各移动终端。

  □调查

  总有那么几款应用一夜爆红

  足记走红之后,足记团队开始过上日夜颠倒的忙碌生活,一想到可能被竞争对手赶超,产品日下载量可能下降,他们就加快了奔跑的节奏。实际上,每年都有那么几款应用一夜爆红,它们被称为现象级产品,这一名称意味着下载量和使用率的快起快落。

  红滋味

  激动过后是惶恐

  “有时候生活是一条船,只是碰巧,船长去船尾抽烟了。”媒体人阿忠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配着中英文字的图片说:“猜猜这是哪部电影?”见大家答不上来,阿忠得意地回复:“这是我自己的照片。”阿忠是足记的用户之一,这款APP在2月7日上线了一个相片处理的“大片模式”,通过便于操作的滤镜和文字自动翻译功能,用户用手机随手一拍,再配上心情文字,就能让照片实现电影海报的场景效果,功能简单易用,还很“高大上”,让用户趋之若鹜。

  3月9日,用户数10万;3月14日,100万;3月19日,700万;3月24日,1200万……下载量暴增,让足记负责产品运营的创始人宇文卿有些难以置信。这款应用在App Store的排名从Top1000开外蹿升到了免费分类全榜第一时,服务器几度崩溃,足记团队只好在系统消息里向用户致歉。

  突如其来的走红让团队的工作节奏发生了变化。一周时间内,原来8个人的团队已经扩充到10人,而且还要继续扩张,A轮融资也正在推进。“杨柳现在从早到晚都在忙,忙着接受媒体采访、见投资人,还要管公司事情。”上周四晚上10点,宇文卿告诉记者,自己现在还在加班。

  足记CEO杨柳学的是影视戏剧文学专业,毕业后负责移动产品开发和运营,2013年底为了梦想辞职创业。宇文卿和杨柳一样都是张国荣的粉丝,出版过一本他的传记《这么近那么远》。足记最开始的定位偏“高大上”,想打造成将电影与旅游融合的高端社区,打开足记首屏的“发现”频道,可看到电影剧照和不少电影的代表性场景,用户可以评论。

  “我们知道这样的爆红是不健康的。我们之前已经做好了运营、推广、调整、一点点做大的设想。”宇文卿说,很开心一夜之间产品被广大用户认识,有种接近梦想的感觉,但是几天下来心情已经从激动到惶恐了,担心不能给用户最大的价值和更好的体验。

  在没有设防的时候,幸福来得太突然。泥巴怪网络首席技术官、“围住神经猫”制作人秦川也经历过这样的心情起伏。“感觉忽然受到大量的关注,有过一段时间的忐忑和矛盾,主要体现在我原来的工作重心是产品本身,后来很多行业会议或小范围沙龙请我过去做嘉宾。我逐渐拒绝了一些,还是回归到产品。”

  脸萌CEO郭列曾在脸萌爆红后“任性”地发朋友圈吐槽:“不想把公司办成旅游景点,如果真的为我们好,请不要打扰我们工作。我们是创业者,我们的职责是埋头做产品。”

  为何红

  功能简单病毒式营销

  2013年8月底,APP魔漫相机上线后,朋友圈掀起分享真人版卡通图片潮流,在不到70天时间魔漫拿下了2000万用户;2014年6月,以微信通讯录头像纷纷变成卡通造型为标志,脸萌APP日下载量高达500万次,在中国、英国、西班牙等17个国家的APP商店总排行榜第一;2014年7月,“围住神经猫”游戏从开发上线到全民刷屏只用了3天,获得超过1亿次的访问。

  产品属性适合在社交网络传播并引爆、能够满足人们炫耀显摆的心理需求、符合人们猎奇的心理。中国互联网第三方研究机构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认为,这些是现象级产品所具备的特点。在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薛胜文看来,这些应用或游戏能走红,主要是因为模式新颖独特,并兼具趣味性;能够凸显用户的个性化特点;步骤简单,并进行病毒式营销,用户辨识度较高;被用户在朋友圈推广较多,能够带动更多用户参与。

