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怪只怪安居工程长得太像办公楼

  • 发布时间:2014-12-06 02:31:26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议论风生

  好好一栋楼“分饰”安居工程、办公楼等角色,看似资源合理利用,却难逃暗度陈仓顶风建楼的嫌疑。

  据《华商报》报道,2013年陕西丹凤县投资783万元修建了铁峪铺镇人民政府公租房项目,用以解决该镇基层公益人员(基层公务员、教师、医护人员等)住房困难问题。但该项目建成后,却变成了该镇镇政府的办公场所。地方部门回应称,“不用也是浪费。”

  究竟是安居工程身在曹营心在汉,抑或是办公楼非要为安居工程代言?眼下来看,这可能还是个一地鸡毛的事情。好好的一栋楼却“分饰多角”,也是蛮拼的。比如这个省级“安居工程”,从外观上看都是办公室的格式,名与实让人傻傻分不清。

  相关部门的说法,无非就两个意思:一是2012年因修建宁西铁路复线,以前的镇政府办公场所被拆除了,但新办公楼没有修建,镇政府就一直租房办公。二是这个公租房有120套,很多房子闲置,虽然不合规定,但“闲置不用也是浪费”。这看起来挺合情合理,问题是,这大楼到底是为安居工程造的,还是故意为办公楼闲置的?附近群众一针见血,“一看就是政府大楼嘛,只是挂了个安居工程的牌子,明显是在糊弄人。”

  十多个职能部门扎堆在“安居工程”楼里办公,既完成了省级安居工程的任务目标,又解决了公务办公的场所需要。不过,这究竟是因为地方安居工作盆满钵满,还是这安居工程本来就是为办公楼定点挖下的一个大坑呢?着实存疑。

  近日,国家发改委、住建部联合下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新标准,首次明确严禁超规模、超标准、超投资建设党政机关办公用房等。如今,该县房产管理局称已下发整改通知,舆论关注之下,“整改到位”指日可待。只是,熟谙游戏规则的相关职能部门,当初是怎么搬进去的呢?进出之间,谁该为此担责?如果没有媒体关注,地方部门还会“自查自纠”吗?

  也许,怪只怪威严的“安居工程”长得太像办公大楼了。这样的楼房,是怎么立项、怎么建造起来、怎么逃脱审计监管的法眼?“退房”只是第一步,权力在“开房”上的马脚,才是最值得警惕的地方。

  □桂芳(电视制片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