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GDP增幅"逆天" 美国经济复苏真相

  • 发布时间:2015-01-12 07:24: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付碧莲  责任编辑:罗伯特

  

  5.0%,这样的GDP增幅对美国而言,几乎是一种“逆天”姿态。尽管,2014年第三季度美国GDP增幅让人期待:第四季度能否继续强势增长?

  当然,并非所有都是乐观的预测。一个简单的质疑就是:既有第一季度-2.9%的惨淡,也有第三季度+5.0%的强劲,如此大起大落,经济复苏究竟该如何被定义?

  因此,有人认为,2014年美国经济复苏终于步入起飞;也有人说,5.0%的增速只是昙花一现的假象。

  但有关美国经济到底有没有复苏,是一个有现实意义的问题。“走过6年艰难的不断求索复苏的道路,2014年的美国经济究竟是起飞的一年还是依旧蹒跚于路上,的确有着不一般的意义。”一位外资银行分析人士坦言,“在欧元区始终处于‘半死不活’状态,同时新兴经济体集体失速的环境下,大家尤为需要美国经济的强势复苏作为强心剂来刺激信心。”

  复杂的第四季度

  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数据已然令各界人士对美国经济的看法略微显得“乱如一锅粥”了

  新年伊始,关于美国经济的两份重磅报告再度成为各界窥视美国经济复苏真相的线索。美国当地时间1月7日,美联储(Fed)公布了去年12月16日-17日货币政策会议的会议纪要。

  有分析此前预计,公开市场委员会可能需要提前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因为联储官员们认为他们“应该有足够合理的理由认定通胀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到2%的水平”。

  这也就意味着美联储决策制定者们不认为目前的低通胀率会妨碍短期利率的提升规划。

  但是,会议纪要也显示,新的说法可能让市场将加息预期集中到2015年年中左右的一个狭窄范围内,从而剥夺了事态的发展可能让首次加息的时机提前或者是延后的可能性。所谓“新的说法”,即指美联储在去年12月17日发布的决策声明中称,加息的时候会“具有耐心”。

  参照此前的决策声明,会议纪要毫无意外之言。正如高盛集团此前在其报告中所指出那样,“12月的美联储会议纪要,经济预期概要(SEP)和美联储主席新闻发布会都非常接近我们此前的预期。我们看到纪要声明和SEP略微偏向鸽派,而新闻发布会则略微偏向鹰派。”

  第二份事关复苏真相的报告来自2014年12月9日公布的12月非农就业报告(ADP),这一报告比美联储的会议纪要更直观。

  1月7日,ADP报告显示,美国去年12月ADP私人部门新增就业人数24.1万,大幅超过预期,创下去年6月以来最佳,也是连续第七个月超过20万,同时去年11月的数值也有上修。这般强劲的ADP令华尔街的交易员们正考虑上修12月9日将出炉的非农数据预期。

  然而,从另一份同非农就业报告密切相关的数据来看,似乎并不理想。北京时间1月6日,金融数据公司Markit发布的美国去年12月服务业报告显示,该月服务业的增速创下去年2月以来新低。12月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终值为53.3,略低于12月53.6的初值,明显低于11月56.2的终值。自去年6月创下61的近期峰值以来,服务业的增长速度开始放慢。尤其是在分项指数中,12月服务业就业指数降至56.0,低于市场预期的56.7。

  对于美国2014年第四季度的经济究竟能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目前来看各种预测纷乱不已。尤其是在美国商务部公布第三季度5.0%的GDP增速之后,市场对于美国第四季度经济的看法分歧开始加大,各种预测值分布在2.2%-4.2%之间,差距不可谓不大。

  米苏尔金融控股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说:“我期望中的第四季度数字是2.7%到3%之间。也就是说,全年会有3%的增长率。”她强调,“这应该是2005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年,我们一直希望有3%的增长,看起来我们能够得到这个结果。”她也说,这应该会是9年以来首次有3%的第四季度同比增长。

  在美国商务部公布去年第三季度GDP数据之后,各金融机构基本都上调了对第四季度GDP增幅的预期。但是,随着各种数据的陆续公布,大家被5.0%所点燃的激情开始冷却。Markit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森(Chris Williamson)表示:“美国服务业增长速度已连续6个月下降,PMI调查是GDP数据的良好先行指标,这表明去年四季度美国经济的增速已放缓。”

