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3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3465个乡镇政府债务率高于100% 乡干部最多工作是找钱

  • 发布时间:2014-08-20 12:58: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央广网财经北京8月20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来自国家审计署的报告显示:全国有3465个乡镇政府的债务率高于100%,这意味着我国有十分之一左右的乡镇每年财政收入还不能抵消债务,乡镇债务危机严重,有一些地方的政府欠条竟然成为“流通货币”。

  记者联系了湖北、湖南、广东等多位乡镇干部,提及乡镇债务危机,他们都感叹:难,很难:“由历史原因和体制原因造成的,现在每个地方都非常艰难”。

  乡镇政府“老债”积累日久

  很多乡镇债务都源于历史,比如救灾救急、集资修路搭桥、普九建学校、乡村干部垫缴农业税等等,湖南某镇的党委书记说,镇政府曾经集资办厂,几乎借了居住在镇中心几千位居民的钱,但是后来办厂失败,镇政府负债超过了一亿元。在他之前,有好几任镇党委书记就是因为解决不了债务问题,或者被免职,或者主动辞职,他说,这是欠钱的问题,但是,又不仅仅是钱的问题,都说借债还钱,再借不难,但是,现在因为还不了钱,政府的公信力、执行力和凝聚力都因此受到影响,很多工作得到不当地居民的支持,没法展开:“不仅仅是钱,影响了公信力、执行力、影响了政府的凝聚力。”

  乡镇干部最多的工作是“找钱”

  这位镇干部说,在他接任后,第一位工作就是“找钱”,以维持地方发展并从中“腾挪”还债。钱不够还给所有人,先还给谁?镇政府和当地居民形成了不成文的规定:谁家有婚丧嫁娶给一点、谁家有子女升学就业困难给一点、谁家有天灾人祸给一点:“有孩子考取大学很困难的,想办法解决一部分,生老病死,想尽办法解决一部分”。

  但是,这样终究不是解乡镇债务问题的办法。记者还了解到,在湖南,一些负债严重的乡镇,甚至“打折收购”乡镇政府对个人欠条的“生意”,甚至出现了欠条甚至还能折价买东西,成了地方“流通货币”。

  部分乡镇“融资平台下乡”催生新债

  如果说这些都还是旧债,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少中东部乡镇还面临“融资平台下乡”的新债,一些乡镇要求开发商先垫资建设小城镇商业街等基础设施,项目建成后再通过土地拍卖偿还建设资金,但是,土地拍卖收益欠佳,这笔钱又成了新债务。乡镇债务滚起来雪球,乡镇政府却几乎没有还债能力。

  马庆斌:乡镇一级政府承担了太多责任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专家马庆斌长期研究地方债问题,他说,乡镇一级政府不仅没有能力而且没有举债权力。

  马庆斌:既想让马儿跑,还不想让马儿吃草,让镇一级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作为镇,他没有完整的财政权利,没有司法权,实际上没有举债权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实际上是县级债务问题的一个反映。

   马庆斌:还债要分清类别,分清责任

  而就在今年,审计署专门统计了乡镇债,有解读认为这是有关部门释放出解决乡镇债务的信号。但是,问题还在于,钱从哪里来?怎么还?马庆斌的建议是:

  如果是经济型债务,应该由合同来确定。

  马庆斌: 一些盈利性的,有投资风险性问题,不仅仅是一个镇政府责任问题。如果盈利了以后,可能大家都皆大欢喜,若是这个项目失败了,这里面就会有一个责任要共担。

  如果是非经济性债务,应该由县财政或者市财政来解决:

  马庆斌:比如医院、学校,那么有一些呢,在建设过程当中,本来应该是由上一级政府承担的。

  如何解决乡镇债务?还有其他建议。有观点提出:要树立“减债也是政绩”的新观念,把消化存量债务作为考核乡镇领导干部的重要方面;也有观点提出:让金融变活,改变金融资源向大城市集中,而农村和小城镇空心化的趋向。

  地方债解决之道正在尝试

  实际上,乡镇债在地方债中可能只属于“冰山一角”。审计署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地方债大约11万亿元,2014年可能近2.4万亿元。而全国人大常委尹中卿则最新表示,目前地方债的实际规模很可能超过30万亿元;比审计数据多一倍左右。

  不过,地方债解决之道的尝试正在积极进行,昨天,青岛和浙江已经启动了地方债的自发自还,明天,北京也将启动地方债自发自还。与此同时,山东、江苏、广东、江西和宁夏也陆续完成了地方债自发自还招标项目。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