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男人vs中国女人,谁配不上谁?

  • 发布时间:2014-08-20 08:24: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主持人:名家谈经济,名博议民生,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张无。前不久一篇《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火遍了大江南北,文章指出中国男人外表邋遢,已经配不上日益国际范儿的中国女人,那么今天我们就有请两位嘉宾谈一谈,为什么中国男人会被贴上这样的标签,一位嘉宾是独立评论人韩十洲,韩老师,您好。

  韩十洲:大家好。

  主持人:一位评论人是畅销书作家、情感专家贾佳,贾老师,你好。

  贾佳:大家好。

  主持人:有调查显示,近六成女性受访者认同中国男人的外表配不上中国女人,而有近七成的受访者表示反对,两位老师谈一谈中国男人的外表是否真的配不上中国女人呢,女性优先,贾老师先谈。

  贾佳: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近10年内,不但我们生活中看不到长的非常精致的男人,连我们屏幕上都已经很少能见到阳光的男性了,因为屏幕上充斥着各种中年的男性,或者不是形象特别好看的男性,取而代之是中年的,老成的、稳重的或者拥有一定的财富地位这种形象,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事情让我们觉得很伤感,因为我们看到其他像韩国的电视剧也好,或日本电视剧也好,美国电视剧,其实那儿男主角主流男性伟大的形象,还是那种长得帅,又有气质又有风度,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男性在屏幕上已经没有帅哥的形象了。

  主持人:韩老师怎么认为?

  韩十洲:关于这个观点有两条需要指出来,第一条是这个观点讲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首先我想这不是一个全称判断,可能是大家即便认同,是一个统计意义上,是一个概全,不是说所有男人配不上任何一个女人的概念,大概从我们日常生活感受也好,一个大多数现象,这是一个区别。第二个就是说,即便是从统计意义上,觉得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我觉得也不能这么看。为什么呢?因为问题就设定了一个标准,就说男跟女配的话是从外貌角度来判定的。

  贾佳:因为这个问题,中国男性外表已经配不上国际性中国女性了,包括我们走红毯的时候,一点不输给国外的明星,我们现在也有整体搭配的概念,甚至有我们自己国家的名牌都出现了,我觉得男性在这方面表现确实是有点差。

  韩十洲:如果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可以单独去说男性的确在这方面有很大提高的空间,对吗?这种反思很好,但是我还是不认同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因为从男人和女人相配的角度是一个综合的角度,甚至从常识观点来讲,男跟女配并不是从外貌的匹配,比如我们都知道一句话,叫男才女貌,男人依靠他的才华在社会占据的一种地位,这是体现男人至少从产生观点来看的指标。

  贾佳:男人的才华跟样貌并不冲突,主流的传统气质中的男生形象还是很帅,然后又有才华的,那些很老很丑,或者很胖,有才的形象,一般都是丑角,被大家讨厌才是这样的,不能拿传统文化来偷换概念。

  韩十洲:我这不是个偷换概念,首先前边明确这个标准的问题,接下来说为什么对男人而讲他鱼与熊掌没有得兼呢。

  主持人:刚才韩老师谈到了原因方面,同样是来自网络媒体的调查,对于中国女人来说,排在前五位的缺点是缺乏诚信、不爱卫生、花钱小气、风流花心以及缺少礼貌等,但是对中国女人来说排在后五位的则包括长相、身高等,可见中国女人选择中国男人时并不看重外貌因素,而且对很多女人来说,她们在进行选择的时候,还是把金钱放在首要位置,比如说有房,有车等等,甚至有的女人还会为此去傍大款,但是有一些女人她们会觉得我自己就是豪门,自己就是大款,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去选择男人,请两位老师谈谈,在男女选择问题上究竟有什么原因决定,是不是还是双方的经济实力决定的?

  贾佳:我觉得正是因为这个现象的出现,代表我们中国女人很宽容,大环境中国男性形象好的是少部分,说部分中又有才华,又能有一定的财富地位的,又是少中之少,大部分中国女人还是比较务实的,尤其在选择婚姻的时候会比较务实,她觉得可能外貌通过改善,通过锻炼,通过装扮能稍微改善一点,突然会有提高一点。但是有一些经济实力,或者说有一些赚钱的能力,或者说有一些智商、情商方面很难提高的,所以就退而求其次,觉得还是那些人品,包括经济能力,放在前面,当然是有形象好那是更好,所以我觉得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韩老师觉得是不是女人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呢?

