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钱颖一:中国教育首要任务在育人

  • 发布时间:2015-02-06 00:32:23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首届年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发表了名为《对中国教育问题的三个观察:“均值”与“方差”》的演讲,不但被传统媒体转载,更是在新媒体上到处流传。

  多年来,教育问题一直是中国社会的焦点问题,很早就引起了钱颖一的关注和思考。丰富的求学经历(清华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和执教经验(斯坦福大学、马里兰大学、伯克利加州大学、清华大学),让这位经济学家深入了解国内外教育的实际情况,中国教育的问题所在,并积极在一所学院探索教育改革的实践。

  “中国教育的首要任务,还不是如何培养杰出人才的问题,而是如何培养真正的‘人’的问题。教育必须树立‘育人’重于‘育才’的观念。说到底,培养真正的‘人’是为了实现人的现代化。”钱颖一说。

  担任院长8年多来,钱颖一没有带过一个研究生和博士生,也没有申请过一个研究课题,而是集中精力,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推进教育改革,履行一个院长的职责。

  “教育改革比经济改革更艰难。”钱颖一说,“但是我一直坚信,经济学家在推动教育改革上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一个简单的分析框架

  教育改革与经济改革哪个更难?钱颖一说:“显然,教育改革比经济改革更艰难。但是我一直坚信,经济学家在推动教育改革上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这是因为经济学家有两个优势:第一,经济学的分析思路对于理解教育问题非常有帮助。经济学会把复杂问题简化,然后在约束条件下寻找到共赢的改革路径,这是其他学科所没有的;第二,中国经济学家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中国经济改革中的很多行之有效的办法可以为教育改革提供借鉴。

  钱颖一认为,世间的问题都是复杂的。但是经济学对复杂的经济现象进行抽象,概括为两大类问题:一个是资源配置问题,就是让市场发挥作用,把资源配置给最有效率、最需要的人、企业和机构;另一个是激励问题,让每个人、企业和机构都有提高效率的积极性。

  教育关系到两个维度:“人”与“才”。可以用统计学的两个度量概念“均值”和“方差”来分别分析这两个维度中的问题,概括为四大特点。

  钱颖一说,中国教育在育“才”的维度,即培养知识和技能上的特点,是“高均值、低方差”。均值就是平均水平。中国大规模的基础知识和技能的传授很有成效,使得中国学生“均值”较高,包括小学、中学,甚至是大学,与同一年龄段、同一学习阶段的学生作跨国比较。这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优势,是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甚至是一些发达国家都望尘莫及的。这种教育优势对推动中国经济在低收入发展阶段的增长非常重要,因为它适合“模仿和改进”的经济发展方式,有利于流水线式的重复性工作,这在制造业非常明显,即使是服务业也一样。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学生在知识和技能上的“方差”太小。在统计学上,方差是衡量一个随机变量偏离平均数的累加程度。“方差”小就是两端的人少,拔尖创新人才少。杰出人才的出现是小概率事件。如果说天赋的分布在不同人种之间没有太大差别,那么出现杰出天赋的概率就应与人口数量正相关。中国有13亿多人口,和中国人口差不多但经济发展水平不如中国的印度,其杰出出众的人反而比中国多。

  和“均值”高比起来,“方差”小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如何?钱颖一说,这取决于经济发展阶段。一个国家在低收入阶段,经济发展主要靠模仿和改进,人才“方差”小无关大局,甚至还是长处,只要“均值”不低。但进入中等收入水平后,当需要以创新驱动发展时,“方差”小的后果就会变得严重,因为这影响创新,特别是阻碍颠覆性创新的产生。

  中国教育在育“才”维度上的这种“高均值、低方差”,既能解释中国过去30多年经济发展的成就,又能预示在未来经济发展“新常态”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方差太小,杰出人物太少,导致了创新不足,对未来中国经济以创新驱动发展非常不利。

  抛弃“短期功利主义”

  钱颖一指出,过去30多年,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通过改革和开放,经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经济迅速崛起的同时,经济增长似乎变成了唯一的价值和目标。即使当下讨论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创新驱动,也仍然是把经济发展作为目的。在这种思维中,人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力量,人才就成为加速经济发展的动力。“育才”也随之变成了教育的唯一目的。

  这种功利主义有进步意义。功利主义平衡成本收益,讲求实效,注重结果,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特别是在突破旧思想枷锁的时候,功利主义的正面作用很大。但是,功利主义也有局限:一是如果过于注重短期利益就会失去长远利益;二是结果并非一切,原则底线有独立价值。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钱颖一不否认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是功利主义。“但是我们目前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我称之为的‘短期功利主义’:极为短视,只看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

  在经济学里,人有双重作用:一方面,人是投入品,是工具,目的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另一方面,人还是消费者,所有的投资最终都是为了消费,所以人也是目的。

  如果把人看成是目的,那么除了消费,人还有其他价值:人的尊严、人的自由等,都很重要,这就超出了经济学的范畴。

  钱颖一断言,中国教育的任务,不仅要关注如何培养杰出人才,更要关注如何培养真正的“人”。教育必须树立“育人”重于“育才”的观念。说到底,培养真正的“人”是为了实现人的现代化。如果说“四个现代化”是器物层面的现代化,“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制度层面的现代化,那么“人的现代化”就应该是最高层面——价值层面的现代化。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