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大雾中的阿姆斯特丹之行

  • 发布时间:2014-10-06 13:37:11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飞行员如果具备Ⅱ类盲降运行资格,在实际运行中往往能够给旅客带来惊喜。

  阿姆斯特丹机场在接受Ⅱ类运行的同时,还接受Ⅲ类运行;管制员的指挥非常正规,经验丰富;地面运行非常合理,当飞机滑行到能见度最低的地方时,引导车正等在那里。我们不禁感慨:中国离真正的民航强国还有差距,希望有迎头赶上的那一天。

  □姚永强

  天气慢慢转凉,低云、低能见度又将成为使飞行员感到头痛的天气现象。民航局要求,自2014年1月1日起,运营国内旅客吞吐量排名前10的机场至首都机场的航班机组,必须具备Ⅱ类盲降运行资格。Ⅱ类运行是实现航班全天候运行的重要手段,其主要目的是飞机在恶劣的天气条件和低能见度下着陆时,达到与“正常”运行条件下等效的安全水平。飞行员如果具备Ⅱ类盲降运行资格,在实际运行中往往能够给旅客带来惊喜。

  作为南航新疆分公司的一名机长,我是去年底取得Ⅱ类盲降运行资格的。在两次模拟机复训时,我都进行了Ⅱ类天气运行的训练。遗憾的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在实际航班运行中实行Ⅱ类盲降运行。

  9月19日,我执飞CZ453航班,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在公司位于上海浦东机场的签派管制室,机组得到了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天气信息。我们得知,在落地时段,阿姆斯特丹机场天气不好,能见度只有500米。我在飞行准备时告诉其他机组成员,在降落的时候,如果天气低于Ⅰ类运行的标准,我们就实行Ⅱ类盲降运行,用自动驾驶仪落地。

  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后,我们就一直关注阿姆斯特丹的天气。飞机的数据链一直在更新天气信息,目的地机场的天气逐渐变坏。我们预计,飞机落地的时间正是阿姆斯特丹机场的凌晨,有大雾,能见度一直徘徊在400米~500米,机组确定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实行Ⅱ类盲降运行。

  在飞机下降前,我们再次收听了阿姆斯特丹机场的通波,得知该机场正在运行Ⅱ类盲降。和我搭档的在右座的副驾驶刚完成改装,还没有取得Ⅱ类盲降运行资格。我操纵飞机,他下座,让一位有Ⅱ类盲降运行资格的资深副驾驶上座。这样一来,机组就同时具备了Ⅱ类盲降运行资格。由于同行的还有一位日籍机长,我用英语做了Ⅱ类盲降的下降简令。

  接下来,我们首先询问了阿姆斯特丹机场的管制员,证实了该机场正在运行Ⅱ类盲降,然后确认了机场的天气情况。跑道视程落地端800米,中间端400米,停止端600米,静风,达到了Ⅱ类盲降运行的天气要求。同时,备降机场法兰克福机场的天气很好,我们的油量也足够多。我和在座的副驾驶都具备Ⅱ类盲降运行的资格,刚完成了模拟机训练,执照上也有签注,飞机是适航的。于是,我们按照简令,有条不紊地操纵着飞机,将决断高度调成无线电高度,打开了远近台和指点标接收机,再次强调了继续进近和复飞的条件、五边注意力分配的转换以及滑行的要求,所有工作都有序地开展着。做完简令后,我回头对其他机组成员说,Ⅱ类盲降运行,请大家多提醒。全体机组成员点头同意。

  飞机平稳下降,管制员一直在通报跑道视程的变化,满足Ⅱ类盲降运行的要求,我们继续进近。在副驾驶的提醒下,由于比正常的进近检查单多了几个项目,我们稍微提前了开始做进近检查单的时间,并按照要求启动了飞机辅助动力组件。

  我们较早地建立了飞机的落地形态,让飞机能有一个更平缓稳定的进近。飞机仪表设备的显示情况和模拟机训练时的显示情况一模一样。紧接着,我们集中精力,拉平滑跑预位,进行了规范的标准喊话。阿姆斯特丹机场的能见度比预想的好,我们在300尺高度就看见了跑道,但程序没变。在确认了跑道的目视参考后,我发布了“落地”的口令。我开始看外面,副驾驶的视线则转入驾驶舱,飞机开始做拉平落地的动作。

  整个落地和滑跑过程都是飞机的自动驾驶仪完成的,我的手和脚一直在飞机操纵面上,随时准备中断自动驾驶仪的工作或者复飞。飞机在比我预想偏晚的时刻(约晚0.5秒)出现落地姿态,驾驶杆猛地往后一拉,副驾驶同时喊出“拉平”。飞机姿态上仰,实现了很轻的接地。我给这次自动落地打9分,感觉比我飞的要好。

  飞机在中心线上自动滑跑,我在飞机速度80节的时候断开自动驾驶仪,完成了自动驾驶和手动操纵的转换。我们按照Ⅱ类盲降运行的要求滑行,喊出了所有滑行道的标志标线。当我们滑行到一段能见度很低的滑行道时,引导车已经按照机场细则的要求,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地点出现了。我们跟着引导车,滑行到位并关车。

  这次简单而普通的Ⅱ类盲降运行经历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次飞行。当时,我也是飞往阿姆斯特丹机场,能见度不好。外航的飞机一架接一架地安全落地,丝毫不受天气影响。我们机组由于不具备Ⅱ类盲降运行资格,只能在空中盘旋等待,最后无奈地备降其他机场。而对于这次飞行,当阿姆斯特丹机场的管制员询问我们能否实行Ⅱ类盲降运行时,我们非常自豪地回答:“YES。”更让我们吃惊的是,阿姆斯特丹机场在接受Ⅱ类运行的同时,还接受Ⅲ类运行;管制员的指挥非常正规,经验丰富;地面运行非常合理,当飞机滑行到能见度最低的地方时,引导车正等在那里。此外,阿姆斯特丹机场细则中有非常详细的低能见度运行说明,细化到不同能见度下的侧风标准、滑行方法,连引导车的使用都有详细解释。我们不禁感慨:中国离真正的民航强国还有差距,好在这种差距正在缩小,希望有迎头赶上的那一天。

  第二天清晨,阿姆斯特丹的太阳出来了,薄雾缓缓散去。微风伴随着水汽扑面而来,清新凉爽,好像是天空被人类征服后的轻轻叹息,而我们心情大好。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