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深圳加速向“创客之城”迈进

  • 发布时间:2014-10-31 05:32:32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最近几周,深圳“90后”创客李欧亚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创客是干什么的?”李欧亚是“柴火创客空间”的工作人员,“柴火创客空间”这个位于华侨城创意文化园A5栋2楼的空间,是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创客空间之一、深圳最著名的创客聚集地。

  经过四五年的发展,国内初步形成了以北京、上海、深圳为三大中心的创客文化圈。深圳是国内创客产业链最完整的城市,一个创客来到这里可以完成从产品研发到做出样品再到批量生产的整个过程,深圳也被誉为“创客天堂”、“硬件的好莱坞”、“创客乐园”,吸引了不少外地乃至国外的创客来到深圳实现创意,或与深圳创客合作。

  10月25日,两场关于创客的活动分别在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柴火创客空间举办,参与人数都超过主办方预计,不少人站着参与了相关活动。深圳创客活动正在步入一个小高潮。据了解,深圳市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对深圳的整个创客生态系统进行了解和摸底。

  1

  创客是干什么的?

  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的个人设计制造群体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Maker”,指不以盈利为目标、有独立想法并把想法变成现实产品的人,创客们作为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的个人设计制造群体,主要集中在硬件领域但也并不局限于硬件领域。

  “我们希望告诉大家只要你想做,每个人都可以是创客。”在李欧亚看来,创客并非“高不可攀”,也没有身份、专业、年龄的限制,任何人只要有想法并且动手去实现这个想法就是创客,很多人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没有迈出第一步。

  “我觉得我还不算是真正的创客,我从一开始考虑的就是商业价值。”柴火创客空间的第一个会员王建军被认为是从创客走向创业的成功例子,他是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公司的主要产品Makeblock是一个积木式机器人搭建平台,提供各种简单易用的机械、电子模块,可快速搭建出各种机器人或者其他机械结构,帮助大家将创意变成现实。

  柴火创客空间的第二个会员龙黎被圈内公认为“纯粹的创客”。这个出生于重庆农村、没有读过大学的年轻人,从小喜欢自己动手制作玩具,做过五金厂绘图员、楼房销售等工作,为了给不认识数字的外婆制作一个“人脸拨号”座机,他开始慢慢自学电子知识,在华强北购买元器件做实验,最终用几年时间做出了外婆可以用的座机,这台座机的每个拨号键上贴着一个头像,只要按一下就可以直接拨打这个人的电话号码。

  创客未必要以创业为目的,不少创客更为看重过程本身。“我觉得创客文化兴起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我们需要多么新的科技产品,而是让大家重拾丢失已久的个人创造的愉悦感。”深圳知名创客Terry认为,创客的精神就是主动创造、有效学习以及社区分享。Terry接触到的创客来自各个不同的专业领域,白天他们上班时是设计师、工程师、老师,当下班后聚在一起时谈的是如何制造各种好玩的东西、用技术去实现天马行空的想法,如何让更多人能感受到这种乐趣。

  2012年从富士康国际行政总裁任上退休的“50后”程天纵自2013年起在深圳第一次接触到创客,此后走访了国内多个城市的创客空间,认识了很多创客。他发现,美国、欧洲有许多不以创业为目的的创客,而在中国,跨过创客阶段直接创业的人非常多,真正的创客反而没那么多。

  屌丝派科技创始人胡志强也表示,美国创客只是玩,中国创客要把好的创意变成产品,“纯玩可以让大家成长,但变成产品才更有意义。”胡志强正在打造一个希望真正帮助创客实现产业化的空间MAKER SPACE。

  与北京、上海等地的城市相比,深圳的创客被认为更为务实。深圳市乐美客科技有限公司CEO、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在读博士生刘兴华还发现,深圳的创客除了与其他城市创客一样爱制作产品之外,更注重平台的打造,包括矽递、Makerblock等平台级的公司,这是深圳地缘优势决定的。刘兴华与二三十个小伙伴打造了一个开源硬件平台香蕉派,他的想法是“创客改变世界,我们为创客创造改变世界的平台”。

  2

  创客将带来哪些改变?

