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3日 星期天

财经 > 基金 > 基金要闻 > 正文

字号:  

基金总经理“二世”:一半以上出身“市场派”

  • 发布时间:2014-10-12 06:53: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孙毅

  列入统计的87位总经理中,有46位出身市场派,15位来自股东方,15位属投研派,官员派有9位

  可怜未老头先白。

  在竞争日趋激烈、市场风云变幻的资产管理行业,他们共同管理着3.6万亿元资产,是市场上叱咤一方的诸侯—身处“金字塔”顶端的基金公司总经理们,一举一动都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投资时报》通过海量信息整理,梳理并详细分析了87位基金公司总经理简历,并根据他们的工作经历和出身背景,分之“官员派”、“股东派”、“市场派”、“投研派”和“其他”。据统计,目前87位总经理,几乎已无一代元老存在,他们可统称为二代总经理。

  相比于一代总经理,“基二世”明显不如当初那么光鲜亮丽。尽管他们依然拥有丰厚的薪资,但是行业整体萎靡、考核压力增大,让基金公司总经理更换频繁,更有7家公司总经理岗位难产。

  基金公司的综合实力,体现在公司核心理念、公司治理、激励机制、投资文化、专业团队等各个方面。任何一方面的竞争力,都必然会打上总经理的烙印。基金公司能否长期稳定发展,亦与总经理的管理水平密切相关。

  目前公募基金规模为3.6亿元,虽然在近三年保持增长,但真正体现公募基金行业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的资产—股票型基金的规模在大幅缩水。让公募基金管理资产总规模得以保持的货币基金,并非公募基金资产管理的核心竞争力,而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到来,货币基金的优势难以为继。

  人才流失和“老鼠仓”的频繁出现,让总经理们伤透了脑筋。但祸兮福之所倚,同时行业也出现了激励机制创新、业务多元化等新气象。基金业已进入转型的关键期,处在40至50岁年龄段的“基二代”总经理们,肩上的担子不轻。

  一半以上出身“市场派”

  统计之内的87位总经理中,有46位属于“市场派”,占比高达53%。他们曾经在基金公司或券商等机构中负责过市场工作,或者有过渠道方面的经验。代表人物如今年9月底刚刚披挂上阵的融通基金总经理孟朝霞。

  有15位总经理来自于股东方,他们的背景较为复杂,但大多数都在股东方担任过管理工作。代表人物是博时基金总经理吴姚东,来自于博时大股东招商证券(600999),其职业生涯中有长达11年时间在招商证券度过。

  还有15位总经理在基金公司担任过基金经理,有较长时期的投研经历。天弘基金郭树强便是其中之一,其曾经在华夏基金担任过基金经理和研究总监。

  属于“官员派”的总经理有9位,如汇添富基金林利军。相比于一代总经理中大量的“神仙下凡”,二代总经理中“官员派”已经大幅减少。

  从性别上来看,男性掌门人占据绝大多数。但是近年来,女强人的数量在增加,目前87位总经理中女性占到10位。

  这10位女老总分别是:工银瑞信郭特华、易方达刘晓艳、华宝兴业黄小薏、融通孟朝霞、国泰金旭、国海富兰克林吴显玲(代)、浦银安盛郁蓓华、前海开源蔡颖、道富基金(现已更名为中融基金)桂松蕾以及圆信永丰周昭如。

  行业龙头华夏基金的总经理人选最受业内关注,公司原总经理滕天鸣于今年8月19日离职。业界早有传闻称,曾任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的汤晓东或许是下一任总经理。但9月华夏基金公告汤晓东担任公司督察长,其总经理仍是个谜。目前华夏基金总经理为董事长杨明辉代任。

  天弘郭树强一枝独秀

  在二代基金公司总经理中,不得不提新一哥郭树强。郭树强使得天弘基金凭借余额宝一举成名。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7月至2011年5月,郭树强在华夏基金,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公司管委会委员、公司总经理助理。

  郭树强是不折不扣的“投研派”,而且大部分从业经历在曾经如日中天的华夏基金。“出身投研”无疑是一道绚丽的光环,2011年5月郭树强离开华夏基金,同年8月31日起出任天弘基金总经理。

  天弘基金内部人士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最近一两年公司变化十分大,现在更像一家互联网公司,十分重视年轻人,给年轻人的自由度很大。新天弘更有朝气和活力。”

