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股市在疯狂 261家公司在停牌

  • 发布时间:2014-12-15 02:31:10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牛市汹涌而来,有人欢喜有人忧。

  外界戏言,“牛市踏空”,足以使股民“掩面垂泪”。但比起“踏空”,股民陷入另一种境遇似乎更为凄惨——“被锁笼中、旁观牛市”。据机构统计,截至12月11日,沪深两市共有261家公司处于停牌状态。其中,超过30家公司的停牌时间,超过了3个月。由此,这些公司的股票与牛市绝缘。以广州浪奇为例,在它停牌两个多月间,其所属的“粤港澳自贸区”板块大涨了四成。

  另有原本停牌的公司,看到牛市的行情后,做起了文章。比如,西南证券的着急复牌,带回了连续6个涨停板。停复牌轮换间产生的巨大差异,使得股民盼望公司复牌的心情更加着急。近日,多个公司的股民都在呼吁公司尽快复牌,“不要辜负这波牛市”。

  多只热门板块个股错过牛市

  “牛市一来,站在风口的猪都被吹起来了”,不少股评如此说。然而眼下A股这轮波澜壮阔的行情中,一部分上市公司及其股东,不幸与牛市失之交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盘飙红。它们的共同点在于,均已主动或被动停牌。据同花顺统计,截至12月11日,A股共有261家公司处于停牌中,占到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近十分之一。

  11月20日之后,上证指数开启了自2400点冲击3000点的“征途”。如果以11月20日作为时间节点,在此之前停牌而错过牛市的公司达到156家;而在牛市到来后停牌的公司,则有105家之多。

  不少股民的一大悲剧在于,牛市来了,所持公司股票却停牌了。特别是对那些处于热门板块的上市公司来说,当下的停牌无异于坐失股价蹿升的“黄金机会”。

  数据显示,过去两周(11月29日—12月12日),涨幅最高的前几大板块分别是证券、机场航运、钓鱼岛概念、军工、期货、粤港澳自贸区、转融券标的和公路铁路运输。其中,证券股涨幅最高,达到33.59%;公路铁路运输板块的涨幅为14.96%。此外,如钢铁板块、海峡西岸概念股的涨势,也较为喜人。

  广州浪奇属于“粤港澳自贸区”概念股。此前,广州浪奇宣布,预计有重大事项发生,自9月30日起连续停牌。时至今日,仍无复牌时间表。数据显示,9月27日至今的11周里,“粤港澳自贸区”板块的区间涨幅高达42.08%。也就是说,如果广州浪奇没有停牌的话,其股价保守将上涨四成。

  10月21日以后,舜天船舶以“拟披露重大信息”之名,进入了停牌状态。这家主业造船的公司,向来被外界划入“南海概念股”。舜天船舶停牌后至今,已有超过7周时间。此间,“南海概念股”上涨了24.62%。特别是最近两周以来,“南海概念”日渐升温。仅两周时间,“南海概念股”即上涨了13.78%。

  “央企国资改革”,也属于大热板块。最近两个月,该板块涨幅达到35.28%。如恒天天鹅、物产中拓、方兴科技等相关概念股,却因筹划资产重组等原因长期停牌。

  受近期政策利好的刺激,污水处理概念表现强劲。最近两周板块涨幅10.69%。涉及该板块的中原环保,却早在10月8日就因“重大事项”进入了停牌。乍看之下,10.69%的涨幅不算显眼。但要知道,进入2014年后的全年时间内,中原环保的涨幅也仅有12%。

  地处福建东部沿海的众和股份,可以算得上“海峡西岸”概念股。近期,借助厦门自贸区设立、国家领导人视察平潭综合实验区等东风,“海峡西岸”板块亦在牛市中“占得一席之地”。

  统计数据显示,最近两周以来,“海峡西岸”板块上涨10.18%。其中,12月8日,多只福建股票出现集体涨停。大好行情之下,众和股份早在7月就推出的停牌,显得有些“不合时宜”。5个月中,“邻居们”都已在牛市中“涨声一片”。众和股份的股东们,尚只能“望红兴叹”。

