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4日 星期一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整治结合恢复矿山生态 青田石疯狂传奇回归理性

  • 发布时间:2015-02-05 09:29: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胡丰盛  责任编辑:郭伟莹

  原标题:整治结合恢复矿山生态 青田石疯狂传奇回归理性

治理后的河沟 胡丰盛 摄

治理后的河沟

  近年来,“疯狂的石头”演绎的财富神话正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短短十几年时间,以青田石、寿山石、和田玉、翡翠为代表的玉石价格发生疯涨,一块小小的石头增加了几十上百倍的价值,甚至还能直接换一套一两百万的房子。与此同时一些地方也出现了矿石被私挖乱采、生态遭到破坏等现象。

  日前,中新网记者赶到浙江青田石的主产区——封门山,刚好看见这里的工作人员正对矿区进行巡查。他们说,矿区已经被全部停产整顿,同时,政府正在通过实施“严厉打击偷盗矿”、“修复矿山生态”等一系列措施对矿区进行综合整治,促进生态环境的改善。

  青田石,是中国传统的“四大印章石之一”,产于浙江省青田县。

  丰门、白垟是当地的2个青田石主矿区,距今已有1000多年开采历史,建国前一直由群众自发组织开采。2006年6月,为规范开采秩序,青田将矿区内3家矿山企业7宗采矿权重组整合为2家矿山企业2宗采矿权,分别为青田腊石有限公司白垟矿区、青田县丰门腊石有限公司丰门矿区。

  然而,作为优质青田石的集中开采区,这里始终徘徊着渴望一夜暴富的人群。

  仅2012年5月5日、2013年8月30日,青田组织国土、公安、安监及当地乡镇对山口矿区的偷盗矿石进行集中整治时,就制止了5处非法采矿点,拆除各类临时工棚5个。2013年以来丰门矿区因偷盗矿已有8人被判刑。

  然而由于偷盗矿点分散,位置偏远、地势陡峭,再加上监管力量薄弱,私挖盗采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所发生。

  “他们有的凿开已被封堵的废弃矿硐,偷挖矿石;也有的是在山体表面用简易工具进行非法盗采,对此,有关部门进行了严厉打击。”4日上午,在青田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对记者如是说。

  在其办公桌上的一份“材料”中,记者发现,目前白垟矿区老矿硐已被凿开5个、盗采点5处;丰门矿区老矿硐被凿开15个、盗采点7处。“材料”中写道,这些偷盗者开挖的盗采点最大体量宽度约0.5米、高度约1米、深度约10米。

  那么一些媒体报道中所说的“300多米的盗硐”又是怎么回事呢?

  青田县石雕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观博告诉记者,一些媒体所称的“300多米的盗硐”,其实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老硐,有的硐龄都有300多年了,而且都是已经被全面封闭的矿硐。前几年,有关部门就用水泥进行了封硐。但是,有一些利益熏心的个人,私自又撬开水泥封硐,到这些危硐中“盗采”青田石。他强调,这些盗采点体量不大,且偷盗者使用的都是简易工具,不可能在短期内将山体掏空造成垮塌。

  他还告诉记者,在丰门腊石有限公司矿区范围内确实有一个垮塌区,该区域过去是优质封门雕刻石的集中开采区,经过几百年的开采,山体内大量矿石被采出,并经长期自然风化和雨水侵蚀,从而引起的山体垮塌,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而不是由偷盗矿而引发的。

  据统计,该区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出现山体垮塌,属地质不稳定区。2006年,浙江省第十一地质大队编制并通过省国土厅备案的《青田县山口叶腊石矿区丰门矿段资源储量核实报告》,就已将该区域列为坍塌区。2010年6月10日、2014年8月14日发生两次稍大的垮塌后,矿山企业对垮塌区矿硐做了封堵处理。

  青田县国土局副局长陈良春告诉记者,在2014年的垮塌后,他们委托专业机构完成垮塌区的应急排险方案编制,并通过专家组评审。接下来,将再邀请省国土厅地环处及有关专家对该方案进行会审,进一步明确治理方案,待方案确定后尽快组织实施。

  在青田石产区,一直有着“十万块钱放一炮”的传言。坊间不少人信言,挖矿人中80%都是私人承包的,承包一条河,一年就要50万,朝石山放一炮,10万元,转租一个挖过的老硐,5万元……这样的言论,在青田石“一夜致富”的心理驱使下,曾一度让不少人起了觊觎之心。10万元是否真的能够在硐里放一炮?私人是否真可以通过租赁林地挖矿?记者走访了当地不少石雕企业。业内人士介绍,这实际上是企业对开采的矿石“论堆卖”,一种流行的“赌石”行为。

  “现在找矿越来越难,有点发现,就已经是矿场的宝贝了。工人一天下来,也就选出了不多的几块普通原石,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已经很少了。”在青田,丰门腊石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蒋少伟告诉记者,“赌石”这样的形式是企业销售矿产品(青田石)的一种营销方式。其实,差的原石都是论吨卖的。

  “很少很少,偶尔发现一点。”常年参与青田石原石交易的老李则直言,通过“赌石”来幻想一夜暴富,其实概率跟彩票中奖差不多,成本还更大。

  不过幸运的是,公众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也唤起了当地对封门山矿区的保护意识。

  1月27日上午,有媒体就曾报道,青田县矿山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组织国土及公安、安监、环保等有关单位60余人对山口叶腊石矿区开展联合执法,拆除11个临时工棚,建筑面积606平方米,并用钢筋混凝土重新封堵了矿区内20条已被破坏的废弃矿硐,32处盗采点。

  同时,执法人员还责令相关企业及加工作坊完成加高2个污水沉淀池、新建3个污水沉淀池,对生产浊水进行处理,实现达标排放,并对500米河道进行清理保洁。据悉,该县还建立了矿山联合巡查制度,国土、公安、安监、环保、林业等相关部门联合开展一周一检查,严厉打击非法偷盗矿行为。

  青田县国土局副局长陈良春说,近年来,青田县在山口等地的老矿区开展了植树复绿等恢复性措施,复绿面积达5万多平米。但目前,该项目还处于初见成效期,“你看到现在这些小树还只有一点点高,只要我们毫不松懈、持之以恒地抓好,我相信过几年这里就会出现一片青山了。”他说。

  青田石与寿山石、昌化石、巴林石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石”。

  “靠石吃石”、“靠石扬雕”,近年来,依托当地的青田石资源,青田已拥有石雕工厂及创作工作室400余家,石雕企业1300余家,直接从事石雕刻的技术人员达3000多人,年产值近16亿元。1995年、1996年,先后被国家文化部、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石雕艺术之乡”和“中国石雕之乡”。

  可以说,青田石产业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个支柱性产业。

  在青田山口镇,轿车穿梭,新楼成排,街头村口随处可见石雕的身影。或是身姿婀娜的侍女;或是错综复杂的葡萄藤曼;或是杨柳初展的江南山水……都静静地伫立在这些楼馆的店铺内,等候顾客的上门。

  而要保持这些繁荣,恢复青田石的有序开采是关键。

  据青田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青田还将加大力度开展全县矿山整治工作,严厉打击偷盗矿、越界开采行为,修复矿山生态,通过一系列举措的实施,促进青田石开采更加规范、科学、有序,保障矿区生态的进一步改善。“青田石以青色透亮者为佳,我们青田将始终以‘青色’作为基本色,走绿色生态发展之路,打造绿色矿山,守护好绿水青山。”(完)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