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交银施罗德5只基金变更舵手 半年亏损超18亿

  • 发布时间:2014-10-24 16:14:0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10月22日,交银施罗德基金接连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公司基金经理发生变化的基金有5只之多。同一时间对基金经理做出如此大范围的调整,引发了市场的关注与猜疑。

  今年以来,交银施罗德投研团队的动荡十分频繁,已有半数以上的基金产品受到牵连。与此同时,公司的规模排名屡屡下坠并跌出了前20名,上半年亏损超过18亿元,成了公募圈有名的亏损大户。

  中坚管理者后撤“新人”批量补位

  交银施罗德基金当日公告显示,因工作变动,交银施罗德成长30和交银施罗德趋势优先解聘基金经理管华雨,分别由王少成和曹文俊单独掌管。管华雨继续担任权益投资总监,并继续担任交银施罗德成长股票型基金、交银施罗德新成长股票型基金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新成长增聘基金经理王崇与管华雨共同管理。

  同时,因工作变动,交银施罗德精选解聘基金经理张鸿羽,同时增聘曹文俊为新任基金经理。张鸿羽转至研究部任职。因工作变动,交银施罗德蓝筹解聘基金经理张媚钗,同时增聘张迎军、李德亮、陈孜铎为新任基金经理。张媚钗则转至专户投资部任职。

  在这波让人眼花缭乱的基金经理变更浪潮中,管华雨显然是涉及多只产品和人员的核心之一。此次,管华雨在两只共管基金产品上的去职,以及其单独管理的交银新成长基金加盟新人,这些信息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管华雨或将从公司离职的准备与前奏。

  那么,管华雨何许人也?据交银施罗德官网介绍,管华雨,C F A (特许金融分析师)、博士学历,12年证券、基金行业经验。曾在申银万国和信诚基金任职。2010年6月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权益部副总经理、权益部总经理,现任权益投资总监。管华雨曾说,“做投资,不光是理解财经是怎么回事,更要理解这个社会是怎么回事。资本市场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和社会发展轨迹的浓缩。”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增聘的五位基金经理中,只有张迎军是有着5.75年基金经理从业年限的“老人”。其他四位皆是“新人”,其中曹文俊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为1.21年,李德亮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为1.13年,而王崇和陈孜铎则是没有基金管理经验的新手。

  公开资料显示,王崇,北京大学金融学博士,2008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分析师、高级研究员。陈孜铎,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2008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分析师、高级研究员、研究部助理总经理。

  人才荒加剧投资总监“一拖五”

  根据记者的粗略统计,目前交银施罗德旗下共有36只基金产品和16位基金经理。今年以来公司已经发布了20条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相当于半数以上的基金产品变更了基金经理。其中,有6位基金经理离职,另外新聘3位基金经理。

  而W ind统计数据则显示,目前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最大从业年限为7.06年,基金经理平均从业年限为2.99年。

  此前的8月份,在交银施罗德任职基金经理将近8年时间的李家春辞职。作为李家春的接替者,项廷锋于今年8月4日开始担任交银双利基金经理,在担任公司投资总监的同时,他还是“一拖五”的超负荷基金经理,人才短缺困境由此可见一斑。

  公开资料显示,项廷锋是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曾于1999年至2007年任职于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担任研究员、固定收益投资经理和基金经理。2007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固定收益部总经理,现任投资总监,同时担任着交银施罗德荣安保本混合型基金、交银施罗德荣祥保本混合型基金、交银施罗德定期支付双息平衡混合型基金、交银施罗德荣泰保本混合型基金和交银施罗德双利债券基金等5只基金的基金经理。

  基金经理的频繁变更,使得基金风格很难持续。同时,“一拖多”现象严重,也影响到基金收益的稳定性。

  目前,交银施罗德旗下共有9只主动管理的普通股票基金,除了2014年5月9日新成立的交银新成长之外,其余有3只产品今年以来的收益率排名在300名开外。据W ind数据显示,在这9只主动管理的普通股票基金中,业绩最好的要属交银先进制造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0月20日的收益率为16.83%,在365只同类基金中排名第95位。

  规模跌出前20位“迷你”基金涌现

  成立于2005年的交银施罗德,是国内首批试点的三家银行系基金之一,由拥有百年历史的交通银行、二百年投资经验积累的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全球集装箱行业的佼佼者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

  依托中外股东的全球经验和资源优势,交银施罗德曾是银行系基金公司中的佼佼者。截至2009年6月30日,公司旗下基金资产净值达625 .48亿元,在全国公募基金公司中位列第九,成为唯一一家进入前十的银行系基金公司,同时也是前十名中最年轻的基金公司。

  但是好景不长。近几年来,从李旭利、郑拓到吴春永,接连曝出的“老鼠仓”丑闻,让交银施罗德在业界颜面尽失,其公司内部的风险控制管理也遭到投资者质疑。再加上公司高管和基金经理的频繁动荡,不仅损害了公司的品牌形象,还使得公司的资产规模不断缩水。昔日优异的“前十名”光环早已褪色,甚至距离前二十名的位次都已渐行渐远。

  据W ind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时,公司以450亿元的资产规模在66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7位。截至2012年底时,公司的资产规模为544亿元,在7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8位,位次略有下降。截至2013年底时,公司规模为467亿元,在78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0位。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时,公司的资产规模缩水至423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4位,彻底跌出前20位的行列。

  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缩水,交银施罗德涌现出大批“迷你”基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公司中规模小于1亿元的基金产品就有5只。其中包括主动管理的普通股票基金交银阿尔法,该基金成立于2012年8月3日,基金经理为龙向东,目前的资产规模仅有3277万元,已处于“清盘线”下方。

  资产规模的缩水已殃及到公司的整体收益。据季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交银施罗德亏损18 .4亿元,32只基金产品中有14只处于亏损状态。受灾尤其严重的是,8只股票型基金中亏损者达7只之多,其中交银蓝筹和交银成长亏损最多,亏损额均高于5亿元。(李保金 张汉青)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