  筹划重组停牌公司超100家

  根据停牌触发机制、设计初衷等分析,A股市场的停牌,分为例行停牌和警示性停牌。“从实际操作上看,上市公司停牌不外乎几种原因。”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告诉新京报记者,最普遍的一种原因是“存在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该董秘解释称,所谓“重大事项”,主要是指那些可能对股价产生大幅度影响的事项,比如“来自媒体的负面报道足以影响股价”、“公司要签订重大合同,而合同数额又能对公司业绩产生较大影响”等。据该董秘介绍,对事项是否重大到足以申请停牌的判断,一般由上市公司的董秘作出,并报请董事长签字;其后方可向交易所递交停牌申请。

  其他导致公司停牌的原因,则属于“常规动作”。比如,股价出现异动达到一定标准后,上市公司须停牌自查;因为某些原因,上市公司被交易所责令停牌。

  使上市公司停牌时间最长的,当由重大资产重组造成。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筹划、酝酿重组,连续停牌时间原则上不超过30天;有延期必要的,可申请延期复牌,“累计停牌时间原则上不超过3个月。”

  “也有一些公司因重组可能会停牌四五个月,甚至更长。但这属于极特殊的情况了。”前述董秘说。

  同花顺统计的数据显示,目前停牌时间最长的为*ST广夏。这家因疯狂造假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公司,上次交易还要追溯到2010年的11月3日。

  过去四年间,*ST广夏一直在实施重整,同时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尚无*ST广夏复牌交易的时间表出炉。6.54万户股东只能被“囚禁”于此。

  今年以来,停牌超过3个月的公司,超过30家。它们包括赤天化、深华发A、互动娱乐、中银绒业、万讯自控、众和股份、恒天天鹅等。上述部分公司均以“筹划重大事项”的名义停牌。后期披露的具体原因,却不一而足。比如,众和股份称,其正在筹划收购资产事项;恒天天鹅则牵扯到股权转让。

  从停牌名单来看,大部分长时间停牌的公司,均是在筹划重组。同花顺的统计数据显示,直接以“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进行停牌的公司,多达100家左右。其中,以“*ST”打头的几家公司的重组停牌,比较受人关注。目前,谋求重组的“*ST”股包括*ST精功、*ST传媒、*ST新都、*ST合泰等。对这些已濒临退市边缘的*ST股而言,此次重组停牌是其“自救之路”上的关键一步。如若重组不成,则意味着退市在即。

  还有几家公司的停牌,与自身的股价结构调整有关。12月9日,丽珠集团宣布,因筹划股权激励计划相关事宜而停牌;*ST南钢的停牌,也系由策划一起涉及1.2万名员工的持股计划所致。

  相较之下,*ST锐电的停牌理由,略显奇葩。原名华锐风电的*ST锐电,自11月27日停牌。这家已经走到退市边缘的公司,停牌的原因为“与相关股东沟通旨在解决债券兑付危机的方案”。

  多只个股“抢复牌”迎丰收

  停牌公司徒叹与牛市擦肩的同时,几个“有智慧”的公司,则抢在牛市里复牌。这让股民们及时品尝到了“收获的喜悦”。

  西南证券被视作近期股市的“业界良心”。今年9月30日,西南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大股东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正在筹划转让西南证券部分股权,故于9月29日起紧急停牌。

  此后,西南证券连发四纸“继续停牌”公告。截至12月5日,西南证券的停牌时间,已经超过60天。

  这时,券商股成为大涨行情的“执牛耳者”。来自同花顺的数据显示,11月29日至12月12日的两周内,券商股以累计33.59%的涨幅领衔各板块。

  眼见券商股日日高涨,12月4日晚,西南证券急发复牌公告称,“鉴于近期股票市场交易情况,为更好地保护投资者合法交易权益”,决定于12月5日起复牌。

  这在后来被证明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12月5日复牌后,西南证券收获六个连续涨停。股价从停牌前的10.54元一路上扬至18.67元,累计涨幅近8成。

