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新闻 > 国际经济 > 正文

字号:  

葡萄牙渐成“希腊第二” 欧元区“无赖病毒”蔓延

  • 发布时间:2015-06-01 09:46:29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丽颖  责任编辑:张少雷

葡萄牙民众游行抗议政府紧缩政策。

  6月份希腊必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偿还4笔共计16亿欧元的贷款,让外界担忧的是,二者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希腊违约和退出欧元区似乎咫尺之遥。希腊的政治僵局可能最终导致财政紧缩计划彻底崩溃,甚至在南欧国家迅速蔓延开来。

  然而,在希腊“赖债”不还的同时,让所有欧洲领导人坐立不安的不仅是这一个国家,一些反对紧缩措施的成员国都在走希腊老路。最明显的迹象是,这些国家的左翼政党势力在民众的支持下有了崛起的空间,葡萄牙社会党便在最近成功地吸引了选民的眼球。

  顺应民心反对紧缩

  今年1月,希腊极左翼政党之所以能够顺利上台是因为该党高调提倡反对德国提出的财政紧缩措施。而在10月即将面临大选的葡萄牙,该国社会党近日就承诺,将拒绝该国债权人提出的财政紧缩的要求,并阻挠进一步裁减公务员队伍,这一竞选宣言立刻就吸引了那些长期遭受福利被削减民众的支持。

  “必须要找到另外一种方式,翻过财政紧缩这一页,重振经济、创造就业,并重建人们对该国的希望。”社会党领袖科斯塔(Antonio Costa)说。他直言,葡萄牙将忽略IMF提出的重审该国救助计划的方案。他还称,党内多数人都希望停止对“财政紧缩政策的迷恋”。他坚称,在之前三驾马车体系下的支出大幅削减后,葡萄牙必须开始重建公共领域的关键部分。

  尽管社会党坚称,该党派与希腊激进的极左翼联盟(Syriza)不一样,但这两者在大选前的言辞和提议上有着极高的相似度,使得整个欧元区都忧心忡忡。当时希腊的极左翼联盟在竞选中也承诺遵守欧盟的规则,但上台后又不断与债权人发生言语上的冲突。

  欧洲领导人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出现了。最近民调也显示,葡萄牙社会党小幅领先其他党派,而且很可能与极左翼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一旦这些反对紧缩措施的政党上台,走上希腊式道路的可能性极大,新党派必然处处与德国作对,无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政策规范。

  葡萄牙已经厌烦了德国倡导的紧缩计划。这几年来,葡萄牙举国上下一直过着缩衣节食的日子,工资支出和福利资金都被大幅削减。2011年,欧债危机之初,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均接受了欧盟、IMF和欧洲央行组成的三驾马车的78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代价是推行严厉的紧缩政策,削减工资、退休金和社会补助。如今,约1/5的葡萄牙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月收入不到411欧元。失业率虽然略有好转,但仍然高达13.7%,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34%。

  直到2014年5月17日,葡萄牙才退出了救助计划,敲锣打鼓地将三驾马车的督导组送走并收回了财政主权。但其债务占GDP比例为130%,而2010年时仅占94%。社会党和一些民众认为,紧缩计划限制了该国经济复苏的步伐。

  随着大选的临近,为了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葡萄牙政党试图尝试提前偿还高利率巨额贷款,早在今年年初,葡萄牙就决定提前向三驾马车之一的IMF偿还大约100亿欧元的债款,并在未来将近两年的时间里还清剩余的160亿欧元救助款。为了尽快还贷,葡萄牙甚至还不惜向利率较低的市场贷款,因为IMF提供的救助基金利息近4%,而现在葡萄牙可以在金融市场获得利息低于2%的贷款。葡萄牙政府表示,少支付2%的利息,一年就可以节省大约5亿欧元,他们对摆脱三驾马车的束缚,信心十足。

  当执政党还在对葡萄牙经济小幅复苏沾沾自喜时,有望获胜的社会党已经在筹谋如何颠覆这一切。近日,社会党党魁科斯塔指责葡萄牙政府推出的私有化政策,这是三驾马车此前提供救助时的交换条件之一。毫无意外,社会党反对私有化的呼声在葡萄牙得到了响应。

  社会党提出要么重新审视国家航空公司TAP和公共交通枢纽与自来水厂的出售。今年3月科斯塔还宣布了55项一篮子措施,其中主要措施有提高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该党派也反对执政党的就业改革计划,使得企业裁员变得更加困难。该计划与欧盟财政协议完全冲突,后者要求葡萄牙创造大量的基本盈余,并通过财政紧缩的方式将该国未来20年公共债务占GDP之比从130%削减至60%。

  葡萄牙社会党对财政紧缩政策越来越严厉的攻击很可能加剧德国对财政和改革纪律在南欧瓦解的担忧,尤其是如果希腊的反抗赢得了债权人的妥协后,葡萄牙、西班牙以及意大利等国的极右或极左政党也跃跃欲试,这不仅给希腊违约解决方案增加了难度,也让刚刚有复苏迹象的欧洲经济再次蒙上了阴影。

