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滴滴一姐柳青的“叛逆”人生

  • 发布时间:2015-02-12 00:29:55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柳青是柳传志的女儿,但她与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长大后又女承父业的商界“木兰”们不同,因为她今日的选择,意味着她和父亲将成为竞争对手,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可能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商场博弈,这在当今商界是绝无仅有的

  在所有“创二代”和“富二代”里,柳青是个特例。

  她放弃了国际投行高盛的优厚薪资,转而出任成立不过两年多的滴滴打车公司的首任总裁。“首任”意味着在她之前,滴滴公司还没有设立总裁一职。

  柳青是柳传志的女儿,但她与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长大后又女承父业的商界“木兰”们不同,因为她今日的选择,意味着她和父亲将成为竞争对手,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可能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商场博弈。这在当今商界是绝无仅有的。

  早在2010年,柳传志一手创办的联想控股就向神州租车注资12亿元,持股超过51%。神州租车上市后,联想控股仍然是最大股东。1月28日,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租车公司的神州租车宣布,将在全国60个大城市同步推出“神州专车”服务,正式进军互联网专车市场。

  看来,于2012年9月成立的滴滴打车公司,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一个背靠大树的商界巨头,手里要是没有点儿“绝活”,还是很难“拼”得过的。

  也许,在外人眼里,父女二人之间的这种锋芒相向过于残酷,抑或带有某种“叛逆”色彩,但在他们眼里,其实早已是一种“默契”。

  曾经是个“灰姑娘”

  1978年出生的柳青,早在读大学期间,就曾被父亲逼入“墙角”,不止一回充当了“灰姑娘”。

  1996年,柳青考取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当时的联想公司规模逐渐扩大,哥哥柳林早就说过不愿接父亲的班,柳青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父亲接班人的不二人选。但柳传志没有告诉女儿,他心中早就对公司接班人的位置有了安排。柳传志在公司做大之初,就在公司高层宣布:公司高层的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哪怕是实习也不行。就算是有的高层的子女专业对口,人也非常优秀,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进公司上班也必须得到3个以上高层的认可,并且终生不得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背景。

  柳青上大二时,才得知父亲的这个规定。当时,很多同学利用寒暑假在外实习,柳青也向父亲提过到公司实习。柳传志当场回绝女儿,还把那条规定告诉她。柳青当场就傻了眼。柳青对父亲的决定非常不理解,生气地问:“爸爸,难道你想把亲手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

  柳传志皱着眉头说:“什么叫我打下的江山?这是我和公司员工的共同心血,不是我的家族企业。要让公司发展壮大,就必须选一个有能力、有实力的人来接管公司。”

  被斩断去父亲公司实习的念头后,柳青心中憋着一口气,决定用实力向父亲证明自己的优秀。那段时间,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大三上学期,柳青获得康柏公司的奖学金,还获得到这家公司市场部实习的机会。当时,康柏公司是联想公司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2000年夏天,柳青大学毕业,如愿考上哈佛大学研究生。在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晚上,柳青志得意满地对柳传志说:“爸爸,等我研究生毕业,就回来帮你。”

  柳传志却一脸严肃地说:“女儿,你不要总想着要来公司工作,我现在郑重告诉你,我不会让你接我的班,不会让你来掌管联想。”

  也许,身为父亲的柳传志,当初用心良苦,就是为了把女儿培养成自己的竞争对手?如今,他总算如愿了?

  脱离父业鱼儿得水

  柳传志当初的抉择是明智的,因为他早就明白,他当初下海创业时的市场环境,和30年后一定是完全不一样的。上世纪80年代,柳传志下海时国内计算机产业刚刚起步,互联网压根儿还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30年后的今天,不仅互联网铺天盖地,而且以此为平台,打造出更多的新兴产业,比如电商、互联网金融以及物联网等等,令人目不暇接。如果培养女儿承继父业,在让女儿坐享现成的同时,既局限了女儿的眼界,也束缚了女儿的手脚。

  而柳青也的确没有让父亲失望,她在做了12年的投行高管,并已成为3个孩子的妈妈之后,毅然于2014年8月空降滴滴公司任首席运营官(COO),并于半年内帮助公司完成了非上市公司最大一笔7亿美元的融资。

  而她所选择的执业方向,也被证明是具有巨大潜力的。2014年9月,滴滴打车迎来上线两周年之际,这种利用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发展起来的打车方式,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已经融入广大城市居民的生活,并实现了提升传统出租车20%以上运力,更重要的是,破解了困扰北京市民许多年的打车难题。一组来自滴滴公司的数字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打车软件问世之前,北京人经常在上下班高峰或雨雪天气遭遇“打车难”,同时,出租车运转效率低下,无法满足市民出行需求。而根据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在2014年发布的《打车软件经济与社会影响调研报告》数据显示,在安装了滴滴打车软件后,90.3%的司机认为降低了空驶率,其中41.2%的司机认为每月空驶率下降10%-30%,3.9%的司机认为每月空驶率下降30%以上。

  同时,由于受到滴滴等打车软件的补贴政策激励,让更多的有车族、工薪族等人群也加入了打车群体中。调查显示,在使用滴滴打车后,77.8%的司机认为每月行车里程有增加。其中,59.3%的司机认为每月行车里程增加10%以下,34.8%的司机认为每月行车里程增加10%-30%,6%的司机认为每月行车里程增加30%以上。

  运力提升对于乘客来讲,好处十分明显。数据显示,乘客使用滴滴打车后,94%的乘客打车等候时间在10分钟内,等候时间在10分钟以上的乘客比重下降了29.9%。对于经常需要打车、重视时间的商务类用户来说,打车软件的好处就体现得更为充分。