  中魔咒

  关注度登顶随后速降

  然而关注度在达到顶峰之后也呈现出明显回落。百度指数显示,魔漫相机指数最高点是40139,2015年3月23日时已跌到1414;脸萌的百度指数也从最高点226254降至目前的1837。目前仍在走红之中的足记百度指数正在高位徘徊。百度指数以百度海量网民行为数据为基础进行统计分析,能够反映某个关键词在百度的搜索规模。

  “一红就衰”的魔咒之所以会出现,刘兴亮认为,这背后是互联网创业环境的浮躁,“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观点太根深蒂固,讲究速成的心态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创业氛围。他说,创新需要沉下心来用至少半年、一年来做,但中国融资渠道确实还不够多,以至于创业者需要快速做产品,不然撑不了太久,对于没有工作经验或首次创业的人来说,如果产品没有做出来,陌生投资人也不敢投。“同时,更多人跟风创业是为了钱,而不是改变世界。”

  今何在

  魔漫选择坚守

  风光过去,脸萌们现在是什么状态?有的将坚持专注于产品,扩展盈利空间;有的则另起炉灶,做新项目。

  魔漫相机联合创始人黄光明说,魔漫在2014年得到阿里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后,立足于产品本身,从最初的单色漫画到后来的铅笔淡彩漫画,到现在推出了水墨风格的漫画,通过内置广告、会员服务等手段,目前已经实现了一定的营收。按计划,魔漫相机定制产品如打印在宣纸上并可进行装裱处理的水墨风格肖像画产品很快将上市,“我们可以有软广、硬广、会员、装备、分发、定制六种盈利模式”。

  正当红的足记选择了跟魔漫相机同样的道路:坚守。宇文卿向记者透露,足记并不是一款阳春白雪的产品,肯定会追求商业化。

  宇文卿透露,与电影和明星合作是足记的方向之一,开放API(应用程序接口)与地图、旅游等其他应用合作也是一个途径。“4月清明档的电影很多,我们不排除跟经纪公司、电影发行方联合宣传电影。”根据足记的构想,即使现在通过电影合作可以实现创收,但开始还是以优化产品为主,先不谈收入。她透露,足记今后想做线上社区,主打图片社交甚至微电影社区,线下通过看电影、明星见面会等增强用户黏性。但这需要大手笔砸钱,在微信、微博一统社交江湖的情况下如何分羹也是投资人需要考虑的问题,由于做社交短期看不到效益,所以不少有意参与A轮融资的投资人还在犹豫。

  脸萌神经猫易辙

  脸萌在2014年3月用“90后”概念征服了IDG并得到天使投资,爆红之后,又得到了千万元级融资,员工人数也从9个增加到18个。脸萌的沉寂并没有让郭列低落,他向记者透露,今年五六月份马上要上线一款社交产品,完全与脸萌无关,产品针对年轻用户,这是一个没有老板、父母的微信朋友圈社交产品,让用户更能进行真实表达。“我们想做自己更喜欢的更好玩的新产品,至于脸萌,两年内不考虑商业化。”郭列说,目前融到的钱够脸萌团队烧一年半到两年。

  据了解,“围住神经猫”游戏的出现是为了推一个公众号而设计出来聚拢用户的,开发仅用了两天。“这款游戏是我们团队在微信上HTML5的第三款产品,前两款也都达到了每日数百万的PV(页面浏览量),通过此前的数据我们才确认微信中H5游戏互动形式大有可为,进而开发了‘围住神经猫’。”秦川告诉记者,泥巴怪网站属于江苏矽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并没有独立融资计划,泥巴怪原来做儿童领域的游戏、教育等在线互动产品,‘围住神经猫’火了以后,在页游、手游、APP等研发小组基础上又增加了H5研发小组。秦川表示,基于H5可以预期的盈利模式包括:面向品牌客户的定制,结合线下商业行为的交互打通O2O(线上线下),以及H5中重度付费游戏(玩家认知程度高、付费能力强、用户群体固定忠实度高)。

