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为母亲煮碗生日面

  • 发布时间:2015-02-05 09:29:26  来源:福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吴青

  腊月初八,是我的生日。

  初七晚上,远在老家的母亲专门打来电话,提示我说,明天是你的生日,别忘了让媳妇明早下碗面、加两个鸡蛋,庆贺一下。最后,还满心欢喜地道了声:祝你生日快乐!

  如此提示,年年不误。在这寒冬之夜,母亲的祝福,热烘烘地温暖着我。想到年届85岁的老妈,对远在他乡的50多岁儿子的生日还惦记如初,切切在心,令我感慨不已,一时眼眶有些湿润。

  一碗面条、两个鸡蛋,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这样给我过生日的。六、七十年代,家里生活拮据,鸡蛋也是奢侈品,难得见到。平时攒下的鸡蛋,只能用于逢年过节的加菜,或是给家里年老体弱者的滋补。记得有一年我生日,家里正好缺蛋,母亲问过好几户邻居,才借来两个蛋。母亲煮的面是那时街市上才有的人工手切面,细长、劲道、有嚼头,待用沸水烫熟捞起,洒上猪油、红酒、香葱等调料,再放上两个水煮荷包蛋,可谓色香味俱全。面对这人间至味,我即刻狼吞虎咽般一扫而光,却意犹未尽,期盼明年生日快快到来。我想,那时母亲在一旁望着儿子如此快乐地享用生日大餐,心里一定是美滋滋的吧。

  到外地参加工作后,我对自己的生日并不在意,然而每到生日的前一天,总能接到母亲的电话,提示我过生日并予以祝福,几十年雷打不动。

  记得住儿女的生日,是父母最自然不过的事;然而,为人子女者,又有几人记得住父母的生日?

  我对父母的生日就无法这样念之切切。第一次知道父母的出生日,是在他们七十岁那年。由于父母出生在同一年,但月份不同,我们姐弟几个选择在那年的国庆节,为他们请来几桌亲朋,办了一场生日宴。即便如此,我仍没有记住他们具体的出生日期,更别说每年对他们的生日祝福了。

  前几年,父亲过世后,才惊觉自己的不孝:为人之子,仅仅在父亲70岁那年,对他道过一次生日祝福。现在天人相隔,却已无处话亲恩,愧疚之心无以言表。这真可谓“子欲孝而亲不在”的痛楚注脚啊!自此,我对母亲的生日才上了心,但更多的也只是电话祝福,母亲对此已很高兴。80岁那年,我们提出想要热闹庆贺一番,她总是说,你们在外都忙,别为这事奔波,有这份心就够了,并一再予以拒绝。

  记得前几年某网站做过“你知道自己母亲的生日吗”的投票,有近40%的网友选择了“不知道”。某地一高中入学面试出了一道题:“请说出你6位亲人的生日,包括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结果,200余名前来报考的初三学生,近九成答不出自己父母的生日,更别说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从中可以看出,目前家庭、学校在孝道、感恩等人文教育方面的缺失。

  是否记得父母的生日,并不能以此简单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孝心。但父母是为我们付出最多心血,做出最多牺牲的人,在他们生日的时候,献上子女的感恩和祝福,是我们最基本的为人之道。

  实际上,只要有心,记住父母生日这几个阿拉伯数字并不难。总不至于说,记这些数字比记数学公式更难吧?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母亲来年生日时,我能亲手为她烫一碗面,上面再放两个荷包蛋。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