  或者,正如ISM调查主席Holcomb所说那般,尽管ISM相关数据的下滑“不足为虑”,但是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数据已然令各界人士对美国经济的看法略微显得“乱如一锅粥”了。

   5.0%是不是偶然

  在去年第三季度出现高点之后,第四季度的GDP增幅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第三季度5.0%这一数字。因为一旦下跌,5%就是一个“偶发事件”

  “如果去年第四季度GDP增幅出现大幅下跌。那么,5.0%这一数字就沦为了美国经济中的偶发性事件,完全不具有代表性。相反,一旦第四季度的GDP数据能够延续前一季度的强劲态势,那么美国经济进入强势复苏这样的说法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支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且,第四季度的GDP数据也决定着2014年全年美国经济的GDP增幅能否越过3.0%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绿线”。那么,美国经济在录得5.0%的11年来最高季度增幅之后,能否在2014年开创近十年来的最高年度增长?

  至少,目前从美联储的表态来看,其已经抱定“美国经济复苏已站稳脚跟”的坚定信念。1月7日公布的会议纪要记录了这样一段文字:几名与会官员认为实体经济最终显露出的增长势头将比预期更强,而另外几人则认为,能源价格下跌对国内支出的促进作用可能会相当大。

  已经延续长达半年多之久的国际石油价格的暴跌,减少了美国人进口石油和消耗化石能源的支出,这不仅令美国自去年11月份以来的贸易逆差大幅收窄至400亿美元,而且美国人节省下来的这部分钱则流向了其他消费领域,进而促进了消费的增长。

  美国去年12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攀升至2007年1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零售企业可望实现近3年来的最高假日销售额。去年“超级星期六”的销售额(圣诞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六)近10年来首次超过“黑色星期五”(感恩节后一天),成为本购物季的最大购物日。数据显示,“超级星期六”的销售额总计达到了230亿美元,超过了“黑色星期五”的200亿美元。美国零售业联合会(NRF)预计,11月和12月美国零售额增幅将达到4.1%,为2011年以来同期最强劲增幅。

  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最大的动力无疑来自于收入的增加。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11月美国失业率已经降至5.8%。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去年11月份美国个人收入及消费开支继续保持增长势头,个人收入环比增长0.4%,高于10月份0.3%的增幅;个人消费开支环比上升0.6%,也高于10月份0.3%的增速,当月美国民众储蓄率为4.4%,低于前月的4.6%。

  “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居民收入的增长的确能够极大地促进居民消费。但是,去年最后两个月消费的强劲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节日消费的因素。而且,居民消费有一定的滞后性。由于第三季度GDP增长尤为强劲,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民众的消费意愿。那么,一旦第四季度的经济数据不理想的话,也会相应地抑制消费意愿。”上述外资银行人士指出。

  在该人士看来,房地产市场的销售数据也许能更直接地反映出美国经济复苏的程度,“如果不是有了稳定的工作与收入,以及有收入增长的预期,美国人也不会轻易买房”。

  美国近期的建筑报告显示,房地产市场并未呈现出蓬勃的发展迹象,房地产危机爆发已经过去了6年,但营建许可和住房开工数还没有恢复到危机前一半的水平。

  而从销售来看,全美房地产经济学人协会表示,去年11月尚未完工的新建房屋预销售合同季调后同比增长4.1%,环比增长0.8%。该数据为2013年8月以来新高。尽管如此,购房者对于房价的回升和房屋质量抱怨颇多。

  更令人沮丧的是,美国房地产经纪商协会(NAR)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11月,全美二手房销量远不及预期,环比重挫6.1%,经季调的按年率计算总量由10月的526万套降至493万套,创下过去6个月以来新低,同时明显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518万套。同时,11月待售二手房库存总计209万套,按目前的月销售速度计算相当于5.1个月的销量,二手房库存同比增长2.0%。

  美元、美股异常繁荣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在对实体经济的观察、统计、归纳较为困难且复杂的情况下,金融市场往往能提前感知并反映整体经济的状态及潜在趋势

  2014年12月31日,纽约股市三大股指以全线下挫结束了2014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截至当天收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比前一个交易日跌160.00点,收于17823.07点,跌幅为0.89%;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跌21.45点,收于2058.90点,跌幅为1.03%;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41.39点,收于4736.05点,跌幅为0.87%。

