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31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新格局下各有哪些“拿手好戏”

  • 发布时间:2015-03-06 15:32:3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张钰芸

  人物简介

  孙立坚,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任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中央大学中国金融讲座教授等职务。

  其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金融,实证金融理论,金融市场的微观结构,比较金融体系,开放宏观经济学。在《经济研究》《经济学(季刊)》《金融研究》《世界经济》《管理世界》《财贸经济》《国际金融研究》和《日本学刊》等权威和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大量学术论文。

  个人观点

  孙立坚指出,上海自贸区内的企业仍需要改变思路,避免按照保税区的特点来看待自贸区。“自贸区成立后,很多企业期待政策红利、国家补贴,结果却什么都没有拿到。我之前就谈过,自贸区和保税区完全不同,现在企业必须靠本事挣钱,而非依靠价格战获得市场,再把出口退税当做利润。依靠政府补贴来维持经营的传统行业不应该存在于上海自贸区。”

  一身风尘仆仆的大衣,略带凌乱的发型,说话时不断变化的手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立坚,看起来不像是经济学家,反而带点艺术家的范儿。3月3日,寒假后的首个工作日,刚刚从东京回来的他,在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的办公室接受记者专访,畅谈自贸区扩容后的新格局。

  对于上海自贸区来说,2015年是突破了铁丝网的发展之年,却也面临着后有“追兵”的竞争格局。扩容后的上海自贸区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又需要解决哪些问题?如何为上海“四个中心”和科创中心的建设提供助力?在自贸区红利中,又有哪些是能够为老百姓带来的福利?

  谈观点:自贸区不是招商引资

  去年年底,国务院同意在广东、天津、福建特定区域再设三个自由贸易园区,再加上扩容后的上海自贸区,我国从南到北四大自贸区的改革开放新格局即将形成。

  今年年初,孙立坚几次受邀前往福建和广东,介绍上海自贸区的建设经验。“自贸区不是政策洼地,也不是招商引资。”这一句话他在两地强调多次。

  “过去我们搞引进来,引入国外的企业和资本,现在我们要走出去,让中国企业在海外活下去。”孙立坚说,中国已经是“世界工厂”,如今我们面对的是全球市场消费能力的萎缩,和中国工厂不断增长的产能。甚至可以说,无论我们身处什么产业,都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

  “上海自贸区和保税区的差异在于,保税区希望引进外资企业,把我们潜在的生产能力挖掘出来,这叫做招商引资。而随着中国出现产能过剩,上海自贸区在尝试一条走出去的道路。”他强调,并非不需要“引进来”,但引入的必须是能够改善中国产业模式,具有创新动力的优秀企业,而不再是利用中国的劳动力价格洼地,再去扩大差能,“中国自己的产能都无处落地”。

  同样的,上海自贸区也不是政策洼地。孙立坚认为,政府职能转变是自贸区最令人引以为豪的改革成果,诸如联合办公机制的创新,先照后证的做法,企业实缴制的做法,都大大缩短了企业在自贸区的商业运营成本。

  说挑战:负面清单还需有细则

  上海自贸区作为改革的“先行者”已经领跑了一年多,孙立坚并不避讳过程中的不足和挑战。他提出,要完成中央布置的三年任务,上海自贸区必须面对并解决下述挑战。

  “2014版的负面清单为139条,已经比2013年减少了51条,我相信2015版的负面清单会进一步缩减。但是在此前的执行过程中,我们听到了企业的抱怨。”孙立坚说,政府部门在执行开放战略,执行负面清单时,仍有很多地方需要突破,特别是在可操作的细节上。“现在负面清单放开的范围很大,却没有可操作的细则,企业不知道具体怎么做。”

  而在“一线放开、二线管住”上,孙立坚也认为,“二线管住”考验政府监管能力,这一点有待提高。“举个例子,个别外贸公司存在集装箱通关时空箱骗汇、骗退税的情况,监管部门就采取一个个集装箱打开查验的方式进行监管,大大降低了通关效率和便利性。面对风险,有没有更好的监管办法?”他提出,这是因为监管部门还停留在监管=审核的思维上,而监管方法的创新也应该得到鼓励。“二线监管能力有多高,一线就能放多开,鼓励监管方式的创新,以及容许发生错误,才能探索出高效监管。”

