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蘑菇街、美丽说生死转型后开讲新故事 蘑菇街称无意抢跑导购电商第一股

  • 发布时间:2015-03-09 07:2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蘑菇街人士透露,今年将主要在金融层面发力,希望通过金融手段释放年轻客户群体的消费潜力

  编者按:每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都是各路商家争相向女性“讨好”的大日子,女性对于拉动消费的重要意义,早已人所共知。甚至早在2007年,教育部就把“她经济”列为汉语新词。那么,面对女性市场这一巨大的蛋糕,那些还在路上的垂直电商们,目前过得如何呢?

  ■本报记者 谢 岚

  随着“三八妇女节”的到来,“她经济”再度成为电商领域的热门话题。虽然几乎全国的“败家娘们”都是马云的粉丝,不过,如果你是一个热爱时尚的年轻都市白领女性或在校大学生,可能手机里还会多装一款APP:美丽说或蘑菇街,当然也可能兼而有之。

  同样是依附在淘宝这棵“大树”上起家的知名导购平台,又同样在2013年因淘宝的封杀转型做起了女性垂直电商平台,一年前,市场对美丽说和蘑菇街的前途命运还多有担忧,但目前来看,两家都活了下来且还活得不错。2014年,美丽说的商品成交额为56亿元,蘑菇街的成交额接近36亿元。。

  值得一提是,虽然曾是导购平台里的“一时瑜亮”,转型后也都聚焦于女性时尚领域,但如今的美丽说和蘑菇街都认为自己想讲的“故事”与对方并不同,并为此已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布局。

  蘑菇街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蘑菇街今年将主要在金融层面发力,希望通过金融手段释放年轻的客户群体的消费力。3月8日,蘑菇街已正式上线其与平安银行合作推出的蘑菇街理财,玩法类似余额宝。

  “难兄弟”绝地重生首仗告胜

  对于一年多前的那次转型决定,美丽说和蘑菇街都坦承形势所迫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彼时,淘宝的一纸封杀令,让这两家原本以靠替淘宝、天猫引流,赚取佣金为生的导购网站不得不踏上“生死时速”般的求生路。

  “那段时间我觉得真的很艰难。”美丽说创始人徐易容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几乎在同一时间,“难兄弟”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也主动押上了所有的筹码,“赌”自己能够在女性垂直电商领域找到生路。

  而从目前来看,美丽说和蘑菇街的这场绝地重生之战至少赢得了初步的胜利。

  “现在来看它们算做下来了,没有在大电商的冲击下消失,并且利用之前积累的优势,慢慢地向移动端发展。”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莫岱青日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转型后开讲不同“故事”

  当前的电商市场已是一片红海,即便是在专注女性的垂直电商领域,也有了聚美、唯品会这些大佬,因此,在转型电商“活下来”之后,如何找到差异化的卖点,在行业竞争中确立自己的优势,是美丽说和蘑菇街当前面临的急迫问题。

  另一方面,相似的历史发展轨迹,让美丽说和蘑菇街在外界的眼中总是“焦不离孟”。

  特别是转型后同做女性垂直电商,有着高度重合的目标客户群,两家似乎又挤在了同一条船上。对于美丽说和蘑菇街来说,这显然不是双方希望看到的,而两家也一直以各种方式向消费者、商家和投资者强调,自己的“故事”与对方不同。

  “有很多人存在误解,以为美丽说就是一个小淘宝,那只是一个广泛结构上的认知。看似美丽说和淘宝一样,都是可供卖家开店的平台,但其实存在很大差别。美丽说的定位是‘品类杀手’,要抓准时尚女装这一细分类目做交易平台,并且是power时尚爱好者的时尚发现平台。”美丽说相关负责人称。

  另一件有意思的事是,2014年年底,美丽说正式宣布推出自有品牌“MUA”和“首尔站”,将目标定为“中国版ZARA”。 这一动作也被业内人士视作美丽说为进一步淡化淘宝的影子,树立自己品牌形象,讲一个更吸引人的“故事”所做的尝试。不过,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美丽说方面却表示,美丽说没有推自有品牌,“MUA和首尔站是满足女性用户相应需求而建立的频道”。

  不管是自有品牌还是频道,本报记者3月8日下午登录美丽说,发现MUA官方旗舰店目前共上架了88件商品,单个商品的最高销量为97件;首尔站女装则上架了81件商品,单个商品的最高销量为74件,比平台的其它热门店铺差了不少。

  再看蘑菇街。“我们的方向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美丽说)可能更多的是向产业链纵深,推自有品牌,做供应链的整合,建板房,找合作的工厂。但我们不会去做这个事情,不会往生产端走,这不是我们擅长的。”蘑菇街人士向本报记者强调。

  现在打开7.0版本的蘑菇街APP,第一屏像新浪微博,第二屏像淘宝,第三屏像微信,第四屏甚至像instagram。这个“混血产品”也正是蘑菇街当下想告诉外界的“故事”:Social shopping,社交和电商的结合体。

  “跟以前的版本相比,现在我们的APP变得更有趣,大家上来的目的可能不是今天要买个什么东西,而是为了Social,看看我喜欢的达人又发布了什么。”蘑菇街人士笑言:“氛围对一个社交网站非常重要,同样的信息放到微博上,会被人喷‘销售狗’、‘想钱想疯了’,但放我们这儿就是求链接,鞋子好看求链接,包包好看求链接,有的直接就带了链接。整个氛围是完全不一样的。”

  该人士表示,为吸引更多人上蘑菇街“玩”,激发他们的消费欲望和消费力,蘑菇街今年主要会做两件事,一是打造个人品牌和个人买手品牌,把“我的买手街”做透;二是在互联网金融上做更多的尝试。”

  不过,在采访中,该人士也多次强调,对于蘑菇街来说,转型才是常态,Social shopping并不一定是蘑菇街最后定型做的事情。“如果过两年用户的习惯变了,我们还是会微调,大的调整也可能会,我们从来不惧谈改变,这是一种进化。”

  蘑菇街:无意上市?

  对于美丽说和蘑菇街来说,当下还有一个问题会时不时被问到:什么时候上市?抢做导购电商第一股吗?

  此前,美丽说和蘑菇街已获得多轮融资。去年6月份,蘑菇街宣布完成超过2亿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厚朴投资、挚信资本等。而美丽说在2013年年底完成由腾讯领投的D轮融资后,有传闻称其在2014年8月份又完成了E轮融资。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资金的到位及战略转型的完成,美丽说和蘑菇街有望很快启动海外上市。

  美丽说似乎也确实有不少备战IPO的迹象。据媒体报道,美丽说日前已邀请魏萍出任公司CFO,或为IPO做准备。魏萍此前曾任正保远程教育首席财务官并带领公司在纽交所上市,此外,魏萍也曾参与新东方的赴美上市工作。不过,本报记者在向美丽说方面求证此事时,对方表示目前无可奉告。

  蘑菇街方面则表示,目前其并不急于上市,同时也无意做所谓的导购电商第一股。“我们至少2015年不会有上市的计划。蘑菇街本身成长速度在这,上市并不是唯一的融资途径。而且不上市的另一个理由是,我们今年年初才提出social shopping这个模式,投资人会问,你这个事情还没做起来,我为什么要相信?”

  不过,对于这种“淡定”,也有分析人士不置可否。“对于电商企业来说,上市肯定是个目标,是迟早的事情。”莫岱青道,在她看来,虽然细节上有所不同,但整体上而言,美丽说和蘑菇街的模式大体上还是差不多,“都是针对女性时尚领域,目标客户领域也差不多,谁先上市,谁的机会就有可能更多一些。”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