  韩十洲:当然了,可能每个人都希望鱼与熊掌得兼,但是我们在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它面临一个冲突的时候,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的时候,他选什么,这恰恰是一个成立的标准,就是一个现实可操作的标准,因为在任何选择的时候,实际上都存在这种冲突的因素,或者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是一个常态。这种情况下我们再看女性择偶观或者择偶标准体现出来了跟传统的一致性,还是男才女貌,把才换成财,这是一个基本的相对稳定的一种标准,这是一个稳定的标准,是这样一个问题。那样的话就说我们看刚才的调查数据,咱看看前五位女性所在乎的五条,这五条都关切了安全感,实际上女性往往是更注重安全感的,比如说从安全感作为一个女性择偶的首要或者核心标准的话,往往实际上财富带来的安全感跟相貌,哪个更能带来安全感呢,往往有的时候长太帅并不能够带来安全感,他长得没那么帅,也没那么让你反感,同时在其他方面让你很舒心,有感觉感,从统计学角度来讲,多数女人是愿意选择这种男人。

  贾佳:我觉得帅不代表他就花心,反而帅是经过了很多诱惑他更明白什么样的女性是他想要,反而那些没有很多择偶机会屌丝男,可能更有花心的潜力。而且我觉得现在男性不但自己不好好收拾自己,我不帅我就有安全感,我觉得现在整体男性审美的价值取向上有了很大的误区,很多人觉得一说帅哥,我才不当帅哥,帅哥都是同志,会给形象好的男人贴了很多不公平的标签,造成全体对帅造成一种敌意,我不帅,爱怎么着怎么着了,这是一个很不可取的心态,为什么中国女性这几年形象会有很大的改变,因为所有人都觉得美,好,不但对自己负责,也对周围人负责,我觉得这是我作为女性的一种骄傲跟光荣。所以我觉得首先男性从根源上就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导致不会把形象当成提升素质高的一条,导致中国男性集体不注太注重仪表的原因。

  主持人:贾老师,是不是因为女人经济上没有完全独立和解放,所以潜意识里还对男人产生一种依赖心理,所以会产生这种不安全感,继而可能对外貌其他的附加因素,要求比较低一点?

  贾佳:这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因为中国我们原来统计过看,35岁以上的女性择业的机会不是很多,可能也有一部分女性把自己的幸福依靠在一个男人身上,相应会降低择偶的标准,为什么越有钱,越有地位的女人,越要求男人的气质、谈吐,所谓外在的东西,但是我觉得男性不要因此就觉得提高,你看我们说西方绅士也好,首先映入我们脑海是高高大大,很斯文,绝对不会一个大猪头,一说男性精英的形象出来一个都是比较挫,比较土,完全没有形象上这样的优势,我觉得这很遗憾。其实我们中国男性五官上还可以的,你说真正长得五官漂亮的有几个,我们是通过我们减肥,保持身材,包括化妆,包括衣服的选择,整体综合让自己形象好一点,我觉得中国男性完全不要气馁,也不要灰心,只要你们有这种意识上的警惕,然后让自己形象好一点,何乐而不为呢。

  韩十洲:对,刚才她讲的我想补充一点,刚才讲到,因为现实条件的约束,对女性而言,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对于男人,当下社会来看,男人是不是也面临着一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呢?就是说当然男人希望自己有能力,各方面,生活上、财务上打理得很好,同时又搞的很帅,很体面,我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不这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认同整体目前整体男性形象不合比例,要么过瘦,要么过胖,而且精气神没有,缺乏一种男子气概等等这些。反过来为什么这样?这涉及到一种生活方式的问题,就是说中国男人他毕竟还担负着养家的责任,我们就是抛开那些个例,从统计来讲,男人是家庭主要的分量,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对男人的要求肯定也要大于对女性的要求的,这一点应该是认同的。

  贾佳:我又不认同,因为现在女性跟以前女性不一样,现在两方共同担负着家庭的责任,大家是双方还款,女性依然保持着很漂亮,很干练的形象,男生为什么找这个借口让自己颓废下去了。

