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专访杨凯生:存款保险决不是要让某些银行破产

  • 发布时间:2015-03-11 07:43:09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郑岚予 王颖  责任编辑:张少雷

   中国网财经3月11日讯 (记者 郑岚予 王颖) 跟杨凯生的专访约在3月7日下午的政协讨论会之前。曾担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多年的杨凯生,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有太多关于金融的热点话题让人忍不住想抓住他去问个一二,而这一次会议之中的空隙,杨凯生大方地就我们关注的数个金融话题,与中国网财经记者独家交流了自己的一些看法。

  存款保险制度将带来的变革

  自存款保险制度酝酿开始,这个问题便得到金融界内外各方人士的广泛注意,其中不乏一些期待与担忧。而在杨凯生看来,存款保险制度决不是代表着“推动某些银行破产”的概念,而更多是一种加强监管,维护金融市场安全的机制。

  杨凯生认为,区分银行之间的概念不宜简单地用“大小”来形容,而应该着重于稳定与不稳定之分、信誉好坏之分、抵御风险的能力强弱之分,归根结底,其实是客户放心与否的区分。

  在杨凯生看来,我国存款保险制度的出台,不会造成一批小银行的关门,这个机制与银行集中度并无直接的相关性,其真正的意义在于完善对存款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机制、银行风险化解的处置机制。在一定意义上,存款保险机构可以看作是一种“准监管机构”。

  “存款保险机构不会糊里糊涂去替你保险,必须了解你的经营状况、风险水平,了解你是否稳健,甚至在今后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要决定是否对你实行差别费率。”杨凯生如是介绍道,“它出台后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加强对商业银行的监管、对吸收存款机构的监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不是一个促成银行去破产倒闭的机制,而是防范银行风险积聚、爆发的机制。”

  而对于存款保险制度未来出台后会否带来一些信誉不好的银行退出市场的问题,杨凯生表示:“如果要真正形成银行正常的退出市场的机制的话,前提条件是要有完备的存款保险机制,这样才能让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不至于因为少数银行管理者的不审慎,经营失败,而遭受损失。”

  增设民营银行是金融体系完善举措

  普惠金融、民间金融以及农村金融,都是今年两会上热门的讨论话题,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民营银行可以“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自此,便有不少人士开始纷纷预测,是否在不久的将来,便可看到很多各式各样的民营银行遍地开花?

  对此,杨凯生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杨凯生指出,银行业应该允许多元资本进入。这些年来实际上已经有不少民营资本投资于银行业了,现在有的银行就是民营资本控股的。下一步会有更多的民营资本发起设立的银行,这是我国银行体系进一步完善的重要举措。杨凯生同时指出银行作为一种特殊企业,设立不可能采用简单的备案制,(银行的成立)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经过审批,而且由于对其有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因而其注册资本必须是实缴而非认缴。还有对其经营者原始信誉状况、出资人经营状况等监管的基本要求,这都是需要具备的条件。总理所说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就包含了这层含义。

  杨凯生坦承,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银行的经营压力不小。大家对办银行的赢利预期以及风险判断与前几年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有的认识更全面、更理性了。例如“有的城商行挂牌转让股权,一年两年无人问津。这些银行确实已经成立在那里,但没有投资者愿意进入。”杨凯生举例说道。

  在杨凯生看来,办一家成功的民营银行,首先要有总额不少的资本金,其次要有专业的人才,所以,并不是简单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现在银行的盈利水平大家也看得到。过去几年都说银行暴利,小狗当银行行长也能赚钱,现在没多少人说这个了。”杨凯生笑称。

  互联网金融应在创新与监管间求平衡

  互联网金融的概念近两年来一直是个热门话题,一直处在众人关注的风口浪尖,而在杨凯生看来,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初现雏形,彼时中国的大型商业银行已经开始利用自身的计算机网络来处理经营业务、完成交易行为,这可以看作是我国最初的“互联网金融”。当然,那时还不是移动互联网

  “凡是利用互联网工具来实现金融交易、提供金融服务的方式都可算作互联网金融,无论是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载体,或者是互联网企业涉足金融业务,都是互联网金融。正因如此,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杨凯生如是介绍。

  杨凯生称,既是金融,便免不了具备金融与生俱来的风险特点,且金融风险具有明显的外溢性,涉及到社会公众的利益,因此监管是不可忽略的问题。

  杨凯生曾在2013年10月发表过一篇一万多字的文章,并在其中就互联网金融发出“银行在互联网面前是否已经落伍、互联网金融现在运行的主要模式为何、这些运行是否有风险、需不需要加强监管”四问,引发整个舆论的轰动,热议之下,也有不少人指责杨凯生代表了因循守旧拒绝创新的“保守势力”。

  但这一年多来“野蛮生长”下互联网金融频发的风险事件终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无论是频频跑路的P2P机构,或者是数度爆发存款人资金被盗的第三方支付机构,都将互联网金融的规范监管问题,再度提到了台面。

  杨凯生表示,监管部门的态度一直是促进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而健康发展的重点和难点,便是如何在监管与创新间寻得一个平衡。

  “我想监管部门其实一直也很尴尬,背负着压力,似乎有点担心被指责压制创新、不支持改革。”杨凯生说道,“另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分工不明,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责任不太清晰,这个需要在实践中逐步解决”。杨凯生还说,“有些问题都是要经历了实践的教育之后,才能认识清楚的。”

  杨凯生同时表示,在互联网金融如火如荼发展的当下,无论是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或是第三方支付机构、P2P公司等新兴互联网金融机构,要寻求自身持续健康发展都必须善于总结、善于改进,扬长补短,不断创新进步,才能发展得越来越好。“互联网金融发展要有良好的文化支撑,既要勇于创新,又要注意传承,既要有敢于颠覆传统的勇气和魄力,又要有遵守法规,讲规矩,讲道义的自我约束的精神,这样才会发展得更好。”杨凯生这几年以来的这个观点一直没有变。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