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当我们谈论钗黛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发布时间:2015-02-05 09:29:26  来源:福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当我们谈论林黛玉与薛宝钗时,我们究竟是在谈论什么呢?

  谈论的大概是爱情与价值观的关系。宝钗忍不住要说那些经世致用的“混帐话”;黛玉则从来不说。对贾宝玉来说,这是一道界线,他和她在这边,其他人在那边。

  谈论的大概是得失的辩证。人说黛玉失了婚姻,得了爱情;宝钗反之。但若说爱情是一个过程,黛玉其实还是失了,因为过程于她,不是享受,而是折磨与痛苦。宝钗也其实是得了,求仁得仁,她本就不在意卿卿我我的经过。

  谈论的大概是完美与缺陷的相遇。宝钗德容言工,黛玉却有着醒目的个性缺陷。《红楼梦》对年轻女性的描写,基调温柔敦厚,可是对黛玉相当狠,刻画她的爱耍小性、尖酸、动不动就哭,下笔甚夸张。一友说,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缺”。缺失或者缺陷,恋人总想填补。宝玉就是。

  谈论的大概是看见与看不见。对宝钗,宝玉是看到但未必看见;对黛玉,宝玉是看到并真的看见了。“看到”是看到对方想让看到的;“看见”是看见对方掩藏的。宝玉看见黛玉泪从何来,酸从何来。爱情有时很简单,不过就是“这个世界,只有我看见你”。

  谈论的大概是人的冷与热。黛玉外冷内热;宝钗外热内冷。这意味着,黛玉是一条路,可以越走越近;而宝钗,路的不远处有一堵墙。

  谈论的大概是女人的炼成。黛,画眉颜料也;钗,配饰也。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敲断玉钗红烛冷。情感和理智,遇上女人都无法圆满。这不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差别,而是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

  谈论的大概是死和生。曹雪芹写黛玉,是带着一种思念的。隔着生死之河,在记忆的底板上,镌了又镌刻了又刻,跳脱了芸芸众生,带着圣洁的光晕,却有一种无形的痛。宝钗则是在生活的河流里,翻滚,勉力伸头呼吸。没有死亡的勾勒,只好平庸。

  谈论的大概是人的存在。人是作为两种人存在的:一是作为独立的个体,一是生于他者的视角。黛玉一生都在与宝玉“对话”,可以说,她也是宝玉制造的。黛玉的存在,整个可以看成两人爱情的表达。

  谈论的大概是“我们”的立场。比如娶妻,钗还是黛?要问的其实应该是“我们”想成为妻的恋人还是现实的选择?因为,黛玉看宝玉,是恋人;宝钗看宝玉,是现实。当看成恋人,宝钗也会变成黛玉;当看成现实的选择,黛玉也会成为宝钗。

  所以,当我们在谈论钗黛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谈论的最终还是我们自己,我们是谁?我们有勇气成为谁?不过,当我们想起谈论钗黛时,常常对钗黛只剩谈论了。■万小英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