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我国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 第三方支付机构申请意愿不强

  • 发布时间:2014-11-06 07:34: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国务院常务会议日前决定,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申请在我国境内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此举在业内引发广泛关注,业内人士对此解读为,在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中,中国银联“独一家”的格局将被打破。谁将成为第二家“银联”?京华时报记者采访发现,第三方支付机构申请的兴趣不浓,而银联的生意也并非想象中那样好做。

  □发布

  内外资企业可设清算机构

  9月底,市场曾有“央行已将有关银行卡清算市场准入规则的方案上报国务院”的消息传出,这一传言在日前公布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中变成了现实。

  为扩大金融开放,加快推动国内银行卡市场和支付市场创新发展,提升现代服务业,优化消费环境,10月29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申请在我国境内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仅为跨境交易提供外币清算服务的境外机构原则上无需在境内设立清算机构。会议还强调,要完善管理,防范风险,维护持卡人合法权益,使开放的金融市场便利和惠及消费者。

  简单来说,清算组织是指维护跨行交易清算系统、规范监督支付市场行为,实现银行卡得以跨银行、跨地区和跨境使用的组织机构,通常是由联盟形式组成,类似于银行卡协会。2002年成立的中国银联是目前中国惟一的清算组织,而国外竞争则比较充分,比如美国有Visa、万事达、美国运通等多个卡组织。

  □影响

  银联一家独大局面生变

  业内人士称,央行此举是想开放支付清算市场,中国银联一家独大的格局即将改变。不过,究竟符合什么条件的企业可以申请还没有详细的规则出炉。

  中国支付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张宽海表示,目前体现的是开放的信号,细则怎么实施很重要。短期内对于银联的影响非常小。全球电子商务和支付巨头美国第一资讯公司大中华区总裁陈启彰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国内银行卡清算市场是银联一家独大,不可否认,银联推动了这一市场的发展,但是垄断也带来了一些市场的畸形发展,银行卡清算市场的放开将有利于整个市场的进一步完善。他表示,在国务院定调之后,预计相关的法律法规和细则的落地还需要半年至一年。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则认为,银联应该在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全球化的支撑下,把眼光放到全球。政策层面也应该通过顶层设计,以股改上市作为其“扬帆起航”的开始。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对银联影响较小,“这次提出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是个很大的突破,因为支付安全对于金融安全至关重要,传统观念中应该由中央银行来做。放开清算市场,第一是进一步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第二是应对国外卡组织的竞争,有所准备。”张宽海认为,政策的推出,更多的是体现“竞争意识”,是个开放的信号,但短期之内银联在国内市场的地位无法撼动。

  □关注 支付宝与工行呼声高

  伴随着银行卡清算系统开放,申请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公司备受关注。目前,很多市场人士认为,就线上交易的市场份额来看,支付宝当仁不让将有该项业务的资格。还有人认为,拥有最大线下收单的工商银行未来可能成为银行卡清算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易观国际分析师李烨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虽然支付宝在线上与百余家银行进行直联,已经在进行转接清算相关的业务,但真正成为一家转接清算机构,并不像外界想得这么简单,需要遵循一定程序和满足相应条件。而支付宝也要面临与传统金融系统博弈、政策、股东结构调整等多重问题”。

  一位第三方支付行业人士表示,如果只看清算,支付宝已经拥有巨大的客户规模,在线上也已经开通了和很多银行账户的直连通道,相当于进行了一部分线上的转借清算业务,这是其优势。但支付宝还没有自己品牌的卡,且若想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仍需要投入资源布局线下,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京华时报记者从支付宝方面得到的回应是:“我们尚在研究阶段,暂时没有确定的消息可以回复。”

  对于银行中呼声很高的工商银行,一位支付行业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是发卡量还是专业程度,工行都确实有能力,甚至在银联成立之初也都是从央行和工行引进了大量人员。但他认为,工商自己做没意义,可能要拉着几家大行,毕竟95%以上的发卡都是由几家国有大行垄断。