  尽管没有实现完美收官,但是2014年全年三大股指均实现较大幅度上涨,自2009年3月触底反弹以来,美股本轮牛市已持续六年。标普500指数年内累计上涨13%;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年内累计涨幅达8.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年内累计涨幅达15%。其中,标普500指数更是在2014年一年内52次刷新历史最高收盘点位。

  对于2015年的美国股市,多数机构依旧预计美股仍将延续牛市行情,只是涨幅可能会较前两年有所收窄。美银美林全球研究部门预计,到2015年底标普500指数将升至2200点。尽管高回报率、低波动率的时代已过去,但美股的长期牛市仍将持续。据路透发布的最新调查,华尔街分析师对标普500指数2015年年中和年底的平均预期点位分别为2103点和2200点;对道琼斯工业指数2015年年中和年底的预期点位分别为18500点和18858点。

  如果说,已经连续上涨了6年的美股并不能很好地反映2014年美国经济复苏状态。那么,2014年美元重回强势上扬之路的行情,则显然要比美股来得有说服力的多。

  自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已经连续走熊多年的美元,终于在2014年迎来大牛市。2014年的全球金融市场不可谓不精彩,多个“之最”令人记忆深刻。既有国际油价的跌幅之最,也有俄罗斯卢布的贬值之最,其中也绝缺不了美元指数的涨幅之最。2014年美元兑一篮子主要货币上扬12%,涨幅创2005年以来最大,那一年美元大涨将近13%。2014年12月31日,美元指数亚洲汇市盘中报89.95,前一个交易日曾触及90.33,为2006年4月以来最高水平。

  进入2015年,美元指数强势依旧。新年第一个交易日,美元指数即上冲突破91整数关口。当前,市场对于美元指数在2015年继续牛市行情的乐观情绪高涨。“年内美元指数站上100点整数关口不是梦”,这样的预期正在流行。

  “美元指数重回强势,既有美国经济基本面好转的支持,同样也是出于与其他经济体进行比较的相对优势。2014年,欧元区依旧深陷泥潭而难以自拔,甚至在年末出现危机重现的状况,经济基本谈不上复苏。与此同时,尽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积极推行‘安倍经济学’,但是对于促进日本经济增长效果并不明显。”孙立坚指出,“显然,美国经济复苏的态势在发达国家经济体中是‘一枝独秀’,这自然会刺激美元指数出现强势反弹。”

  不过,在孙立坚看来,美元指数在2014年出现如此大牛行情,更大的支撑因素来源于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调整。“美联储决定结束量化宽松政策,以及即将结束已经维持多年的零利率政策,极大地催化了市场对美元指数上涨的期待。”

   加息时机难定

  美联储在加息时间表上的讳莫如深,令市场在疑虑美国经济复苏的程度是否已经足以承受加息带来的冲击

  美国经济究竟复苏到何种程度了?对于这样的问题,几乎没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定论,也不敢给出定论。而美联储则是惟一能下定义,且不得不作出定义的一员,尽管它从来不在文字上作出明确表述。然而,美联储的一举一动就足够反映出其对美国经济的看法及判定。外界对美联储的每一份声明、纪要以及美联储主席的言论,恨不得将每个单词的字母掰开来进行解读。

  只是,美联储在加息时间表上的讳莫如深,令市场在疑虑美联储是否已经做好加息准备的同时,进而也开始疑虑美国经济复苏的程度是否已经足以承受加息带来的冲击?

  “其实,从去年美联储正式宣布结束量化宽松政策,到去年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后表述‘将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这接连的举措来看,美联储对于美国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是比较明确的,那就是美国经济在复苏道路已经站稳脚跟。”上述外资银行人士表示。

  2014年10月30日,美联储发布声明称,目前判断,自引入现有资产购买计划以来,美国就业市场前景已经取得了重大改善。并决定在本月终止其资产购买计划。这意味着已实施两年的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在经历10个月的逐步缩减后终告结束。美联储的QE时代正式谢幕。

  2014年12月17日,美联储在结束2014年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对措辞进行微调,由“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超低水平”改为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启动问题上“保持耐心”。也由此引发市场对于美联储究竟何时启动加息的诸多猜测。

  如果说,过去几年来,失业率这一数据是美联储决定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参考指标的话;那么,现在通胀率则已然取而代之。“虽然,美联储的会议纪要显示,全球通缩威胁、石油行业债券违约忧虑以及油企裁员人数激增,并不足以逆转美国经济的整体强势。但是,美联储官员们对通胀的困惑及不确定性也是明摆着的。”上述外资银行人士指出。

