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日“学术女神”导师自杀留下种种疑团(附照片)

  • 发布时间:2014-08-08 04:33:43  来源:文汇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8月5日上午,日本著名科学家笹井芳树在其所在的理化学研究所自杀身亡,时年52岁。笹井芳树生前是日本国立理化学研究所下属的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副主任,是再生医学领域的一名世界级学者。

  对于笹井的突然离世,日本学术界纷纷表示哀悼。《自然》杂志5日当天更发表声明说笹井芳树是在干细胞和再生生物学领域具有先驱性业绩的非凡的学者,他的去世对科学社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而舆论则推测,死因与他先前卷入的一起学术不端事件有关。今年1月,被誉为日“学术女神”的小保方晴子在《自然》杂志发表有关新型万能细胞“STAP细胞”的论文,后因造假陷入丑闻。作为论文的共同作者及小保方的导师,笹井被批评缺乏监督,他为此曾作出道歉。

  作为一名世界级的再生医疗专家,笹井选择在工作单位以自杀方式的离世,引发社会及学界的广泛关注。论文造假的幕后推手?对单位处理丑闻手法不满?笹井的离世不仅再次把其卷入论文造假的事件推到世人面前,同时也给正在进行中的验证实验留下了种种疑团。

  五封遗书:精神压力太大

  笹井芳树在5日突然自杀震惊日本,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舆论推测,其死因与他先前卷入的一起学术不端事件有关。

  今年1月,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小保方晴子在《自然》杂志发表有关新型万能细胞“STAP细胞”的论文,后因造假陷入丑闻。作为论文的共同作者,笹井被批评缺乏监督,他为此曾作出道歉。

  事实上,STAP细胞论文造假事件发生后,作为研究项目的总负责人,笹井芳树一直生活在舆论的压力下。STAP细胞论文造假事件不仅损害了日本再生医疗研究的信誉,也对谋求以再生医疗产业为支柱的发展模式形成冲击。今年3月,笹井曾向单位提出申请,希望辞去中心副主任的职务。在他自杀一个月前,笹井开始到医院就医。

  据称,笹井在自杀前共留下五封遗书,均为电脑打印,遗书的最后有其亲笔签名。其中,两封遗书放在了秘书的办公桌上,分别给单位的人事课长和总务课长;另外三封放在遗体旁边的公文包里,分别给STAP细胞研究项目小组负责人小保方晴子和研究中心的干部以及研究室同事。

  有消息称,遗书作为笹井自杀的证据,目前仍保存在兵库县警方手中。据小保方的代理律师称,在给小保方的遗书中,笹井写道,“(自己的精神压力)已经超出极限了”、“他感到精神上非常疲倦”,同时笹井还在遗书中称“(他的死)不是小保方的原因”,甚至还鼓励小保方“一定要再现STAP细胞”。而在其他的遗书中,笹井只写了“今天我要去另外一个世界了”这么一句话。

  造假事件:问题再次复杂

  目前,由于STAP细胞论文造假一事,理化学研究所正在对这一项目进行验证实验。而正当验证实验进行到关键时刻,笹井的自杀让问题再次复杂起来,也给人们留下种种猜测和疑团。

  首先是论文的问题。用STAP细胞研究小组负责人小保方的话来说,这项实验曾成功了200余次,都培养出了STAP细胞。但是偏偏是这样一个具有轰动意义的成功实验,其论文起初根本就没有得到《自然》杂志的青睐。当作为再生医疗研究领域第一人的笹井加入研究小组后,对论文进行了一番“修改”,《自然》杂志则欣然刊发。虽然理化学研究所方面一再强调笹井的死与验证实验无关,但研究所里都知道目前的验证实验进展艰难。而问题论文的一位署名者则称“论文其实就是笹井本人的论文”。笹井的死让论文的形成过程成了谜团,因为大量的信息汇总情况只有笹井一个人清楚,论文与实验数据间的距离有多远,谁也说不清楚。

  其次是培养STAP细胞的遗传基因的解析结果。从试验小白鼠的身体细胞中培养出STAP细胞的检验证据是细胞的遗传基因。论文中有数据显示,在回顾细胞成长过程时,可以发现各种细胞会出现变化的多能性,但论文中并没有给出充分的论据,也没有做出详尽的说明。

  再者,在论文编写过程中,论文的一个署名者曾对电子显微镜照片上STAP细胞数量非常少的事情感到奇怪,并提出应进一步进行追加分析。但对于这一疑问,笹井在今年4月的记者会上公开露面后再也没有出现,更没有给出相关结论。

  自杀离世:究竟谁之过错

  在日本传统文化中,以引咎辞职或自杀的方式表示道歉或认错并不鲜见。

  然而,回归到个体,作为再生医疗界极具希望的一名科学家,笹井最终选择了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生命。这究竟是谁的过错?笹井事件引发日本国内广泛议论。

  在日本学术界,不少人都为笹井选择这条道路感到惊讶和惋惜,对他的突然离世纷纷表示哀悼。理化学研究所在知道笹井自杀的消息后,派2名同事前往照顾小保方,而论文的另一名署名者、山梨大学教授若山照彦听到笹井的噩耗后感到不舒服,开始接受心理治疗。

  一些人士对笹井的自杀提出了另外看法。日本心理学博士铃木丈织认为,笹井选择在单位自杀,对理化学研究所相关人员传递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如果是在家自杀,那是他个人反省后的结果。而选择在单位自杀,则说明是笹井对单位的纠结情节所致:笹井对STAP细胞验证实验失去了信心,单位又不接受他的辞呈。考虑到论文造假事件对周围带来的影响,他不能公然接受这一结论,但又无力应对,只好以自杀默认这种不公正,用自己的生命为事件画上一个句号。上吊是一个最方便的自杀方法,但也相当于日本刑罚中最严厉的绞刑,这是笹井对自己做出的最大惩罚。

  一些人士还对理化学研究所的应对措施提出了指责。大阪大学名誉教授远山正弥认为,研究所在调查过程中中断了研究对相关人员处罚的问题,致使对笹井等人的处分就像悬在空中,对他们的身心形成很大的压力。这才迫使笹井最后选择了自杀。研究所方面从最初就应彻底调查,尽快给出结论。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岸辉雄也认为,研究所应该早些拿出结论。笹井是个有成就的人,完全有机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的。

  本报驻东京记者刘洪亮

  (本报东京8月7日专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