  张宽海认为,随着市场化运作的展开,无论哪家机构的政策背景其实都在慢慢淡化。对于哪样的机构适合做卡清算,他表示得由市场来决定,“不是谁想做就做得起来。”在杨涛看来,第二家的卡组织,可能需要不同机构的共同发起。如支付宝等行业领先的具有跨行清算功能的支付企业,应该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调查 当前盈利模式并不清晰

  因被称为“躺着挣钱”,银联近年颇受非议。国务院此次决定出台后,引发了市场对于第二家“银联”的期盼。有不愿具名的支付行业人士向京华时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申请的意愿或许并不强,因为目前的盈利模式并不算清晰。

  “目前支付按行业不同收取的费率也不同,一般在0.38%-0.78%,最高1.25%。其中再按7∶2∶1的比例分成,银联的‘1’其实只占到很小一部分。相比之下,其他国际卡组织如VISA或MASTER费率在2.7%-3.5%,而且可以向商户及持卡人双向收费。”上述人士表示,“正因为不挣钱,银联才会成立那么多子公司,想要直接介入一些支付业务。”

  该人士表示,从另一方面来看,支付毕竟涉及到金融安全,免不了有各种限制及管控,监管套利的空间也很小。“如果在价格及服务上没有差异,银行或商户其实是没有动力再去连接一家新的机构。”他表示。

  张宽海告诉记者,银联表面看起来“坐享其成”,其实是有误解,新的清算机构也必然要面对前期投入大、后期收益微薄的状况。更不用说,在海外支付市场等领域银联还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张宽海认为,因为费率低,如果业务量上不去,就不足以支撑前期投入。而在目前成熟市场已经被银联覆盖的前提之下,很难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市场。

  对此,银联回应称,中国银联支持并坚决执行国家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准入的决定。作为市场化的商业主体,中国银联将与其他银行卡清算机构在同样的监管条件下,依法合规开展平等的市场竞争。中国银联将坚持开放、合作、共赢的理念,继续深化市场化转型,通过“二次创业”,积极迎接市场竞争,在竞争中不断提升自身产品和服务水平。

  □行业

  城信银农信银平台受关注

  除了支付宝和工行之外,另有两个低调的平台同时引起市场关注。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记者,城信银(城市商业银行资金清算中心)、农信银(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的两大平台目前比较受关注。同时受关注的还有兴业银行的“银银平台”。

  据了解,城信银办理城商行的异地资金清算及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其他业务,现有业务包括银行汇票、网络支付、通存通兑等资金结算,全国各地城商行、诚信社和村镇银行等金融机构;农信银主要为全国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办理银行汇票、实时电子汇兑、个人账户通存通兑业务的异地资金清算以及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其他资金清算业务。兴业银行“银银平台”为银行同业提供支付结算、信息科技、资产负债管理等各项银银合作业务。

  对于新的清算机构如何与银联形成差异化,支付行业内人士认为,农村金融或许会成为一个选择。除了国有及大型商业银行,其实还有众多农商行、城商行、村镇银行并未接入银联系统。银联人士表示,“信用社、乡镇银行改制也只是在近年才开始,这些银行原本只相当于存款银行,做一些涉农类的政策性贷款,只做本行业务,现在慢慢才开始有跨行、跨区域的业务需求。与此同时,这些位于县级及乡镇的银行可能都没有自己的电子银行系统,普遍是外包给银联数码这类机构在做,甚至在当地想招一名相关的技术人员都很困难。这些也在客观上限制了银联的业务进入。”

  然而,筹建一个清算机构,需要标准制定、网络建设以及大量的资源和人才储备,门槛之高,并非所有行业参与方都有心有力。中金公司分析员陈健恒认为,“从更深层面来看,随着行业发展的深入,线上与线下支付、支付领域与其他行业领域都将不断融合,对客户支付信息的大数据应用直接决定了第三方支付能否在未来更大的增值市场有所作为,因此支付方式、支付系统的竞争就显得更加重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