  韩十洲:进一步来讲的话,男人跟女人时间分配的问题,比如说我用在工作上,用在奋斗上,用在处心积虑,就是说想升职上的时间和打理自己分配的问题,咱举个例子,最近出现一个情况,华为有一个也是过劳死的,出现过好几次了,据他的太太讲,他早晨爬起来就到公司,半夜才回来,整个这种状态持续很久,实际上这种加班加点的状态,事实上在当下这个工作状态是比较普遍的,就是大家这种压力是很大的。另外还有一点,我们可以观察周围也好,我们看男人用在事业上的时间跟女性用在事业上的时间比例的问题,包括刚开头社会调查,说是支持男人配不上女人或不支持男人配不上女人,参与调查女性的比例要大于男性的比例,比如我们参与这种移动互联网,你看看女性花在这方面的时间要超过男性的,男性他可能很多时间是用在他的事业或他的能力增长,或者说他的应酬,比如说咱做这么一个区分,我们结婚的女性,往往她用在应酬上时间是变得比较少了,而且有意去克制这方面的,属于社会结构也好,各种要求也好,她要克制这种社交时间,但是男性可能他要更多去用于社交,因为在中国,就是搞关系,人脉,如果你把你的能力和时间用在搞关系,或者说积累人脉的话,会出现一种什么结果?就是一个酒场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上面的话,那各种吃出来的毛病就出来了,什么脂肪肝,由于现在食品的问题,各种添加剂也出来了,包括整个的肥胖的,虚胖的,各种病态的实际上是一种,这种状态出来了。其实男人很多的时间是用在这方面了。

  贾佳:我觉得不太赞成韩老师的观点,这里边有个本末倒置的问题,首先谈到过劳死,为什么过劳死,说明这个男人在工作压力下体力不支,体力不支说明缺乏锻炼。另外刚才你说中国男性和中国女人应酬分配的问题,女人还要照顾家庭,甚至还要去看孩子,还要照顾父母,还要去服侍老公,还要经营自己的事业,女性一点都没有放松要求,因为女性明白,只有自己的形象好,才会得到社会的认可度,才会给自己好的形象投资,得到回报,男性恰恰没有这点,男性酒桌上的形象,大肚子,凸头顶,我觉得你只要拿出一小时时间收拾自己,帅并不仅仅帅哥的帅,帅是从内而外独特的气质,你把自己收拾得很好,很有礼貌,带着微笑,干干净净,温文尔雅,我觉得这就是帅。如果你能够把时间拿出一个小时,每天抽一小时绝对是可以的,时间管理问题,如果你连一小时抽不出来,说明你管理时间是失败的,我们看到什么效率,中国男人在职场上效率不是全世界第一这种概念,反而像欧美发达国家他们在职场上男性的表现,我觉得会比我们中国男性好,但人家会有很多时间放在生活以及健身,以及维持形象上,一定要从现在开始拉起警钟,让自己变帅。

  韩十洲:因为我作为一个男性,说的任何一个观点在男性辩解。

  贾佳:你从心里还是排斥,还是说从此改变自己的形象?

  韩十洲:不是说从此发奋,我一直很重视自己的形象,因为我是统计数字之外的那么一个人。刚才那一点实际上,你说的,因为我们拿西方来比,我是听一个朋友讲的例子,比如在硅谷,也是一个中国人到了硅谷之后,他们谈这个风险投资,我们说初次见面,喝咖啡,一次之后就敲定他就可以给你卡上打钱,这样的话交际时间是非常少,可以建立一个信任,完成后面项目的推进合作也好,但是在国内,谈了一个项目,彼此认同之后可以打钱,那是不可能,在国内,甚至难以想象的。我们需要不断地和见面或各种方式来建立信任,建立信任是需要投入时间的,包括甚至说很多的男人建立信任的地方是洗浴中心。刚才你所说的是一种理想状态,这是我们要变成的一种状态,而是说因为男人不这样,就完全否定他,这是基于一种习惯,要改变这种习惯,改变这种标准。比如说当下对男人一种批判,我是很接受的,我也是很认为对的,这种反思会带来改变,批判的越猛越好,对吗?但是这种批判不仅仅只是男人开始修边幅了,好看,更主要是我们改变生活方式,甚至价值标准,甚至建立一种信任,而不是说老是猜来猜去,互不信任,然后各种投机,各种坑蒙拐骗,我们是要整体反思我们整个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的问题。

  主持人:通过两位老师观点我们可以看出,一方面是贾老师代表女性观点,女人一边注重自己内在的修养,一方面也注重外在的提高。而另一方面韩老师也说出了男人的无奈,因为现在整个社会酒桌文化、应酬文化,导致男人虽然想去锻炼,但是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也不得不适应整个大环境来养家。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一种新的观点出现了,有人会说,就是因为女人要求越来越高,总觉得男人配不上自己,可能导致越来越多的剩女出现,就这个问题两位老师有什么看法?

