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财经 > 财智 > 经理人 > 正文

字号:  

梁信军:中国企业出海“扫货”不能只贪便宜

  • 发布时间:2015-12-04 06:04:3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斌

  2015年是资本市场波澜起伏的一年,而我国经济也面临着更复杂的内外部发展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11月27日,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年会(2015)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会议期间,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向《证券日报》记者分享了“一个动力、两个错配、三个当地化”的海外并购经验,同时他还指出,在当前的降息周期下,企业提高在资产端的收益能力才是关键。

  出海“买买买”

  目前中国经济确实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改革,在这场战争中,如何破局,如何在这种复杂的情形之下找到新的机遇,无疑成为摆在所有上市公司面前的问题。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未来15年内,中国企业可能会在全球市场中频频出手并购,促使中国动力嫁接世界资源,无论是国企还是私营企业,都将面临“买买买”的海外并购潮。

  对此,梁信军也表示非常认同:“今天大家都说买买买,其实从复星来说,2008年-2012年这五年期间,我们就已经开始在海外做投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近46位海外的合伙人,但是一共只投了16亿人民币。可以说,大规模发展人,小规模投资。五年之后,我们的规模才逐渐扩大。”

  非常危险的是,一些中国企业习惯了国内贵的资产,到海外一看非常便宜,于是开启“扫货”模式。事实上,“买完如何消化“和“是不是买对了”也是中国的企业将来在海外投资时,必将面临的两个问题,梁信军表示,从复兴来看,主要有三点经验:

  第一,一个动力。复兴在海外投资坚守一点,不能够受益于中国成长动力的一概不买。“例如,在海外投资汽车电子,海外便宜,而且到中国大有用处。当然中国动力是什么,你得想明白,我的观点,中国动力未来就是消费,就是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的消费”。

  第二,两个错配。“一是海外的消费资产价格便宜,中国消费市场高涨;二是海外资金成本低,中国资产收益高。此外,A股的估值高,而中概股估值低。把错配想明白,再想如何在错配之间搭起桥梁”。

  第三,三个当地化。“投资平台应该实现当地化,比如,我们目前在海外有2000多亿元的保险金,那我就要配10%的房地产,但是这10%必须在欧盟、英国、日本、美国都得配,所以我买了日本排名第五的房地产基金,买了英国排名12的房地产基金,他们价格都不贵,但是看项目的准确度比咱们高,可以迅速提高效率”。

  此外,梁信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买东西也是要选周期的,“总的来说应该是弱周期的时候买入,强周期的时候卖出或者融资,当前显然,无论是大宗商品还是很多行业,由于需求不足都是处于弱周期的,所以现在宏观上应该买”。

  把资产端的收益做高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央行已经五次降息,可以说新一轮降息周期已然来临。此时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如何在降息周期下做出正确的投资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降息的环境中,主要考量的是企业在资产端的能力,能不能把资产端的收益做高,而梁信军认为,复星非常擅长通过投资把收益提高。他向记者举了个例子:“比如,在保险方面,复星加入以前,我们投资的4家海外保险公司向差不多,税后净息差都相当于总资产的1%;而复星管理了一年多后,基本可以达到3%,增加2个点的税前利润。而且,我们并不是依靠激进的资产配置去提升业绩,即便提高2%的净收益之后,我们的固定收益占比绝对是在70%以上,我们的股权类的投资、房地产类的投资等各占约10%-15%。”

  不过他也坦言,在资产端方面,复兴做的并不够,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现在把资产尽可能多的投向健康、快乐领域。目前,在我们3500多亿元的总资产中,健康、快乐资产约占37亿元左右,这一领域利润每年都有超50%的增量,所以我们还将继续投入,不仅要在量上去,而且要找一个个发展机会,在生态圈上布局、控股、形成产业链。

  此外,对于一部分工业生产企业而言,梁信军认为,这个市场已经变了,天天琢磨创新、改革也没用,只能自动的削地产。“一些工业生产市场正在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南亚等地区。想象一下当年的情况,10年前,把汽车厂、电视机厂搬到中国来的日本企业、美国企业都活着,坚持把汽车厂设在欧洲,只是把汽车卖过来的企业基本上都死了。所以未来,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与十年前欧美企业所面临的一样,就是要出海”。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