  希腊是个试验场

  一切的担忧最终落在了如何妥善处理希腊问题上。“希腊就是一个试验场,每个人都在屏息关注,这就是为什么西班牙和葡萄牙对财政紧缩的态度一直这么强硬的原因。”智库开放欧洲(Open Europe)的Vincenzo Scarpetta说。

  可以肯定的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很可能直接导致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国的借贷成本增加。而如果希腊正式退欧,那么葡萄牙和西班牙退欧也很容易变为现实。在欧元区眼里,希腊算是个典型的“无赖”,但这种“无赖举措”正在被其他成员国效仿,这是欧洲大国最担心的事情。英国媒体报道称,欧元区可能迎来第二个“无赖”国家,而这个国家就是葡萄牙,因为该国最近对IMF的指挥采取了装聋作哑的态度。

  在欧洲,很多国家的小政党都在怀疑IMF在救助过程中到底起了何种作用。葡萄牙之所以摆脱债务泥淖,在一些人看来,功劳不完全是三驾马车督促推行的改革计划,还有欧洲央行的低利率量化宽松政策为其提供了低息贷款。

  然而,葡萄牙经济真正走向复苏了吗?专家指出,葡萄牙经济虽然出现复苏迹象,但仍然十分脆弱,而且受到严厉紧缩政策冲击的民众并未享受到经济回暖的益处。里斯本大学经济学教授亚马拉尔就指出,“数据明显改善了,但葡萄牙人的生活并未因此好转。失业率和公共债务依然居高不下,税收重压已经创下历史纪录。与此同时,经济增长仍然很弱,民众继续移民国外。”

  葡萄牙的企业并未感觉到经济复苏,因为政府并没有给予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事实上,葡萄牙的经济、尤其是异常重要的出口经济并没有真正增长,而严格的紧缩政策和低工资政策对经济的升级换代只有负面作用,只能低价出售劣质产品,而出口收入减少反过来又迫使实行低工资,如何走出这种恶性循环是葡萄牙面临的挑战。

  “无赖病毒”在蔓延

  放眼欧元区,想走希腊老路的国家不仅仅是葡萄牙。近日外媒报道称,西班牙国内的选情也变得很胶着,饱受紧缩和腐败之痛的选民转向支持那些新兴党派。在近期的地方和城市选举中,西班牙执政党人民党在地方和市政选举中被选民狠狠地打击了一把,而两大新兴的政党利用国民对失业、公共支出削减和腐败的不满而获得了选民的支持。左翼党派社会民主力量党和中右党派公民党获得了意外胜利。

  民调显示,西班牙首相拉霍伊领导的人民党确定只获得13个选区中3个的控制权,得票率为20年来地方选举中的最差水平。与2011年选举时的情景相比简直来了个大逆转,当时该党派赢得了10个选区,其中8个是绝对多数。

  据悉,西班牙社会民主党(Podemos)与希腊极左翼联盟掌握大权的过程非常类似,在抗议西班牙政府推行的财政紧缩政策的游行示威中,社会民主党很好地利用了人民的愤怒,获得了大量的民意支持。

  MarketWatch网站5月25日报道称,受选情影响,在大多数欧洲交易所和华尔街因假期而暂停营业时,西班牙股票市场因地方选举结果意外而惨遭重创。当天,西班牙IBEX 35指数下跌至11294点,跌幅2.2%,希腊Athex综合指数也下跌了2%。FTSE MIB 意大利指数跌幅约为2%,葡萄牙PSI 20指数跌幅在1.5%左右,法国CAC40指数下跌0.8%。

  也有人认为,一些成员国想走希腊道路的想法不现实。分析师迈克尔·格罗庚(Michael Grogan)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葡萄牙和西班牙不会轻易离开欧元区。首先,这三个国家有很多不同之处,从GDP增速看,希腊最近一个季度的增速为负0.2%,而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增速分别为0.4%和0.9%。况且,希腊退欧的消息已经被炒作了一段时间,葡萄牙和西班牙已经做好了相应准备,比如,两国银行业减少了对希腊债务的风险敞口。

  迈克尔·格罗庚指出,目前对葡萄牙和西班牙国家而言最危险的是希腊退欧后借贷利率会升高,债券持有人可能为了追求更高收益率而威胁两国退出欧元区。他认为,希腊一旦退出,短期内对葡萄牙和西班牙会造成压力,但是葡萄牙和西班牙有着比希腊更好的信用评级,尤其是葡萄牙的信用评级在3月份时被标普调至稳定,而穆迪公司也调高了西班牙资产证券评级。由此可见,一旦希腊退欧,借贷成本升高也只是一个短期问题,更何况,葡萄牙和西班牙对还贷问题有着良好的规划,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投资者的担忧。(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