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嘉实基金总裁赵学军:用创新迎接变革

  • 发布时间:2015-12-21 03:36:13  来源:新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作为在业内具有风向标意义的公司,嘉实基金的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从嘉实国际、嘉实财富、嘉实资本的成立,到发行唯一一只参与中石化混改的公募产品嘉实元和,再到推出国内第一个投资组合平台金贝塔,在不同的时代、市场背景下,嘉实都做到了开行业先河,这背后是掌门人赵学军的战略格局与践行能力。

  近日,记者与这位行业“改革派”进行了一次对话,听赵学军讲述他的战略思路。

  【行业】

  资产管理行业正发生深刻变革,每个机构都要顺应趋势。公募基金在不断完善产品线的同时,也要做好投资者理财端服务,嘉实愿意为人理财并教人理财。

  行业在变需求在变

  基金公司求变

  记者:您在行业中被视作“思考者”和“远见者”,您对行业未来三年的发展有怎么的期待?

  赵学军:资管行业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可以说,现在资管行业已经没有门槛,任何有从业经验、符合要求的人都能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同时,投资者一端也在发生巨大变化。中国正进入一个想要获取高收益就要承担风险的时代。如何去投资?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整个资产行业都需要进化。

  记者:基金公司应该如何变化?

  赵学军:投资人在购买基金之前,应该有人在前端为其做出规划,比如多少钱买股票、多少钱买债券、多少钱配置海外等。

  只有前端发展好,后端才能发展好,而目前理财市场前端服务还很匮乏,因此基金公司需要做两个创新。第一是产品设计上有梳理,做足产品端。具体说就是提供足够的产品类型, 满足投资者的各种需要,未来可能要重点发展新品种,如房地产基金、以境外资产为投资标的的基金;第二是加强对投资者前端也就是理财端的服务,用全新模式帮助家庭做足理财规划。

  【市场】

  6月份的市场调整中,公募基金起到了稳定市场的积极作用。

  股市剧烈波动

  基金起到积极作用

  记者:三季度资本市场经历了一场大地震,据您观察,基金在应对这次股灾过程当中表现出哪些特点?

  赵学军:A股是一个以散户为主体的市场,散户行为的一致性必然助涨助跌,未来类似事情还可能发生。

  这次股灾最核心的问题是加杠杆。券商要求做融资融券业务的商业利益驱动让情况更加恶化。中国是高波动的股票市场,波动率大于30%,而国外市场总体波动率在百分之十五六。这样高波动率下加杠杆融资,危险性是极高的。

  此外,在市场下行时,以绝对回报为目标的私募必须卖出,卖出行为也加速了整个市场的下行。

  回过头去看,所有的数据都显示公募基金在这次危机当中起到了稳定市场的积极作用。

  基金行业在这一次危机当中险遭驱逐。“驱逐”是“劣币驱逐良币”的“驱逐”。市场剧烈波动期间, 上市公司大面积停牌,造成人为流动性冻结。投资人在减头寸过程中,一些没有被停牌的好股票成为被挤压对象。若危机持续下去,基金这个运作规范的“良币”就有可能被驱逐。

  监管体制期盼改革

  记者:中央已经提出未来五年要对金融监管体制作出改革,作为基金业元老,您对未来中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哪些思考?

  赵学军: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走到今天,需要加以改革,尤其要解决分业监管下协调不够的问题。不过,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优劣对错:分业监管和综合监管各有利弊。现在,我们看到了分业监管的弊端,需要改善。但也不应忘记分业监管最重要的原则,其中好的因素应当保持。

  无论未来的金融监管框架如何,都应当允许市场主体综合经营,而综合经营必须有规则,分业持牌,分业治理,各项业务间设立必要的防火墙。监管应该以市场主体的行为方式为核心,而不是片面要求市场主体按照监管的方便来。

  【公司】

  “强”最终会成为“大”,但“大”不见得最终能成为“强”。嘉实基金不用货币基金冲规模,我们追求成为最具竞争力的公司。

  “大”不一定意味“强”

  嘉实不冲货币基金

  记者:近两年基金行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基金公司排位也出现较大变动。嘉实基金也不再是铁打的前三名。您如何看待这种趋势?现在,“大”还是“强”的代名词吗?

  赵学军:对于“大”与“强”,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理解。嘉实要想做“大”很容易,冲货币基金规模就好。但嘉实内部有两条政策,第一是不花钱去推货币基金,第二是一定要保持在货币基金当中零售客户超过70%。嘉实货币基金就是所有货币基金中散户占比最高的一只。

  货币基金有点类似保本基金,极端情况发生之际,保本基金无法保本,如何维护公司声誉?这种情况全世界每隔六七年就会发生一次。虽然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但知道它一定会来。所以嘉实设立了一个原则:货币基金规模增大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客户的增长带来基金的增长。这样,货币基金就成为增长客户的一种方式,而不是公司增长规模的方式。

  嘉实基金坚持这一原则已经十多年了,内部的考核也不看货币基金规模,这样不需要去承担额外的风险。坦率地说,这仅仅是嘉实的理解,不同的公司基于不同的认知会做出不同的行为。

  嘉实追求的是什么?嘉实追求的是最核心竞争能力的完善,成为最有竞争力的公司。投研能力最强、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覆盖投资者有需求的领域并建立起竞争力……这些是嘉实更看重的。如果把它归结为“强”的话,那可能就是嘉实希望的,“强”最终会成为“大”,但“大”不见得最终能成为“强”。

  单纯从基金业务规模看,嘉实基金仅排在第五,而不包括货币基金,嘉实仍在前三名,机构业务、海外业务应该是所有基金公司里的第一,包括金贝塔、嘉实财富、嘉实直投也都在行业中处于领先位置。比如嘉实的直投业务规模已达到了140亿,等于一个中型PE公司规模。

  完成股权激励

  再考虑是否上市

  记者:嘉实基金做为老牌大型基金公司,有上市考虑么?

  赵学军:单纯从融资需求来看,嘉实旗下的子公司都可以通过转让股权等模式来融资,上市仅仅是一个渠道,不上市也能达到融资的目的。

  目前不少中小型基金公司进行股权激励,但老公司、大公司的员工激励制度还没有完成,我想上市应该排在这件事的后面。

  【创新】

  嘉实基金目前战略性投资了水杉资本,会尽快亮相。

  用科技引领资本

  战略投资水杉资本

  记者:从发展路径来看,嘉实基金有三个着力点:战略布局、创新金融、普惠金融,目前有没有储备新的创新产品?

  赵学军:嘉实战略性投资了水杉资本,很快就会亮相。水杉资本在专利大数据处理方面有非常强的能力。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家公司?我觉得,未来中国发展是要提高劳动生产率,最核心的驱动力是科技,传统的廉价劳动力、土地等要素驱动都已经不灵,加杠杆也不是企业获取利润的重要方式,唯一的驱动力就是科技。而科技有两件事最重要:人才和专利。大部分初创科技企业难以在其最需要烧钱的阶段通过银行将专利资本变现。而水杉资本要做的就是在融资企业和债权人之间提供专利评估、抵押和处置方案,将对某个特殊领域的认知能力转变为资产管理能力。

  无论未来的金融监管框架如何,都应当允许市场主体综合经营,而综合经营必须有规则,分业持牌,分业治理,各项业务间设立必要的防火墙。监管应该以市场主体的行为方式为核心,而不是片面要求市场主体按照监管的方便来。

热图一览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