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走近田畴水乡——林垟

  • 发布时间:2014-12-10 01:00:18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林垟和阁巷是南滨街道下辖的农村新社区中的其中,两个点,如同棋子,紧挨在一起。但人们尤其喜欢林垟,不仅林垟具有历史,不仅林垟的素朴遗韵,不仅林垟地名蕴含深意,不仅林垟的诗意灵秀,不仅林垟的人文底蕴。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由心泛溢的感觉——走近林垟,便是进入江南水乡,那种区别于周庄、西塘、乌镇的乡野气息浓稠的田畴水乡。

  一线老街

  不是有人生活的地方都有水域河流,而是有水域的地方必有人类聚居,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水的灵气会浸润人的心灵,所以拥居水边的人自然有了水般的灵秀。

  林垟亦有与乌镇或西塘相似的地方,人们邻水而居,自然在河畔形成一条街区,有了“商读文化”和“耕读文化”,孕育出如金鸣昌、金嵘轩、金慎之、伍献文等著名文化名人。街区狭狭窄窄短短,照现在看,充其量算一条小巷弄,但这是明清及民国时期留存至今的老街,老街临河,水上运输凸显着优势,那时候应是商贾云集之地。据说早在明朝后期,这条老街就初具规模,相继开设了酱酒坊、豆腐坊、糖坊、面坊、染布坊、布店、中药铺等。到了清朝道光、咸丰年间,随着贸易量的增大,出现了伢郎行会,也就是现在所谓的买卖经纪人。

  现今老街两旁还是砖木结构二层楼的店铺,屋檐紧挨着屋檐,仿佛只露了一线天窗,宛若“一线天”。沿街有理发店、杂货店、香烛店、糕饼店、织衫店等,有些房屋也已经破败了,老街从昔日的繁华走到现在的落寞,如一位迈入古稀的老人,端坐街边藤椅,嘬味着历史的演绎,没有了喧嚣,留有一份淳朴,历史仍在延续。

  集善院

  宅院,古老宅院,五间二进一后花园。始建南宋末年,历经元明清民国多次翻修,今又有重修。坐落在阁巷柏树村,不在林垟,有什么关系?阁巷和林垟那么亲近,宛若一个母亲的两个卵生兄弟。水这一头是阁巷,水那一头是林垟,一衣带水,一脉相连,维系成今日的南滨。

  该如何形容这座院落?起立于河畔田间,前门面河,院门锁闭,沿院墙边迂绕至后门,门台朝向广袤田野。由后门入内,茅草盈生,是后花园。这座古老宅院跟两位名人有关,一为它的主人陈则翁,一为元末明初——今称南戏鼻祖的高则诚。

  集善院原为宋广南东路副使陈则翁所建,因“崖山之变”宋亡,陈则翁不愿降元为官,归里隐居集善院。院内奉祀故主,列若干皇帝牌,挂诸帝图像,并附立岳飞、文天祥等爱国名臣。陈则翁常与宋亡遗民邻县林景熙、裴季昌、本邑曹许山等秘集于院内,朔望哭奠,痛悼宋亡哀思,作“黍离之悲”。

  水上林垟

  众人搭乘一条水泥运输船,贴近河面,在林垟的河道逡巡,虽骄阳当头,但船的速度还是送来徐徐清风。

  林垟水网纵横,河道交错,三国吴时为古横屿船屯停泊船只的港湾之一部分,后淤成陆地,有“万船垟”之称,与之相邻便是平阳之万全乡。

  我们穿行的河道是瑞平塘河,河面宽敞,仿佛尚余存以前“温瑞塘河”的模样,两岸有屋舍、有厂棚、有田野,风光旖旎,颇具田园韵味。

  随着陆路交通日益发达,这河面实已少有船只往来了。汽车比轮船更便捷,但不见得更惬意。历史即是如此,瑞平塘河的河面曾经是商船竞发,百舸争流,原先得天独厚的水上运输优势,使林垟这片水乡古镇成为瑞平两县的商贸中心,促成林垟老街曾经的繁华。现今河面船只少了,林垟的沿河老街也退却了昔日的喧嚣归入宁静和寂寞。

  无论万全,还是林垟,都令我难忘。林垟现在已是瑞安难得留存的一片水乡泽国,唯一的城乡湿地,或称之城市之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