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新闻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字号:  

国际财经聚焦:全民公决将把希腊带向何方

  • 发布时间:2015-07-06 08:57:10  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占杰 刘咏秋  责任编辑:张少雷

  希腊人5日走向投票站,决定是否接受债权人提出的“改革换资金”协议草案。投票结果事关希腊经济前景,更关乎希腊在欧元区的地位乃至整个欧元区稳定。

  民意分裂 结果难测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希腊民众对草案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十分接近,最大差距只有1.4个百分点。希腊《民族报》的民调显示,44.8%的受访者将在全民公决中投出支持票,43.4%反对。在另外两份民调中,反对者比例为43%,支持者为42.5%。

  如果再加上民调采样和统计误差,全民公决结果更难预料。

  不过,这些民调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70%以上受访者都表示不愿离开欧元区。因此,不管公决结果如何,任何当政者都会把让希腊留在欧元区作为第一要务。

  现任总理齐普拉斯显然把宝押在了希腊人否决协议草案上。他在全民公决前最后一场群众集会上,再次号召民众大声对债权人的最后通牒说“不”,称这样不但会让希腊留在欧元区,还会使希腊取得和其他成员国平等的地位。他承诺,否决债权人的协议草案不会让希腊走向破产,也不会让希腊面临退出欧元区的风险。

  与此同时,约2.5万名协议草案支持者举行集会,高喊“支持希腊,支持欧元”。

  如果支持草案者占上风,希腊与债权人达成协议的概率将增加,但这仍需一个过程。假如齐普拉斯下台,希腊就需要改组政府、组建联合政府甚至重新举行大选。无论出现哪种可能,希腊组建新的谈判团队都需要时间。

  被踢出欧元区概率低

  如果反对者在全民公决中占多数,齐普拉斯的执政地位至少在短期内会得到加强。但问题在于,国际债权人会怎么应对?退出欧元区会否提上日程?

  国际债权人对全民公决的第一反应是停止提高给希腊银行的紧急流动性上限。虽然希腊银行资产负债表尚属稳健,但过去几周在谈判问题上的不确定性让存款人冲向银行挤兑,希腊银行靠欧洲央行不断增加紧急流动性才得以维持运转。欧洲央行决定停止提高紧急流动性上限后,为避免银行系统崩溃,希腊只好实行资本管制。6月30日,希腊未能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期贷款。

  德国总理默克尔1日再次批评希腊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单方面中止与欧元区其他成员国谈判,称德国在公决前无法与希腊协商新的救助计划。法国总统奥朗德2日说,如果希腊在公投中反对协议草案,欧洲将进入“未知”领域。

  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鲁姆则放话说,如果多数希腊人投反对票,欧元区将不会继续给希腊提供援助,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将会变得“极度困难”。

  况且,时间也不在希腊一边,因为7月20日希腊还有欧洲央行一笔35亿欧元欠款要还,无法偿还意味着希腊违约愈发严重。

  专家指出,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者只占很小一部分,绝大多数反对者寻求的是与债权人达成对希腊更为有利的协议。

  从欧盟立场来看,虽然过去几年特别是过去几个月,希腊已让欧盟“受够了”,但主张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意见目前仍占上风。这不但是因为希腊所处的地缘战略位置,也是因为希腊作为欧洲文明摇篮的特殊象征地位。因此,直接把希腊踢出欧元区仍将是低概率事件。

  经济受创 改革必行

  希腊自6月29日实行资本管制,就像一次退出欧元区的预演。尽管预演规模和强度相比真正退欧都要差很多,也已重创希腊经济。

  按照泛希腊出口商协会的统计,资本管制以来,出口业每周损失8000万欧元,而进口原材料和产品的短缺额已高达6亿欧元。由于正值夏季旅游高峰期,希腊旅游企业协会估算,资本管制让旅游市场每天损失5万游客的订单。有专家估计,如果资本管制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希腊会损失5%到7%的国内生产总值。

  银行业人士则认为,即使以过去几天每天被提出约5亿欧元的速度来算,希腊银行能否在资本管制的第一个周期结束后开门营业都是问题。

  雅典工商会主席米哈洛斯写信给齐普拉斯,称“一旦银行关门,实体经济的心脏就会停止跳动”。有分析人士评价道:“先是社会剧痛,接着会是政治剧痛,然后剧痛会往方方面面扩散。而民众尚不清楚,会痛到何种程度。”

  希腊一度是欧洲文明乃至整个西方文明的源头,但近代以来与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等机会一次次擦肩而过,不但在经济上雄风不再,在政治文化、社会治理等方面也日益落后。漠视国家利益的庇护主义在希腊大行其道,盘根错节的家族和地方势力仍是左右希腊政局的重要力量,整个国家始终难以形成一股向前发展的合力。

  有评论认为,希腊目前的问题主要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目前的危机和欧盟这样一个外力为希腊提供了改革自新的机会。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