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医药 > 医药观察 > 正文

字号:  

妇科男医生,不该有的“尴尬”

  • 发布时间:2014-08-22 08:30:15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孔彬彬

  妇科男医生正常履职被打伤的案子昨日在沭阳县法院审理,法院认定被告人张某、庞某和胡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2年和1年8个月。该案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妇科男医生成为热议话题。

  本次庭审,沭阳县实行现场直播,由县法院院长牵头组成合议庭,县检察院检察长担任指派检察员。当地之所以这么重视,是因为这个案子引起广泛关注。

  “性别歧视”

  让妇科男医生很受伤

  被打伤的刘永胜虽然脱离了危险,但仍在服药调理。24岁的他才刚刚进医院一年,新工作的医生进医院后要在各个岗位轮岗,事发时离他结束妇产科轮岗只剩几天。他说自己的伤不只是身体上的,而且是心理上的。现在每天都需服药,不知道还需多长时间才能完全康复。康复后,不会选择留在妇产科。

  刘永胜所在的沭阳县南关医院副院长孟祥溪说,医院妇产科只有一位男医生,但技术十分过得硬,社会上确实有些人存在陈旧的观念,对妇科男医生存在各种误解。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妇科主任苏亦平介绍,在国外,妇产科男医生很平常,在我国大城市也好一些,而在一些偏远地区、农村还会有些偏见,妇产科男医生工作起来就相当困难,压力非常大。

  有件事令苏主任记忆犹新。有一次,他刚下班回到家,医院来电话,一位产妇大出血。苏亦平跑到医院就往急救室冲,这时门口一位大汉一把抓住他:“这里面是女人。医生也不能进!” “你再不让我进,你老婆的命就没了。”苏亦平大喊,患者其他家属也不停地劝说,大汉这才让他进了手术室,最后成功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其实作为医生,穿上这身白大褂,就对性别这个概念已经相当模糊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在我们面前躺着的是一个‘产品’,它出了故障,我们要利用技能,想方设法‘修好’它,让它继续正常工作,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苏亦平说。

  妇科男医生其实更出色

  泗洪县中心医院妇产科男医生浦中文在妇产科工作30年了,他认为妇产科很需要男医生,对促进医疗技术发展有好处。他建议医学高等院校扩大对男学生招收比例,专业医院对妇产科男医生设置专门配置比例。

  据了解,目前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妇科中男医生有13位,约占医生总人数的1/3,产科也有近10位男医生。南京三甲大医院妇科“掌门人”几乎都是男士,如南京鼓楼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南京中大医院、省肿瘤医院等。

  “全国范围来看,不论妇科还是产科,知名专家多是男医生,这是不争的事实。”南京市卫生局法监处处长,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说,尤其是产科,男医生有许多女医生无法比拟的优势,比如男医生体力好,在连续手术时晕台的多是女医生。遇到大出血、难产等,大人与孩子性命往往几分钟都不能等,男医生比女医生果断,动作干净利索,危难之际处置更合理。此外,男医生手指比女医生长,在指检胎儿头位时手指长优势多,手指短会影响判断准确性。

  但在一些小规模医院、基层医院,妇产科男医生比例还比较少,很缺男医生。以泗洪县为例,县人民医院、县分金亭医院、县中心医院妇产科都需要男医生。目前,该县的中心医院、妇产医院都只有一名男医生,缺口较大。该县妇产科医院正在招人,但报名男医生很少,该院副院长孙文说:“大城市好些,我们县区层面上,妇产科引进男医生困难些。”

  就医观念要改变

  就医环境需改进

  昨日,沭阳县庙头镇东柳村人24岁的陈强看了法院庭审直播,他告诉记者,媳妇怀孕8个月了,妇科男医生查房和接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有其他医生陪同,这样可以避嫌。庙头镇赶埠村27岁的李新认为,老婆生产时,如果男妇产科医生查房和接生,总觉得心里有点别扭。

  而作为接受男医生检查和医治对象的女患者,她们怎么看妇科男医生呢?

  21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妇幼保健院B超诊室,4个检验室,只有一个房间由女医生检查。“怎么都是男医生啊!”排队等待检查的未婚白领王小姐小声抱怨。

  “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面,裸露最隐私的部位太难受,检查完后,心里直跳,都没敢告诉丈夫。”准妈妈吴小姐回忆起第一次“不幸”由男医生完成的妇科检查,吴仍心有余悸。她认为自己思想并不保守,但面对男性医护人员的确存在“心理障碍”。

  但大多数妇产科的男医生都给女患者留下了较好的印象。孩子已经4个多月大的陈女士回忆说,第一次产检,医生是男的,转身想“逃离”,被护士劝住。“男医生不也是医生吗,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想法。”经过每次产检和医生的接触后,她觉得男医生态度很好,回答问题更有耐心。

  采访中,医生都表示陈旧的就医观念需要改变,多数患者及其家属表示接受,但他们希望医院是否能够在就医环境服务上下功夫,让患者和家属更易接受男医生。26岁的沭阳大学生村官耿帅告诉记者,老婆怀孕6个月了,他们可以接受男医生做妇检,医生的职业道德是救死扶伤,不分男女。但要加强医生的职业道德教育,妇科男医生查房和接生,最好要有女医生陪同,这样可以避嫌和消除不必要的麻烦。

  案件回放>>>

  今年4月15日,庞某在沭阳县南关医院剖宫产手术。19日8时许,该医院妇产科医生张叶梅、乔伟丽带着男医生刘永胜查房,对庞某剖宫产伤口进行检查。被告人张某怀疑其故意看妻子庞某私处,欲对刘永胜殴打。同日10时许,张某、庞某哥哥、胡某在医生办公室外等候刘永胜,对其实施殴打。经鉴定,刘永胜右额颞部、右面部及右眼部的损伤均构成轻微伤,鼻部损伤致右侧鼻骨骨折合并右侧上颌骨额突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律师点评>>>

  就本案而言,男医生为了工作需要查看孕妇伤口,不存在任何过错。并且作为工作需要的流程,男医生的举动与其他普通人偷窥截然不同,不存在侵犯隐私或者猥亵的问题。如果患者或家属心存芥蒂,完全可以提前沟通,让男医生回避。无论如何,都不应动手。男医生因为性别问题而遭遇袭击的案例并不少见。这反映了当下公众就医观念过于传统,亟需树立更为科学的就医态度。

  ——法德永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歌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