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农资互助社,帮农民也需政府帮

  • 发布时间:2014-08-22 08:33:30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本报记者 范南虹 通讯员 吴贵强

  “老周,台风把我家养殖的对虾和青斑鱼全冲走了,经济损失近百万。我们想贷款20万元买鱼苗恢复生产,能不能贷到款?”养殖户许惠娟电话求助。这几天,万宁市和乐镇和港农村资金互助社董事长周经雄很是头疼,像许惠娟这样因“威马逊”受灾急需资金恢复生产的养殖户太多了。

  “互助社根本不能满足受灾社员的贷款需求。”周经雄在电话里叫苦,和港农资互助社因无钱贷款给社员,现在无人问津。

  2010年7月,由海南省政府主导,决定试点农村资金互助社,以解决农民融资贷款的困难,先后成立海口甲子农资互助社、三亚众树农资互助社和万宁和港农资互助社,其中三亚、万宁两家农资互助社依托海南农业科技110服务系统,由农村种养专业户、农业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但这种农资互助模式,却因为金融政策的诸多限制,发展处处受制约,生存举步维艰。

  互助社是农民致富好帮手

  7月17日上午10时,和乐镇流川村石斑鱼养殖户蔡仕仁正在鱼塘边投喂饲料。

  “和港互助社帮我渡过了好几次难关。”2011年,台风造成蔡仕仁养殖的石斑鱼大量逃逸、死亡,损失了100多万,是和港互助社给他贷款10万元购买了鱼苗,重新恢复生产的。

  “每次申请贷款,一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手续,且不需要任何抵押。”互助社的社员都是知根知底的同乡,设计流程简单方便,因此,每年鱼苗投放季节,蔡仕仁都会从互助社贷款10万元购买鱼苗。

  据统计,4年来,和港农资互助社共为社员发放了168笔贷款,共贷款2015万元,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和港村贫困养殖户生产资金短缺的难题。

  “农资互助社是农民的好帮手,我们希望它发展得更好,实力更雄厚。”崖城镇城西村农民黎克宇今年计划种50亩冬季瓜菜,现在他正向众树农资互助社申请贷款。

  众树农资互助社依托三亚海源实业有限公司和海南省农业科技110崖城服务站成立,是我省首家农资互助社,共为崖城镇农民发放贷款427笔,贷款总额2848.5万元。

  政策不松绑互助社陷困境

  尽管四年来发放了近3000万元贷款,众树农资互助社还是不能满足农民生产发展资金的需求。众树农资互助社董事长、三亚海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庆鸯告诉记者,众树农资互助社现有社员353户,每年冬种瓜菜时节的贷款需求高达3000万,审批时只能首先满足经济最困难社员的贷款需求。

  据统计,和港农资互助社成立之初有社员41名,股本230万元。四年过去了,互助社社员仅增加到156名,股本总金几无变化,至今年6月30日,存款余额211万元;众树农资互助社在过去四年里,社员由203户增至353户,股本金额由360万元增至529.5万元,至今年7月15日,存款余额不足两百万元。

  “对于一个金融机构来说,这种增长可以说是一潭死水,任何商业银行都难以生存。”本省一家商业银行的负责人评价。

  那么,造成农资互助社发展艰难的原因是什么?

  “金融政策不向农资互助社倾斜,而且限制很多,导致互助社股本总额增长缓慢,存款规模小,无法满足社员贷款需求。”刘庆鸯直言,农资互助社只能在所处乡镇的行政区域内,向农村社员揽储,揽储对象和范围很受限制。

  《农村资金互助社会管理暂行规定》明确了互助社的资金来源:社员存款、社会捐赠和向其他银行机构借款。农资互助社是新生事物,缺乏社会认同,社会捐赠基本没有;同业拆借的市场准入门槛很高,“草根银行”的农资互助社向其他银行机构也借不到钱。而加入互助社的农民社员,他们也仅以极小的金额入股,不愿意在互助社存钱,还是选择将钱存入三亚的其他银行。

  “如果不能适当松绑金融政策,解决农资互助社融资难题,扩大存款规模,农资互助社就会成为无源之水,失去它试点的功能和意义。”谈到众树农资互助社的发展,刘庆鸯愁眉紧锁。

  如今,刘庆鸯、周经雄这两位农资互助社董事长,都把互助社的良性发展寄望于“优化政策环境”。他们迫切盼望:除了提高揽存能力外,政府还应多措并举加大对农资互助社的扶持力度,以专项资金的方式入股扶持互助社,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促进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信用社等金融机构与互助社的合作,以低息支农再贷款的形式,壮大互助社的资金实力,满足农民发展生产的资金需求,为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探索建立能真正良性发展的新型农民银行。(本报海口8月21日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