  复牌造福了小散的同时,原打算退出的大股东也有望“多捞一笔”。对重庆渝富而言,原来拟转让的6.8亿股西南证券股票,经历每股8.13元的上涨后,市值增加了55亿元。

  据《华夏时报》报道,日前,重庆渝富向竞标西南证券股票的4家企业发出函件,要求重新谈判,“谈判主要内容,就是考虑最近市场上券商股估值情况,提高转让价格”。

  此前遭遇“黑天鹅”的獐子岛,也在借牛市复牌中,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惊喜”。早前,因为突然宣称百万亩底播扇贝绝产,外界质疑獐子岛存在造假、套取募集资金的情况。

  证监会核查后认定,未发现獐子岛造假。獐子岛于12月8日复牌。彼时,曾有悲观者预计,会有三到五个跌停板等着獐子岛。复牌后,獐子岛的股价颓势止于两个跌停板。12月11日,复牌仅4日的獐子岛,甚至出现了涨停。

  一些原本“恨不得骂死獐子岛”的股民,大喜过望。一位股民在股吧里发帖称,“大牛市挽救了獐子岛”。一家媒体援引市场人士的话称,獐子岛的复牌时机“选择得不错”,“二级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司复牌后股价压力小很多”。

  停牌制度被指“不理想”

  早在2008年,上海证券交易所与香港大福证券集团联合课题组调查发现,相比香港市场,内地证券市场停牌过于频繁,同时停牌时间过长。在上述课题组看来,停牌频率过高,“影响市场效率,稀释或麻痹了停牌的警示作用,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

  在当前指数强势上扬的大背景下,“时间就是金钱”的效应放大得更加明显。部分股民因为上市公司停牌,只能远观牛市。他们盼望公司复牌的心情,比以往更加迫切。

  比如,前不久,金城股份由于终止重组一事,迟迟无法复牌。多位股民便在股吧中要求“公司尽快复牌”,以便他们可以“去换强势的券商股”。

  一位湖北能源的股民在股吧祈祷,公司能够在近日复牌,“把我们的资金放出来”,“不然一波大行情太可惜了”。另有准油股份的股民呼吁,公司应向西南证券学习,尽早复牌。

  “由于长期停牌导致股票不能正常交易,投资者的资金被长期套住,权益受到限制。因此,投资者往往会感到很无奈。”早在2008年,上海嘉澜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就著文称。

  一篇题为《对上市公司长期停牌问题的治理》的论文称,上市公司的长期停牌,一定程度上损害了股民的利益,“长期停牌使得股票这种变现性很强的资产,变成了冻结资产,影响了股民的正常交易。”“经过几个月的长期停牌,整个市场的估值水平发生了变化,会导致公司复牌后股价发生剧烈波动。”上述论文称,长期停牌使得投资者须承担更大的风险。

  今年8月,有媒体刊文称,数百家停牌公司的背后,是上千亿社会资金的凝结,它们仅仅躺在股民的账户中,不创造任何利润,“完全就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事实上,交易所对停复牌制度存在的弊端并非没有察觉。据报道,2007年,深交所就称,经过“不懈努力”,交易所减少不必要的临时停牌、增加警示性停牌的改革,“取得了积极成效”。

  2013年,一篇名为《A股市场新版停牌制度实施效果的实证研究》的论文称,A股市场仍然存在停牌频繁、停牌时间过长的现象。其中,有关重大事项的停牌,“时间过长且无强制复牌措施”,“并不是很理想”。

  ■ 案例

  金飞达:故事大王和停牌专业户

  位于江苏的上市公司金飞达,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至今已停牌接近5个月。此前,这家主营服装的公司,被称为“追概念的人”、“故事大王”等。

  2008年,风电概念如火如荼,金飞达宣布投资1600万元进军风电领域;2011年矿业概念勃兴,金飞达又出手拿下了两座金矿;及至去年自贸区和手游概念红火时,金飞达又宣称布局手游业务,并在自贸区设立子公司。