  现象级应用路在何方

  3W咖啡创始人夏强指出,要破解“火一把就沉寂”的魔咒,如何让用户对产品保持新鲜感、持续提升用户数和黏度、避免被山寨品逆袭都是必须解决的难题。

  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

  从开心网偷菜游戏的无人问津,到“你画我猜”游戏被外国游戏巨头收购后人气暴跌最终团队解散,刘兴亮见过太多应用和社交游戏的大起大落。他认为,在中国,如果一个产品的黏性和使用频次不高,没有连接线下打通O2O,很容易遭遇用户流失和被抄袭的情况。

  “一夜爆红的隐患是也容易一夜爆黑。”刘兴亮表示,本来可用来彰显个性的产品,在人人都用了以后反而没有个性,功能简单,满足的是娱乐需求而不是刚需,也使得用户黏度太低。薛胜文也持相同观点,这些应用确实在创新上夺人眼球,但是技术性不强,用户黏度不大,步骤简单、病毒式营销是其关注度大起大落的根源所在。

  郭列承认,脸萌确实有用户黏性不够强的问题,毕竟用户换头像的频次很低,脸萌产品最新一次应用更新是在去年10月份。他对记者表示,脸萌最近将会有更新,但功能变化不会太多,“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实现了它的历史价值就是有意义的,脸萌让用户多了一个选择”。

  宇文卿因为市面上已有竞争对手的抄袭而烦恼,“我们向律师和业内人士都咨询过,但是面对抄袭没有办法。”足记已经向专利局申请了专利,但被告知申请专利过程需要等半年到两年,这个速度在互联网行业看来实在是太慢了。一夜爆红的经历让她感慨良多。在她看来,找到好的点子是爆红的基础,不过,大部分创业者看准了大方向,但蜂拥而上没有发掘出自身产品的特性。

  秦川也对“围住神经猫”进行反思时称,“当时这个产品的立意不高,只是为了拉微信粉丝,所以后续的运营措施并不足够到位。”

  “要做竞争对手和互联网巨头做不了的东西。”刘兴亮说,纯线上的轻应用或平台被灭掉很容易,要想活下来,就得做脏活累活,聚焦巨头看不上的垂直领域和本地市场,形成竞争对手进入的壁垒。对轻应用产品的创业者来说,被收购或站队也是一个好的选择,即使没有做重(增强用户黏性甚至延伸到线下)也可以得到巨头的资源和保护,比如账号体系、推广渠道、资金输血等。

  以产品为核心不断进行创新

  “走红后的选择很多,要看应用本身的情况而定。”夏强说,如果应用偏向于工具性质,可以继续往工具方向发展,并拓展盈利方式,扩大用户量,以寻求新的转型机会。如果是简单类功能应用,且用户数足够大,可以考虑往游戏、社交或电商方向转型,以提升用户变现能力。如果拿到投资,则可以在维持现有应用功能的基础上,寻求新的项目,以获得新的机会。小团队的爆红之作,被巨头收购或者并购不失为不错的选择。“至于商业化的模式则多种多样,广告、品牌植入、虚拟商品、个性化礼品和周边等,甚至转型都可能是盈利方式。”夏强说。

  易观智库分析师庞亿明也认为,产品的用户规模和用户认可度是产品或团队后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建议应用先以产品为核心,有稳定用户后再不断创新,逐渐尝试广告、用户付费或其他业务模式的开发(如平台化、做游戏、做电商、生活服务等)。她认为,去年11月上市的陌陌在这条路上目前看还比较成功。

  京华时报记者廖丰

  京华时报制图何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