  据统计,在一线城市中,乘客使用打车软件的下单成功率为83.7%;二三线城市虽然稍低一些,但是也在70%以上。以滴滴打车为例,截至2014年9月,滴滴打车已经覆盖近300座城市,乘客下载注册总数超过1亿,每天有300万人使用滴滴打车,日成交订单超过500万单,平均成功率达到82%,在主要一线城市达90%以上。

  对于柳青而言,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既然已经掌握了制胜的“法宝”,就不愁未来与父辈的博弈中没有胜出的机会,而她在国际投行高盛任职12年为她积累起来的丰富的人脉,相信所有这些都将助她在未来的事业打拼中如虎添翼。而对于柳传志而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几番“挤对”要传授给女儿的就是这样一对能够识珠的慧眼,帮助她发现商机,适应各种不同的商业环境,走到哪儿都能如鱼得水。

  为了鱼不漏网自己也做鱼

  也许有人会问,柳青离开声誉卓著的国际投行高盛,跑去跟的哥打交道,中间只相隔一个月,似乎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是她在高盛干得不好被开了?

  而事实情况是,2013年9月,还在高盛的她就已盯上了滴滴打车并找到创始人程维,希望投资这家公司。不过,当时的滴滴打车并不需要那笔投资,老股东愿意引入的股份也比较有限,最后她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2013年年底,滴滴打车拿到了中信产业基金、腾讯等机构共计1亿美元的C轮投资。

  “作为投资人的一个重要责任就是不能有漏网之鱼。”仍然不死心的柳青在2014年6月又带着团队来到滴滴,却发现他们仍然来晚了。此时的滴滴打车已经是当红辣子鸡,引来了更多投资者地追捧。有点儿沮丧的她半开玩笑地对小她5岁的程维来了句:“既然你不让我投,我就给你打工吧!”

  没想到程维还当真了,过了两天就约她正式谈加盟的事情。两人连着谈了3天之后,柳青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于是就有了“滴滴公司总裁”柳青。在一般人眼里,这是典型的“大材小用”,是“明珠投暗”,但在柳青眼里,恰恰相反,滴滴公司才是真正的“潜力股”,她的眼光看得很远……

  柳青认为,商场搏击,有人搏的是短线,而真正有眼光的人应当博长线。哈佛研究生毕业的她,对毕业于耶鲁的一位前辈不无研究,也谙熟阿里巴巴的创业经历。

  柳青了解到,在阿里巴巴的创业阶段,有一位名叫蔡崇信的台湾人曾经拜访马云,后来的实践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眼光的人,他的到来为阿里巴巴带来了巨大的价值潜力。柳青决心效仿之。

  蔡崇信持有耶鲁大学经济学士及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曾在瑞典Wallenberg家族主要投资公司Investor AB任副总裁,负责亚洲区投资业务;之前还担任纽约专门从事收购投资的Rosecliff Inc.公司副总裁。他拥有纽约州从业律师资格,并曾在纽约Sullivan&Cromwell事务所专职税法业务3年。

  1999年蔡崇信在一家德国投资公司任职,年薪是70万美元。但他被马云的思想所折服,他甚至带着怀孕的太太专程到杭州拜访马云,要求投奔阿里巴巴,而且声明可以不拿工资。当时据说他们在西湖的游船上做这番谈话时,马云惊讶得差点儿一头载到西湖里:这么一个高素质的人,居然愿意为他免费打工。马云想了一下坦率地对蔡崇信讲,自己手下的那些员工,每个月拿500块钱生活费,能不能给蔡600美元年薪(算起来每个月连500元都不到),蔡崇信二话没说,第二天就上班。

  蔡崇信为阿里巴巴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就包括实现了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换股,拿到10亿美元融资。另外,他在前年买下了雅虎在阿里巴巴一半的股份,当然马云对他也不薄,给了他3.4%的股份,马云本人才拿到8.8%的股份。去年9月份,阿里巴巴在华尔街上市,3.4%的股份就变成了72亿美元的身价。

  在柳青眼里,从当初的600美元年薪,到如今的72亿美元身价,这就是眼光!她对这种眼光不仅是羡慕,更多的是学习和效仿。

  她已进入角色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这是规则。曾经有人问过柳青:“有人认为你在这里最多能够呆上半年的时间。万一他们不幸而言中了,你怎么办?”

  这是柳青必须直面的问题,不过投行出身的她,从来是不畏惧风险的,因为搞投资就必须学会驾驭风险,必须尽快进入角色。她时常以前辈的成功来激励自己: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当初也是从高盛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的职位上转过来的,阿里巴巴集团副董事长蔡崇信也是投行出身,既然有着几乎相同的执业经历,别人能做到的,她自信也能做到。

  由于在投行12年的磨砺,柳青身上已经很难找到“富二代”的优越,因为“在高盛,可没人知道也没人在乎你是柳传志的女儿”,而让人们更多看到的是自信和敏锐,她非常看好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在“衣食住行”当中,“行”的问题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得以很好解决的,这恰是滴滴打车等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机会所在。她是“互联网思维”的忠实粉丝,她认为任何一个互联网产品,先要获得用户的喜爱。有了很好的用户模式,未来就能够找到商业模式,最后找到收入模式。况且,打车软件已经让北京出租车的空驶率降低了20个百分点,这难道不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吗?

  如今的柳青,也在自己的iPhone上装着“滴滴打车”和其他不同的打车APP和专车APP,她自己也在经常体验不同的打车服务。她已能够熟练地打开不同的APP,然后通过地图比较两者在附近的出租车密度。

  她已经进入角色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