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世界经济略带暖意

  • 发布时间:2014-12-21 21:30:41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李高超  责任编辑:罗伯特

  在风云变幻中,2014年接近尾声。站在年关岁末,人们习惯性地展望未来。2015会是怎样的一年?憧憬、忐忑、期盼、担心……无论你是哪种心情,时间的脚步都不会因此而有稍许放慢。它从不迟到,总是如约而至,让你无从选择。世界经济亦是如此。影响世界经济的种种因素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也是其魅力所在。本版从今日起推出“2015世经展望”系列报道,对明年世界经济的多个方面进行预测,尝试发现国际经济的“新常态”。

  即将过去的2014年,世界经济增长并不令人满意。如今,影响经济增长的多个因素并没有完全消失,这让人对2015年世界经济增长隐隐有些不安。不过,包括联合国、经合组织(OECD)在内的多家机构均预测,2015年世界经济增长将高于2014年。

  明年的世界经济是否真能有起色?经济增长还存在哪些障碍?如何消除这些障碍?中国在全球经济增长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带着这些问题,国际商报记者日前专访了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TheConferenceBoard)执行副总裁及首席经济学家巴特·范·阿克(BartvanArk)。

  经济增长幅度微升

  范·阿克认为,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将由2014年的3.2%微升至3.4%,这主要得益于发达经济体经济的持续复苏,特别是美国经济增长预期由今年2.2%提高到2015年的2.6%。欧洲经济同样会增长,但与美国相比增长会慢很多,预计欧洲经济在2015年增长2%,欧元区则增长1.6%。

  范·阿克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英国和波兰并不在欧元区内。预计英国经济在2015年将增长2.4%,而波兰经济则将增长3.2%,高出欧元区经济增长平均值很多。

  对于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他分析称,目前危机趋于平稳,各方也在逐步消化欧美和俄罗斯相互制裁带来的影响。“比如波兰,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出口市场,以减少对俄罗斯的依赖。”

  总体来看,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并没有特别强劲的表现。预计印度经济增长会由2014年的5.2%提高到2015年的5.5%。巴西经济则从2014年谷底开始爬升,预计2015年有1.5%的增长。

  虽然发达经济体仍会在2015年享受些许“复苏红利”,新兴市场的整体增长也会放缓,但范·阿克认为,新兴经济体经济继续增长是毫无疑问的。从人口发展趋势来看,除中国外的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内的年轻劳动力将有较大增加,超过其退休人口。这将导致中产阶级的增加。这种人口趋势在劳动力和消费方面对经济增长都是利好,但这种趋势将比以往逐渐放缓。而发达经济体(以及中国)劳动人口数量增长已经放缓,这可能导致劳动力短缺。但是发达经济体会受益于更为深入和丰富的创新系统,这导致它们仍是世界技术的领导者。

  三因素影响经济

  谈及影响2015年世界经济增长的因素,范·阿克分析认为,从短期看至少有三个因素会对世界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首先,通缩压力可能会阻碍发达经济体的复苏,导致消费者购买力疲软。特别是在欧洲,这种压力会导致更多的量化宽松政策出台,但量宽政策对于快速拉动物价的作用微乎其微。

  其次,低油价会进一步打击物价,但这对于实体消费来说可能会有利好,尤其是对于北半球的冬天来说。

  最后,短期内最不确定的因素是政治因素,比如2014年的俄罗斯、土耳其。从乐观的角度看,美国、欧洲、日本的复苏将比预期快,新兴市场可以从中获益。但很难看到世界经济增长在2015年超过3.5%。

  对于如何消除这些不确定因素,范·阿克认为以下四方面很重要。

  首先,要通过对劳动力的投资来解决未来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只有在培养技能和完善教育方面花时间,经济才能真正增长。比如,在中国,年轻人和新工人数量增长正在放缓,这需要更加关注培训,并留住现有劳动力。

  其次,要提高生产率。如果劳动力数量增长缓慢,提高工人的劳动率就非常重要。这样做并不是要提高现有工人的劳动强度,而是要通过创新让工人有更好的方式工作,从而提高生产率。

  再次,公共投资需要限制。因为许多国家财政遇到了挑战,在大型项目上私人投资应增加,如基础设施、医疗保健、教育和环境投资方面可以采取政府和私人资本合作方式(PPP)。

  最后,如果在贸易、气候、金融和移民方面各国可以更好地协调,将会给世界经济增长注入“强心剂”,因为这会发挥规模优势,让资源进行更好分配配置。

  中国经济会“软性下降”

  范·阿克告诉国际商报记者,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认为中国经济将处于较长的“软性下降”通道之中。预计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为6.5%,2015~2019年平均增速为5.5%,2020~2025年经济平均增速会进一步减慢至3.9%。“这种放缓并不是不健康的,它是经济趋向成熟的表现。”范·阿克说,“另一个对经济放缓有不利影响的因素是经济改革的速度和波动性。”他认为,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着发达经济体曾经经历的再平衡和转型历程,即从制造业为主导转向服务业为主导,从投资拉动转向消费拉动,伴随其中的是劳动生产率增长放缓这一经济增长的天然阻力。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调整过程。这在中国一些地区会不太一样。

  在中国的东部和南部省份,这种影响已经出现。未来几年的改革,尤其是市场化改革,逐渐让私人资本(包含外资)发挥重要作用的过程将是不稳定和痛苦的。

  但范·阿克认为,这种改革最终会让中国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提高投资回报率,并让资源使用更为有效。同时,这种调整也将进一步提升中国在全球贸易、气候谈判中的地位,除了保护自身利益之外,还将对实现全球经济增长目标起到支撑作用。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