  韩十洲:其实剩女首先我不认同这种说法,因为现在这个社会自由度越来越大了,肯定在选择上更愿意选择更顺从自己的价值观和标准的,这样的话必然会带来时间的延沓,因为这个时间是需要选择的,我不认为是剩女,我一直特别反对剩女的概念,剩女是个压迫性的概念,实际上是压迫女性的自由,对吗?这样的话就是倒逼她,比如现在出现一种什么现象,剩女流行造成一种社会心理,我的一个揣测,而且我接触到一些女性也是这个样子,她可能比如说大学还没毕业,大三大四找工作的同时就会考虑婚姻问题了,一毕业马上陷入(婚姻),包括父母的逼迫和压力也好,陷入不停相亲状态,这样的话她为了自己的出嫁,嫁得好,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方面了,当然她如果为了出嫁,会打扮得漂亮了一些,然后把自己嫁出去,嫁得好,这样反而导致女性对自己整体的职业的发展,其他方面的发展失衡,我觉得会造成一种失衡,而且这种焦虑感可能会造成一嫁错成千古恨,有的时候到了快点结婚,为了结婚而结婚,退而求其次了,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就会出现了,个人家庭问题,甚至有些社会问题,都会出现,我是非常反对剩女这个概念。比如说再晚些结婚这是她的自由,她可能没有遇到合适的,不结婚都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那时候我觉得这个社会才正常。

  贾佳:我觉得韩老师有点多虑了,有的时候这个词是个自嘲的词,剩女这个词实际上不好听,我一直觉得中国女性是非常非常有知识,非常非常宽容的,现在没有关系,而且我觉得是给大家一种紧迫感,如果女性过了黄金择偶期,选择面就会窄,因为男性很现实,20岁的男性也喜欢20岁的女性,30岁、40岁也喜欢20岁的女性,所以男性鼓吹女性说不用着急,你慢慢选,其实是在害女性,因此你们自己心里没有宽宏大量,没有这样很高级的概念,就是男性对于女性的欣赏,很大一部分程度也是觉得越年轻越好,我们看到很多中国成功男性都会娶比自己比较小的太太,在男性成功的角度上,女人的年轻跟女性资源更匹配的组合,为什么很多女性焦虑就在这里,当我们在黄金择偶期的时候,如果我们没有当机立断拿下一个男性的时候,可能在30岁就没有能力再拿下一个男人,我们就要等,在千百人当中要等一个情商、智商,年纪且有内涵,又很美好的女性,这个等不了,所以为什么很多女性就有这种情况。而且还有一种情况,因为大部分剩女都比较优秀,她为什么能剩下,因为自身比较优秀,所以对伴侣要求比较高,包括经济实力,个人素质,包括外表。所以说还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男性不注重自己的外表,让很多中国女性觉得,我自己花那么多时间把自己打扮得好看,不能找一个邋里邋遢,对自己形象不打理的男性,心理上有点无法接受,其实是希望中国男性能够集体在形象或者在外表上能一个台阶,更匹配我们中国女性也不会就这样的剩女剩下,这个观念还有一点道理。

  主持人:贾老师的说法揭露了社会主流的看法,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女人地位不断提高,经济各方面好像也逐渐走向独立,但是社会上关于男女的观点停留在一百年前,男人只管挣钱养家,女人只管貌美如花”。清年学者押沙龙在微博上说到:看了关于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争论,其实无非是女性地位低的表现,男人好看有什么用?男人打扮有什么用?两位老师对这个有什么看法,男人负责赚钱就行了,女人管漂亮。

