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关于新艺术及其“新京派”的思考

  • 发布时间:2015-02-27 00:32:54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高等水墨研究中心、四川美院国画系、四川美院视觉文化研究中心共同主办,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提供学术支持的《首届中国新艺术与艺术产业文化高峰论坛》,日前在“2015重庆艺术季”开幕当天举行。来自全国的艺术家、专家学者、美术馆长、艺术基金相关人士齐聚重庆,就中国新艺术与艺术产业文化的未来、“新京派”的发展方向等话题,进行理论研讨和学术交流。

  与会者试图从艺术、文化、历史、民俗、旅游等角度梳理出一条中国特色的文化艺术产业发展路径,彼此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展开激烈的观点碰撞和思想交锋。

  无法逃避市场

  论坛由两江学者、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张强主持。

  张强在开局发言中,就中国当下艺术与文化产业以及艺术市场之间的关系,与到会专家、学者分享了自己的观察与学术思考。他认为现时期每个艺术家都希望自己的艺术品能够有更高、更广泛地影响力,这个影响力从何体现?收藏是很好的体现方式,“别人拿钱买你的画,我称之为是最本质的喜欢,可以用钱来表达”。

  谈到自己在山东建立个人美术馆的动因,张强说主要是希望老朋友都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能够成为一个窗口,实现艺术学术建构与资本市场对等交易的可能性。张强认为:“艺术家今天面临的问题确实和以往不一样,和西方不一样,我也在思考这来自于什么?中国的文艺产品也包括社会资本运作的主题,以前的市场化被引进,中国的文人总是认为有点儿虚伪。现在我们讨论市场和艺术的关系、和产业的关系和每个人都有关系,无法逃避。而且中国的新艺术要往前发展,肯定以经济作为有力地支撑来建构中国文化艺术复兴之梦。”张强的发言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共鸣。

  新艺术文化产业的基石

  新京派艺术研究院院长,新京派掌门人黄岩在论坛上作主题发言时说,中国的新艺术和中国的当代文化艺术产业,是上下文关系,大家谈艺术史,谈传统的文人艺术和西方的工业艺术、产业艺术以及建立在工业系统里的城市系统艺术都是上下文的关系。

  黄岩还例举了大量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的艺术案例、艺术和商品的关系、艺术和经济发展史的关系,分析了艺术的演变,并结合自己的艺术实践案例,强调了中西艺术史结合的上下文关系,并指出了文人艺术的普示价值在今天重构中国新艺术及打造中国新艺术产业集群的现实意义。

  种植新艺术新文化

  上海创意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上海秦怡电影艺术馆馆长佟瑞敏是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具有实践经验的拓荒者与领头羊之一,他在主题发言中强调艺术家要依附自己的土地文化,指示文化本身的学术前沿性,强调在传统的金木水火土的哲学层面激发艺术新的创造力。

  佟瑞敏还就如何看待艺术作品和文化产品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提醒艺术家关注文化产品链,保持尊严,“在土地里播种文化”。

  佟瑞敏从新京派的诞生谈到自己的上海崇明海岛田原艺术基地,认为艺术家就是要和广袤土地及农林对话,而不是和十里洋场去对话,要扎根到土地上才有自己说话的土壤和民族的魂。

  大众收藏是基础

  宋庄美术馆馆长方蕾,在论坛发言中表示,过去很长时间自己一直很排斥文化产业,感觉如果没有建立大众的收藏基础,谈产业就没有什么意义。

  她指出:“中国当代艺术史目前有30年,宋庄有20年,宋庄美术馆有10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为艺术家创造了很多条件,努力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但我发现没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能够真正、非常热情、很单纯地支持艺术的发展,这样问题就来了,今天的艺术怎么发展?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发展?”

  为此,方蕾严肃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艺术家应该谈艺术家的事情,商业谈商业的事情,美术馆运营谈美术馆运营的事情;美术馆要强调如何让更多的受众、观众接受到艺术的熏陶和浸染,让整个社会氛围变得越来越有文化,从这个过程中才产生出对艺术的热爱、对艺术的收藏,从而形成所谓的艺术市场,并构建一个良性的有秩序的中国新艺术文化产业链!”

  新艺术的两条线路

  著名艺术家、艺术品收藏家米可,就艺术史、当下新艺术面临的商业问题等作主题发言。

  米可认为,要从自身文化里找到世界的标识符号,和世界对接;但是今天这种对接已经不生效,因为必须要有世界化的眼光,而且对自身的民族要有深刻地了解和认识。

  他说:“未来的当代艺术以及新艺术的发展方向,一定是和当代文化有关,包括两条线路:一条是回到古代,从历史上、古代寻根;另一条是世界性眼光,走世界化道路,只有这样才能超越纸上谈兵的新艺术辩论。”

  独立人格与雅俗共赏

  西南大学教授、城市美学研究中心主任邱正伦,就艺术与产业、与经济的关系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说,既然谈“新艺术”,就应该有独立的思考,不要简单地把艺术停留在某个人的技法怎么样、技术怎么样、艺术作品价格怎么样的层面,“今天最大的问题,是有的艺术家不是艺术家,变成了非常焦虑、非常累的商人,这样,迟早都会远离艺术的真理”。