  以极小的代价博得股价上涨,金飞达“玩概念”得心应手。与此同时,金飞达留给资本市场的另一个烙印,则是“停牌专业户”。统计数据显示,自2012年12月至今年9月,金飞达累计停牌24次,占到同时期A股上市公司停牌次数的19.3%。另有数据称,在440个交易日里,金飞达的停牌时间接近五分之一。

  有评论称,金飞达复牌后的情形,与当初停牌时发布的事项,相距甚远,“让股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而有股民也在股吧中说,停牌“搞得轰轰烈烈”,却总以“讲故事”结尾。

  以今年2月的一次停牌为例。2月11日,金飞达发布了停牌公告,原因系“正在筹划对外投资等重大事项”。而到了2月27日复牌时,股民却发现,当初承诺的对外投资事项“黄了”,金飞达却借停牌之机完成了两家子公司的出售。

  有评论认为,一些公司频繁地释放“资产重组”的公告,旨在制造想象空间、拉升股价。

  11月底,上交所发布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信息披露及停复牌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

  该意见稿规定,上市公司实施重组过程中,应及时、公平地向投资者披露相关信息,并按照规定申请停复牌,“股票停牌时间应严格控制、审慎判断”。

  对此,有报道指出,这些规定针对的正是“市场上炒作股价的‘假重组现象’”。

  (尹聪)

  ■ 对话

  停牌是否“恶意”难判断

  新京报记者就上市公司停牌制度的相关问题采访了英大证券的首席分析师李大霄。

  新京报:上市公司哪几种情况可以申请停牌?

  李大霄: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出现重大重组事件的消息、公司股票异常、受监管部门要求、应公告未公告的信息等。

  交易所上市制度一般会给出要求,可以去深交所和上交所的网站查询。

  新京报:有无上市公司出现“恶意”停牌的情况?

  李大霄:没有恶意停牌这种提法,这应该是股民自己的提法,因为你不能判断上市公司是不是恶意的停牌。应该说,上市公司不要有操纵市场目的的停牌,应该按照要求去停牌。至于操纵市场目的停牌的公司不好去界定,因为如果上市公司按照规则去停牌,交易所也不能怎么样。

  新京报:简单谈一谈对停牌制度的一些看法?有无需要改革的地方?

  李大霄:公平公开制度原则下,停牌制度还是有必要存在,避免操纵市场、违规操纵、降低市场不必要的停牌也是有必要的。

  (郭永芳)

  ■ 相关

  沪港通倒逼改革 定增停牌不得超十日

  据媒体报道,随着沪港通推出,上交所面临“开放倒逼转型”的挑战。

  市场普遍反映,上市公司停牌多、停牌时间长,是沪港两地市场的一个重要差异,和港交所停复牌注重效率、信披详尽相比,沪市部分上市公司存在滥用停牌制度的嫌疑。

  近日,为规范上市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停复牌事宜,上交所发布了《关于上市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股份停复牌及相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规定筹划定增停牌时间原则上一般不超过10个交易日。

  上交所相关人士表示,为适应新的监管形式变化,缩小沪港两地在停牌监管规则上的差异,《通知》根据市场效率原则,严格规定了上市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停复牌的标准、时限和程序。

  上交所对2012年以来沪市公司停牌筹划非公开发行案例统计发现,停牌时间平均为13.5天,其中70%左右的公司在10个交易日以内复牌。因此,《通知》规定筹划非公开发行停牌一般不超过10个交易日,由此能够满足大部分上市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实际需求。

  为确保公司停复牌事项的严肃性,引导和督促公司审慎决策。《通知》规定上市公司在停牌15个交易日内确实无法披露发行方案,需要继续延期复牌的,应当履行内部治理机关决策程序,提交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对申请延期复牌议案进行审议。

  具体而言,董事会审议通过申请延期复牌议案的,公司延期复牌时间应当控制在20天之内;董事会评估后认为延期复牌时间需要超过20天的,应将该动议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新京报记者 尹聪 北京报道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