  贾佳:我还是那个观点,我们通过观察不难发现,越发达的国家,越是经济比较好的国家,男女精神状态会越好,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思考的现象,因为我们中国现在经济飞速发展,其他的自身能够跟得上经济发展的指标,也还很少,中国女性也在这几年才慢慢地,前几年XX到中国考察的时候,应该是在十几年前的时候,她来中国内地考察,会大吃一惊,为什么中国的女性一到了30岁会变成大妈,通过这些精英女性深深触痛了我们中国女性,我们觉得为什么30岁放弃了自己,会有这样一种,很急迫这种感觉,因为人的一生可能50岁、60岁、70岁没多少年,为什么在30岁放弃了自己,在女性集体意识唤醒的情况下,在10年内进步了很大台阶,包括经济发达之后,各方面见识也多了,资讯也多了,我们能够买到西方人买到的一切,包括奢侈品也好,化妆品、衣服也好,我们想要的都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去买到,大部分女性对美的意识上有个进步的观念。恰恰中国男性,尤其十年内中国男性,他不会原地踏步,他给帅加了一个非常不友好的标签,帅是没有能力的表现,帅是一种没有用的东西,他会这样,尤其现在主流的媒体推崇的一些成功男性,其实说句难听的话,形象好的并不多,包括国外领导人也好,包括国外一些大使也好,学者也好,包括专业人士,他们是非常非常注重外表的,他们站在那个地方,我们觉得这个男生是个优秀标准,包括美国总统,他们选举的时候,好像这个形象也是,我看了一个段子说,当年小布什故意站在他的竞争者面前,他会比他高一点,觉得他的形象比他好一点,取得更多投票,但是在中国不可想象的,在中国来讲,中国主流概念来讲,男人帅是最没有用的,如果男性意识不像女性一样有个提高的话,男性形象在短期内不会有时间改变。

  韩十洲:关于这样的,你刚才在谈男人形象的时候,肯定会说,国际接轨以西方他们的状态来比较,我们会看到一个时差的问题,我们从比较穷的状态,或者说屌丝化的状态,慢慢变得富裕起来,实际上是非常短的时间,大家真的很累在赚钱,包括社会分配的问题,我们物价在上涨,各种东西在上涨,房价往上涨,就是工资不涨,个人比例变得非常非常小,包括税负重,房子贵,实际上这个压力,当然女性也承担了一部分,可能重要的还是说男人在承担了,在整体压力状态下,不可能像西方它们说现在这种自由民主社会上百年了,这种传统,在这种状态下,有个政治、经济包括文化的大时差问题,我们不能说忽略这个时差这个背景,来妄加的对比。当然不是强调时差就说忽略或者觉得中国男人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了,不是这样的,男人还是应该有责任,还是刚才那句话,我觉得这个批评得对,这十来年,女性的确经济的发展,有很多一些女性靠自己获得了一定的经济的自主性,女性自觉意识也是在变强。比如关于女权主义,女性主义影响越来越大,女性群体这种自觉当然是很好的了,其实男人跟女人我觉得不应该去对立起来,而应该互相理解的。

  贾佳:我们现在不是对立,是希望敲响警钟,希望你们跟我们一起走向好的。

  韩十洲:大家反思,男人女人是什么,大多数男人是孩子的父亲,大多数女人是孩子的母亲,实际上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会更温情一点了,我们视角也好,我们的语言也好,我们是从一种关怀的角度谈这个问题。

  贾佳:我跟韩老师聊到现在,男性之所以不进步,因为有个小小的抗拒,我是个父亲的形象,父亲也是很帅很高,母亲也是很漂亮,我们传统定义父亲一出现就是父爱如山,模糊的面目形象,母亲就是很勤劳那种虎背熊腰的形象,其实我们新的时代不应该这样,而且女性改变之后,尝到了甜头,我们知道有美女经济,形象变好之后,社会任何度得到也高了,成功效率也会更高,甚至有些美女没有什么能力,能嫁到豪门里,但男人没有这样的意识,他没有意识到其实形象很重要,比如我跟两个男性客户去谈话,同样一个生意我肯定会给形象好一点的人,因为你对自己的要求高,这个人肯定对工作或者对事业的态度会好,中国男性还没有集体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中国男性老给自己找借口,忙的理由,无所谓,父亲,我觉得男生提高自己的形象,变相提高了社会地位跟成功的可能性。

  韩十洲:刚才你的意思上,我刚才提到父亲和母亲,你刚才接下来的解读是附加的词语本身的一种意思,附加在词语上的意思,并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说用这两个词汇标注角色和身份。这不是一个标签,作为一个父亲,或者作为一个母亲的形象,当然是要以一种新的方式,包括我刚才一再强调这是生活方式的改变,生活方式改变是一系列东西的改变,包括审美的标准,包括我们生活的一些技术,都需要改变,在这种改变我们再来谈父亲和母亲,不是放在一种传统的延续。

  主持人:通过两位老师的谈话,我们可以发现关于中国男人和中国女人的话题,已经不是第一次火了,肯定不会最后一次这么火,根据今天主题来看,两位老师从各自的角度给男人一点建议,在外貌上到底需要怎样的改变或者是提高呢?