  山寨经验或与创意发生化学反应

  梧桐会联合创始人、CEO苗科学近来观察到,如今创客创意已经成为时代潮流,但一些昔日有所成就的企业家虽然有系统的经营智慧、充足的资本实力、丰富的产业资源,但普遍有种焦虑感,焦虑感来自于对新时代机遇的判断力和把握力,他们希望参与到创客的活动中来。

  当前,国内一些企业也越来越关注创客,开始为创客提供生产条件、项目指导和资金支持。除了企业,地区政府、高校、科研机构等都对创客这个目前人数还不多的群体给予了关注。今年以来,深圳市市长许勤数次就创客表态,希望深圳成为创新创业的天堂和创客的乐园、家园,在深圳柴火创客空间,也有光明新区、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相关负责人等前来沟通。

  25日,中科史太白创客学院在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举办开放日活动,不仅吸引了创客参加,一些企业也在现场寻求与创客的合作。

  “创客已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创新群体,是对现有的创新机制和创新文化的颠覆。”创客学院院长宋展告诉记者,深圳发展创客有产业优势,作为深圳的特色学院之一,深圳先进技术学院之所以与德国史太白大学合作成立创客学院,就是希望把社会创新力量引入科研机构,寻找科学家与草根创客对接、对话的平台,一方面为他们提供创新创业平台,另一方面,也希望把现有技术通过创客实现成果转化,寻找新的科技成果转化模式。

  深圳大疆创新创始人汪滔经常被视为由创客到创业再到成功企业路径的典范。创业被一些人认为是创客的高级阶段,创客巨大的创造性若能与深圳多年的制造业生态系统相结合,与山寨企业完备的供应链资源和制造能力优势互补,或将有助于深圳渐渐远离“山寨之都”的身份,变成创新产品层出不穷的“创新之都”。

  不过,在有些创客看来,创客未必要创业,创客本身可以作为一生的事业。创客的活动本身无论是否直接对经济发展产生推动,但创客文化本身带来的影响将是意义深远的。李欧亚认为,创客会变革传统行业的思维。

  “很多创客不是为了挣钱,就是喜欢,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从心底里崇敬创客,这种纯粹的创新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深圳市微纳集成电路与系统应用研究院院长张国新告诉记者,目前创客数量还不多,是创新创业人群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但还不是主流,但可以改善一个地方的创新氛围。微纳研究院也将把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场地改造为硬件和IC创客的俱乐部。

  3

  深圳发展创客优势是什么?

  创客氛围和产业配套措施得天独厚

  在李欧亚和刘兴华等创客眼里,“山寨”并不是个贬义词,它代表着深圳拥有的强大生产能力和丰富的供应链,无数山寨式的中小企业非常灵活地满足着全世界的各种需求,缺乏的只是创新,而创客的兴起则提供了创新。

  刘兴华认为,深圳的优势在于创客氛围和产业配套措施得天独厚。“在别的城市,我跟一些学生聊创客,说要做开源硬件,做出来不赚钱,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在深圳就很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而且在设计、制造上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两三个小时车程范围内就可以找到所有你需要的东西。”

  刘兴华今年3月注册的乐美客公司已获得300万元投资,利用两个月时间就将一个新产品从概念落实为产品,今年4月、10月分别推出的两个开源硬件平台香蕉派应用于智能家居3D打印、虚拟现实、云存储等多个应用领域,每个月出货量两三万件,90%以上的客户来自国外。他认为,虽然深圳发展创客有众多优势,但也有劣势,那就是高校与北京、上海、成都、西安等城市相比太少了,而学生群体是创客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深圳创客Terry并不认可这个观点。他认为,深圳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聚集了众多高科技企业和人才,这些企业里的年轻人中走出了很多创客。深圳南山科技事务所所长王艳梅博士也认为,虽然深圳高校和学生相对较少,但这个劣势并不绝对,毕竟深圳吸引了全球优秀人才聚集。她认为,除了深圳在IT产业等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之外,深圳人的观念更为开放,分享、合作精神更为领先,这是深圳发展创客的重要优势。

