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9日 星期四

财经 > 新闻 > 地方经济 > 正文

字号:  

奢侈品牌集体撤离外滩 新兴商圈外围吸金

  • 发布时间:2014-08-22 15:34:3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谢凌宇

  从外滩3号、6号到18号,万国建筑群曾经是各大国际奢侈品牌在中国树立“名牌”之地,鼎盛时期诸多国际品牌甚至要排队等候入驻。但从两年前开始,雨果博斯(HUGOBOSS)最早离开,杜嘉班纳(Dolce&Gabbana)搬离了外滩6号,外滩18号也陆续失去了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与宝诗龙(Boucheron)。

  高端餐饮取代商铺

  最重磅的出走案例是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2013年年初,它离开了经营10年之久的外滩3号。这是乔治·阿玛尼进入中国的第一家店,当时中国奢侈品消费正旺,它租下了一层1100平方米的经营面积。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中山东一路的外滩3号,在乔治·阿玛尼搬走之后,其一楼门店所在位置依旧大门紧闭,沿街橱窗贴着大幅的餐饮广告牌,宣布将于金秋亮相的高端宴会餐饮,似乎是这片门店的下一位主人。“自从阿玛尼搬走以后,这里就只剩下MCM一个包袋品牌了,其他都是餐饮类。”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餐厅的人均消费从200元到1000元不等。

  而在一街之隔的外滩6号,曾经在此开设旗舰店的杜嘉班纳也已经于去年停业,一家涉猎欧美多个品牌的买手店取代了它的位置。和外滩3号相似的是,外滩6号的二楼和四楼也均为高端餐饮,三楼目前空置。

  奢侈品品牌最多的外滩18号依旧以零售业态为主,但此前入驻的百达翡丽、宝诗龙等顶级品牌均已撤出,目前只有卡地亚、杰尼亚、高柏富斯仍在经营。记者在店内看到,相比一楼进驻的耳熟能详的奢侈品品牌,二楼的品牌显然更为低调或者说小众,主要集中在玉石珠宝、瓷器、画廊等。

  外滩源接棒“老外滩”

  “业绩萧条付不起昂贵租金”,“奢侈品牌转战二三线城市”,在部分奢侈品牌出走外滩之后,诸如此类的质疑甚嚣尘上。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撤出“老外滩”的奢侈品并未离开申城,而是搬至不远处的外滩源,或者落户新开的时尚购物中心,其门店规模甚至更大。

  “老外滩”指的是“万国建筑群”,俗称为外滩某号。而同样冠以外滩之名的“外滩源”则分为益丰·外滩源、外滩源一号和洛克·外滩源,聚集于北京东路、圆明园路,再加上半岛酒店的精品廊,形成了新的奢侈品集聚地,其规模也更甚于鼎盛期的外滩某号。对于在中国市场已经具有极高品牌知名度的奢侈品来说,相比游客云集的中山东一路,环境静谧的外滩源更符合其品牌格调。

  曾经让外滩18号CEO邓懿德叹息“用什么品牌来弥补它走掉的空缺”的百达翡丽,在关闭外滩18号内的专卖店后,于2012年10月在不远处的外滩源33号,开出了它在中国市场的首家百达翡丽源邸。“相比品牌专卖店以销售为主的功能,源邸将为VIP客户提供沙龙,文化氛围更为浓郁,这是百达翡丽首次在亚洲打造的功能堪比百达翡丽日内瓦沙龙的场所。”百达翡丽公关负责人陆逸盈表示,源邸面积超过1200平方米,为原英国驻沪总领事官邸,瑞士总部总裁层亲临此地决定迁址。“我们并非搬离外滩,而是顺其自然地选择了更适合百达翡丽的地方。”

  同样从外滩某号转移到外滩源的还有乔治·阿玛尼,目前其已经在半岛酒店开设了专卖店。记者在半岛酒店看到,PARDA、CHANEL等20余个奢侈品品牌均有专卖店。对面的益丰·外滩源也聚集了不少奢侈品牌,如BOTTEGAVENETA的全球首家概念店、GUCCI中国首家品牌定制店、GOYARD中国首家专卖店、VALENTINO中国最大的A+级门店等。

  新兴商圈外围吸金

  与此同时,新开的时尚购物中心也得到了奢侈品牌的青睐,形成了陆家嘴商圈、淮海路商圈、南京西路商圈和虹桥商圈。记者查询发现,“出走”外滩诸多奢侈品牌并没有停下在上海市场的拓展步伐。雨果博斯在国金中心、环贸广场、静安嘉里中心接连开出新店。杜嘉班纳不但在国金中心、环贸广场连开新店,今年6月还在K11开出中国首家旗舰店。宝诗龙在恒隆广场、环贸广场均有新店亮相。

  “中国的奢侈品消费者正呈现年轻化趋势,奢侈品品牌将其搬到时尚购物中心也就可以理解了。”一名从事高端珠宝手表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包袋以外,其他奢侈品品类在中国的消费群体多在40岁以上,但如今这一年龄段却在下移,30岁到35岁的消费者对品质要求正在提升,也有能力购买价格不菲的奢侈品。“相对于老牌的奢侈品集聚地,这类时尚购物中心让奢侈品能够更加直接地面向年轻消费者,无论是对于品牌形象,还是扩大销售,都有不错的影响。”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