  刚刚公布的这份美联储会议纪要与此前美联储发布的声明相比,并没有什么新意。然而,值得关注的是,美联储极少见地对其他国家央行的决策发表了意见。会议纪要显示,部分美联储官员认为,海外经济动荡对美国经济构成巨大风险。显然,海外经济增长减缓,以及全球油价大幅下跌可能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正令美联储官员们困惑着。

  杰富瑞集团经济学家Ward McCarthy、Thomas Simons在一份报告中写道,美联储官员似乎对政策路径“含糊其辞”,“这种不明确反映出一个可理解的事实,即决策人士在目前这个时点并不知道未来将采取什么行动,也不知道何时采取行动……对通胀的困惑和不确定性似乎是主要原因”。

   2015年触碰3.0%?

  美联储官员们正在等一个更为明确的信号:即海外市场的动荡态势以及国际油价的持续下滑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力

  目前,关于美联储究竟将于何时加息的各种预测,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各机构也是各持己见。有说很可能在年中正式启动加息;也有机构认为不排除提前至3月份或者4月份加息的可能性;同样,“加息很可能将被推迟至下半年”的说法也不少。

  彭博经济学家Carl Riccadonna、Josh Wright撰文称,面对通胀下降压力,美联储年中加息的决心很脆弱,决策人士仍在纠结于通胀率低下的隐含意味及其对2015年开始取消政策宽松的潜在影响。

  海外市场的动荡态势以及国际油价的持续下滑对美国经济到底有何影响力?美联储需要就此来判定启动加息的时机。然而,一旦加息的“靴子”落地,那么是否就意味着,美联储对2014年及2015年美国经济复苏态势及趋势已有了明确判断?

  当前,金融机构普遍预测,美国2014年全年的GDP增速为2.6%左右,将录得过去9年来的最好成绩。而对于2015年,机构普遍认为,GDP的表现将好于2014年。三菱东京日联银行预计,美国2015年GDP增速会较2014年扩大0.4个百分点,至增长3.0%。

  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近期进行的调查显示,经济学家预计2015年美国经济增速将达到3.1%,这将是自2005年以来美国年度经济增速首次突破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也预计2015年美国经济将增长3.1%。美联储则相对保守,预计2015年美国经济增速为2.6%至3.0%,但也将是本轮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表现最好的一年。

  只是,支持美国经济在2015年继续加速增长的动力又有哪些呢?

  美国前财长、哈佛经济学教授萨默斯给出的答案是:随着美联储逐步撤销货币宽松的经济刺激措施,美国经济的下一个发动机可能是出口本国矿石燃料。“美国可能将因大量出口石油成为又一个沙特。”在1月3日召开的非营利学界组织美国经济学会(AEA)年会上,他说,“未来十年,美国有机会成为沙特过去二三十年那样的能源大国。允许国产石油出口带来的影响会使美国国内汽油价格下跌,不会让它们上涨。”

  美国能源部下属能源情报署(EIA)上月初公布数据显示,到2013年底,美国原油和伴生凝析油探明储量增至365亿桶。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五年增长,也是自1975年以来首次超过360亿桶。这表明,美国石油产量能在较长时期内维持在较高水平。自2008年以来,美国石油产量已增长了大约80%。

  然而,在油价暴跌的时代,石油输出国并没有石油进口国来得幸福。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俄克拉荷马州、阿拉斯加州以及北达科他州等美国产油区都很担心,石油收入减少会严重打击州财政。根据路透获得的监管文件,位于美国休斯顿的能源公司Excelerate Energy推进的年产800万吨LNG出口项目暂被搁置,成为油价暴跌以来的第一个牺牲品,该项目原计划在2018年开始出口。石油价格大跌,威胁到美国LNG出口项目的效益。

  显然,靠出口石油提振经济对2015年的美国来说,还为时尚早。

  “2015年,美国经济复苏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就业增长、收入增长以及油价下跌所刺激起来的国内消费。”孙立坚表示,“美国经济依靠的是国内市场,出口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还不到15%,因此海外市场的疲弱是一大风险但不足以逆转美国经济复苏的大势,只要其国内消费能够起来,那么复苏加速就很有望。”

  当然,美联储启动加息、美元进一步走强和海外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不确定性,这些因素或将削弱美国2015年经济复苏的力度。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