  孙立坚提出,政府在监管的同时,也应该加大惩罚力度,只有断绝违规企业的商业机会,才能把更多资源释放给好的企业。“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十分重要,不仅仅是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大企业,民营资本和中小企业也应该获得同等待遇,享受最新的政策和改革。”

  话看点:扩展区承载更多功能

  今年3月,陆家嘴、金桥、张江三大板块将加入上海自贸区的大家庭中。孙立坚认为,原有的28.78平方公里和三大扩展区应依靠各自特点,协同发展,各有分工,其中陆家嘴利用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背景,主打“大金融平台”;金桥可做小微企业的孵化基地;张江则集聚有竞争力的科技产业。

  “上海自贸区的第一个看点,就是金融改革,以人民币离岸业务为核心的大金融平台,只有上海可以做。”过去一年多以来,上海自贸区金改不断推进,从自由贸易账户的设立,到全面放开本、外币境外融资,金融改革已经走到了3.0版本,而上海还需要继续走下去。

  尽管广东、天津、福建也将设立自贸区,其中深圳前海不断探索金融开放,但孙立坚认为,人民币离岸业务仍将是、也必须是上海自贸区的“拿手好戏”。如果我们不在上海自贸区做人民币离岸业务的洼地,那么和世界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相比,上海就会形成高地,国际投资者可能转向到香港、伦敦、纽约。”因此孙立坚建议,上海的离岸金融业务不能简单复制到全国,离岸业务不和国内比,而要对接国际标准,“给人民币离岸业务应有的发展空间”。

  而对于金桥和张江来说,其发展离不开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孙立坚提出,大企业在创新上有优势,但创新动力一定来自于中小企业。如何让金桥成为中小企业的创新孵化地,关键在于提供与之相匹配的小金融环境。“陆家嘴的大金融无法服务中小企业的创新,上海应立刻建立小金融环境,让民营资本快速进来,为中小企业的创新提供服务。”

  “去年我到过美国硅谷,大批中小企业集中在那里,尽管创新成功率只有10%左右,但如果不创新,连10%也没有,所以创新一定要有大量的企业进来。”所以孙立坚说,要把金桥打造成第二个硅谷,就必须培养一批天使基金的团队,成立一批中小银行,给予其混业经营的待遇,使得这些小金融能够服务于中小企业的创新。而金桥孵化出来的10%的成功企业,则可以落户张江。孙立坚说:“上海自贸区的四块版图已经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功能定位,关键在于协同发展。”

  聊未来:全国自贸区拼图已形成

  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才能推动长期发展的重要节点,而自贸区试验又旨在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因此从上海自贸区的“一枝独秀”,到第二批自贸区落户广东、天津、福建三地,可谓水到渠成。

  上海自贸区是唯一的综合性自贸区,对接国际最高标准;广东自贸区的功能主要是加强粤港澳合作,带动珠三角地区发展,在高端服务方面有较多投资机会;天津自贸区的功能主要是面对东北亚市场,航运、金融租赁有较强优势;福建则主要发展台海贸易,在与我国台湾企业开展深入交流、合作方面有优势。

  孙立坚表示,国务院加快在全国复制推广自贸区一年来的实践经验,并新增三个自贸区的关键在于进一步深化开放倒逼改革战略。上海自贸区版图扩容和天津、福建、广东自贸区的新设旨在进一步突出区域特色,而不是认可同质化竞争。

  而在国家战略之外,孙立坚还特别提到了自贸区也应该给百姓生活带来红利,消费和投资是其中最重要的两方面。“老百姓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战略中,在发展离岸金融的过程中能够获得什么好处?我认为都是有的。”他表示,各国消费品都能通过自贸区这个开放平台来到中国,而随着中国企业成功站上国际舞台,进口商品代理商也会越来越多,不需要我们的老百姓一个春节就在日本消费掉50亿人民币。

  此外,国外做过统计,跨国公司在国外站住脚后,对国内经济和商业机会的增长都是正能量。而人民币的开放一定是跟着中国的实体经济走的,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据一席之地,对冲风险就会大大降低,老百姓也能在消费之外对外投资,购买外国理财产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