  原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主任、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雷从云,希望艺术家注重传统,注重与大众之间的关系。他说,自己经常去参观一些艺术展览、书法展览,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了,比如写字,为什么感觉不像写字,而是画字?同样,现在有的绘画艺术,也让人看不懂,不知道作者自己能不能看懂自己的作品?为此雷从云呼吁:“艺术创作不能脱离群众,群众看不懂的东西,不喜闻乐见的东西,肯定是没有吸引力的东西。”但他同时也指出,新艺术要与时代保持一定的距离。

  新京派要做榜样

  旺忘望是新京派艺术家群的代表艺术家,他作的主题发言着重介绍了自己从设计创意转变到纯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他指出,中国30年的经济发展有些急功近利,而在西方,有其内在的逻辑、宗教、文化、哲学的发生、发展和推进的演变过程,影响了艺术和艺术行为,我们直接拿过来了,很急功近利。

  关于新京派,旺忘望说:“刚开始是比较功利的心态,就想成功,不想被吞噬掉。现在也进入了商业式的基本运作模式,有概念,希望放大影响。”但是他坦言:“我虽然是其中的一员,还是有点感觉精神上不爽,活动很热闹,很愉快,精神上却感到很孤独。”

  他希望新京派的艺术家们清醒地认识到存在的问题,能够走出很健康的路子,为中国的流派做出好的榜样。

  流变的新京派艺术

  江苏版画院副院长王轶琼是中国新媒体艺术的拓荒者之一,新京派艺术家群的代表艺术家。他在论坛中作主题发言,就艺术与艺术家的认识以及立体主义和平面主义的绘画问题,作了深入阐述。

  他说,中国的宣纸具有渗透性,使用的是植物和极其细腻的颜色,所有被染到上面吸到纸里面去,没有增加厚度,出现了山水、花鸟,但依然是平面。我们为中国的平面艺术感到骄傲,不是那些笔墨,而是宣纸给了我们今天的天地,这是最伟大的。

  王轶琼还通过现场演示PPT,呈现了新京派新艺术在2014年5月21日这天,在北京上上美术馆的流变过程以及此后每天进行的艺术状态,这些被称之为“流变的艺术”,有平面的、立体的、空间的、时间的,所有的现场都是艺术的现场。王轶琼解释说:“过去认为一个展览需要布展,布好了让大家看,现在我们呈现的这个空间,在布展的时候,就希望让所有的观众参与这个展览,参与作品,所以每一天都在变化,观众与我们同时进行,这就是新京派新艺术希望给中国艺术探索一种新的可能性。”

  明确艺术方向至关重要

  艺术家出生的刘浪,现在是艺术机构渝澳国际艺术中心董事长、渝澳国际艺术基金的发起人,论坛上就艺术与艺术产业之间的关系作了主题发言。

  刘浪认为,艺术与文化艺术产业这个话题很大很复杂,文化本身是人类生存语境当中慢慢形成的东西,一旦哪天和自己的内心不发生关系,这种文化一定是伪文化。

  为什么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在全球语境中没有很高的位置?刘浪认为,不能说中国缺乏好的艺术家,不能说中国艺术家没有想象力。“我们整个国家、民族这些年的变化,让我们的文化语境、文化生态确实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我们也很担忧,看到了很多不愿看到的东西,很焦虑,看到很多艺术家不愿去创作,为什么?”他说。

  刘浪分析说,当下的文化艺术市场生态并非尽如人意,乃至于导向上存在这样那样一些问题,让一些艺术家产生了创作的迷茫,作品得不到市场认同,也不清楚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以至于作品与现实产生脱节。

  刘浪表示,中国当代艺术面临的一些问题,包括艺术和文化的关系,产业路径等等,目标是什么?有什么策略?这些问题都很关键,如果想明白了,技术体系就自然而然解决了;如果方向不明确,技术体系在什么时候都不会生效。

  针对新艺术,刘浪认为多少有些理想化,不过他说:“只要有愿望,就能够达成,总有一天,我们就能够‘新’起来!”

  刘浪还介绍了这次“重庆艺术季”推出的文创产业实验区、九龙创意产业设计园等,指出:“其中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文化,没有文化就没有创新;没有创新,就不会成果落地。”

  刘浪说:“我们希望打造一个机制,包括文创基金、文创实验区,通过金融的、科技的、产业的、市场的力量,建立一个体系,发挥综合效应,推动文化产业发展。”

  催生中国新艺术的必然

  张强最后就论坛讨论进行了小结。他指出,本次论坛主要涉及以下四方面内容。

  一是艺术家个体与经济、社会之间的关系,形成了两个不同观点的对立。一方面从艺术家的立场来讲对理想要求是修好内功,练好心灵,这是美好的境界;但当代艺术史也出现过商人性质艺术家,艺术商业化,艺术从主体的心灵里面被彻底消灭。

  二是艺术史内部的人和外部的人对艺术现象、艺术史的看法。用审美或者画的好看与否来判断艺术的标准,是一个普遍的标准,但自从西方进入现代艺术阶段,有时候再讨论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一个伪命题。

  三是经济和艺术的关系。当代艺术必然面临社会的互动,经济价值会成为艺术表达的方式和诉求。

  四是中国和西方问题,中国给世界出了很多难题,但世界没有办法抛弃中国,所以西方必须面临中国不成熟的思想、不成熟的经济规律、不成熟的经济运作,西方人不得不俯下身去看中国的发展,包括中国的新艺术。

  新京派代表艺术家侯光飞、铁梅,艺术学者黄亮等,在随后的“首届中国新艺术与艺术产业文化高峰论坛”答谢晚宴上也作了相应的辩论和发言。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