  贾佳:我反正自身的经验,其实我们对男人的要求,其实中国女性真的是很宽容,我们对男人要求不是说你必须长得周润发,一个帅的男性给的感觉,仪态非常端正,有文学修养,有礼貌,有自己独特根据自身形象上的装扮,我觉得这就已经非常好了。而且我觉得做到这个一点都不难,只要你每天花出一点点的时间,稍微注意一点,有时候我坐地铁,坐公交,很多男人就是乱穿衣服,邋里邋遢。我觉得只要中国男性在这个点上能够有唤醒意识,慢慢地改变,没有说满街从此以后都是帅哥了,也不可能,我们女性愿意等,我们觉得中国女性还是我们的首选,80%要找男朋友、老公还是中国人,为了中国女性伟大,自己美了希望中国男性也美的,中国男性一定要帅起来。

  韩十洲:首先我觉得最近关于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讨论,不管出于什么角度,有一个好处在于,实际上他可能标志着一种中国的当下时代的审美转向,他可以刺激也好,或者说迫使也好,就是说能够让中国的男人有一种审美自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这是从这个角度来讲。从审美的角度来看,用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比例,第二个分寸,第三个节奏,从审美角度来讲,一个人美不美,不是说帅不帅或者说绝对的美好,首先他至少要合乎比例的,不能说我肚子挺起来了,或者极瘦或者肥胖,合乎你的天赋的一种比例,我的一个审美标准自信源,你的天赋给你的,你把它发展到饱满了,这就是美了,但不要过。

  贾佳:也不希望男人去整容,去整成金秀贤。

  韩十洲:第一个比例匀称,这需要自己保持一生的关注,比如我对自己提的一个要求,我一定不能让自己的肚子挺起来,我觉得要和它斗争一辈子,我觉得对于一个男人肚子挺起来,自己都管不住自己,这是一个比例,能够做到一种匀称,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分寸,及时不仅仅对我们身体的管理,我们的修养,我们在待人接物的时候,对他人的一种理解,我们有这种同情理解,有包容心,我们才能够做事,在语言上,在表达上有一种分寸感,既保持自己的独立和完整,又不干扰或者伤害到别人,这种分寸感也是美感。第三个就是节奏,我们做事情和为人处事的时候,节奏上需要拿捏到位,实际上这是一个整体的修养,真的需要一辈子去学习的事情。

  贾佳:刚才韩老师讲很多屌丝男遗留的存在,就是松松垮垮,没什么精神,这可以都通过对自己形象的改变,你变得更好看,更阳光,会有一种正能量放在自己心里。

  韩十洲:刚才说到正能量,正循环也好,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在里面,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因为我们这块还是比较匮乏,我们对精神生活领域的,比如过去这三十多年来,实际上还是经济发展是硬道理,一直在搞GDP,在码数字,我们的精神生活是越来越匮乏,我们的语言,我们的表达,这方面还是比较有限。我们如果精神生活这块如果撑不起来的话,刚才说的审美那些,也会成为源源之水,这里面有一个意义的问题和精神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在节目的最后,希望两位老师各自给中国男人和中国女人送一句话吧。

  贾佳:最后希望中国女性越来越更好,越来越更美,希望中国男性加油,跟上。

  韩十州:我觉得中国男人应该敢当,实际上在当下这个时代的话,男人的形象不佳也好,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这是时代的问题,或者是一种社会问题,这是整体社会在转型中出现的问题,那样的话,如果说男人的形象变得好,或者说整个男女关系变得好的话,实际上我们需要一个整体的生活方式和整个的社会的一种转型,那样的话我们不仅仅说要把我们精力放在赚钱,甚至把自己形象搞得更好一点,止步于此,而是我们应该敢当这个时代所提出的问题和应该要求我们担当的一种责任,这才是真正的中国男人恢复自己的男子气概的。

  主持人:再次感谢两位嘉宾今天的做客,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更多内容请点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