  “对于创客来说,深圳的传统优势仍在保持,有大批的工程师和完备的产业链,比较缺乏各界人才、缺乏人文的元素等劣势在逐渐变小。”中国创客的代表人物、矽递科技创始人潘昊告诉记者,随着深圳受到更多关注,有更多各界的人包括设计师、学界的人从全世界过来,前不久MIT媒体实验室的总监看到深圳的创新环境很兴奋,接下来他们每年会送一批学生过来和深圳创客们一起做东西。

  今年以来,很多国际媒体比如BBC、Discovery也都关注到了深圳的创新环境,到深圳来采访。潘昊明显感觉到,与前几年相比,最大的变化是政府、大公司都知道创客,一些大的企业也开始尝试和创客合作,比如英特尔、海尔、联发科等会针对创客开发产品、举办创客马拉松、在公司内部办创客空间等,让这些成为员工福利,也可以把很多科技的东西对接起来。

  潘昊还注意到,随着创客的流行,现在有更多人愿意把自己称为创客,但他们其实只是借着创客的名义做着不相干的事情,并不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客。

  4

  政府扶持与创客之间的关系?

  创客需政府认可、造势,让更多人参与

  在国际创客圈,深圳被称为创客的“天堂”。许勤近期也曾公开表示,深圳将打造国际创客周,其对创客的重视不言而喻。

  “过去政府一般扶持大企业,但现在更多地意识到金字塔需要一个底端,需要更多微小企业来支撑。”潘昊认为,政府之所以关注创客,是因为创客的创新行为有助于更多微小企业成长起来,对于深圳产业升级、“深圳制造”变成“深圳创造”,对于更多制造企业成为品牌性企业有所帮助,对提升深圳国际地位和形象是有意义的。

  创客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潘昊称,创客的创新是自下而上的行为,他们其实不需要太肥沃的土壤,但需要更多人了解他们做的事和其中的可能性,政府支持的最大意义在于能造势,能让更多不同背景的人了解创客、参与进来。

  “之前奥巴马也在白宫做了一个MakerFair(创客集市),这个行为对创客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支持和宣传,会吸引更多民间资源、政府资源更多地关注、倾斜给创客群体。创客做成个东西是很难的,接下来需要政府的认可。”潘昊建议,政府可以在公共资源如何使用上给创客支持,比如在图书馆开辟创客区等。此外,政府也可以考虑提供无息贷款、更包容的活动场地等。

  不过,他担心的是,政府容易过度支持,会让创客这个事情变味,“相比制定一个完美的政策,最关键的是如何执行政策”。

  “中国创客大约草根,组织松散,很难形成有力的游戏规则和竞争空间,他们需要交流、需要辅导、需要信用。”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毕亚雷称,中科史太白创客学院将关注创客本身,与现有的创客空间是一种互补关系,在为创客们提供交流空间之外,还可以提供知识产权、技术、专家团队、产业化等方面的支撑。

  在潘昊看来,一些高校、企业、科研机构开办创客空间是很好的事情,尤其是高校开办创客空间有优势,大学生很适合做创客,学校有大批还没有迫切生存压力的创客们,而且高校本来就有器材、科研资源,再加上一些综合学校本身学科很多,符合创客“跨界合作”的理念。“柴火空间只是一个点,希望大家都能来‘借火’。”Terry则提醒说,建立创客空间本身并不难,但如何聚集创客、提升人气并不是那么容易。

  刘兴华告诉记者:“如同10年前的互联网,20年前的计算机,这一波创客浪潮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创造和英雄出来。”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