  郭树强亦曾经公开表示,“公司提倡淡化层级观念,总经理与高管之间、高管与员工之间,只是分工的不同,只要做好自己职位应做的事,就是好员工。公司鼓励每一个员工都能积极创新,为公司发展献计献策。希望每一个员工,无论在专业能力上还是为人做事方面,都能得到全方位的发展和提升,这是公司增强凝聚力的根本之道。”

  去年6月至今,余额宝的迅猛发展,使得天弘基金一跃成为公募规模高达5862亿元的大型基金公司。但由于规模主要由天弘增利宝贡献,其管理费收入并不高,2014年中报显示其管理费收入仅为7.7亿元。远低于华夏基金的12.3亿元。

  支撑其总规模的货币基金,并非公募基金资产管理的核心竞争力,而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到来,货币基金的优势也将下降。另一方面,百度、腾讯并没有如阿里这般加入基金行业,互联网很美,但谁也不敢断定下一步会怎样。

  小基金公司换帅如换衣

  船小好掉头,但总掉头就不会前进。小基金公司总经理更换十分频繁,换帅如换衣。

  比如在小基金公司中成立较早的纽银梅隆,四年时间更换了胡斌和陈喆两位总经理。目前董事长安保和代理总经理职务。安保和在第二代基金公司总经理中属于“股东派”,他十年拼搏却未能如愿让西部证券(002673)实现上市,而其2011年离开不久,西部证券IPO进程就出现了重大转机。

  伴随着纽银梅隆的不仅是总经理的不断变化,还有团队的频繁震荡,甚至股东的变化。更严重的是,纽银梅隆陷入连年亏损窘境。2011年亏损4248万元;2012年虽然亏损有所收窄,但仍达到1331万元;2013年亏损迅速增至4338万元,成为去年业绩下滑幅度最大的基金公司。

  在小型基金公司中,不少总经理选择了离开。包括富安达基金的李剑锋、财通基金陈东升、国金通用王文博、长安基金曹阳都是在公司成立8个月后离任,方正富邦的宋宜农11个月后离任,现为永赢基金总经理。

  九泰基金现任总经理王学明,属于“市场派”。王学明曾经担任过信达澳银的首席运营官、总经理助理和副总经理。

  九泰基金是2014年7月18日成立的国内第一家民营背景PE系公募基金。成立一个多月之后,该基金公司总经理便发生更换。原总经理王彦斌因个人原因离任,离任日期为2014年8月20日。更为离奇的是,该公司的督察长和总经理互换位置。即王彦斌转为督察长,而原督察长王学明变为了总经理。之后,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更换为王学明。

  这样的情况在小型基金公司中屡见不鲜。总经理“走马灯”,不仅妨碍了基金公司的正常发展,还会影响产品业绩,进而伤害投资者利益。

  7家公司总经理空缺

  总经理频繁变动,折射出基金业人才紧缺的尴尬,据《投资时报》记者统计,有7家基金公司目前没有真正的掌舵人。国海富兰克林、道富、华夏、大成、华安、国联安和纽银梅隆均出现了董事长代理总经理职务的现象。可见位于基金业“金字塔”顶端的总经理们,能力要求之高,工作压力之大。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投资时报》记者,目前北京和深圳的一些大型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年薪已达到税前过千万,中型基金公司总经理的年薪在500万~700万元,小型基金公司总经理年薪也多数超过200万元。不过,对于一些新成立的小公司总经理而言,如果首年业绩不佳,年薪不足百万也并不稀奇。

  据该人士透露,100多万元的高管底薪是市场平均水平,但是不同规模的公司差距很大,如果再算上年终奖,排名前五和后五位的基金公司可能产生10倍的差距。

  “总经理一职变动,相关基金公司原有的制度亦会发生变化,往往带来人事上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容易造成老部下相继离任。”北京一位基金分析师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

  总经理职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高薪聘请并不足为奇。但即便如此,依然出现了掌舵人空缺的局面,上述7家公司中有3家是曾经的“老十家”。

  深圳一位总经理告诉记者,随着各类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渗透,公募基金面临巨大竞争压力。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募基金行业将遭遇核心人才流失难题,公募基金从业人员工作的荣誉感将大幅下降。保险资管、私募等监管环境相对宽松的企业会吸引大量公募基金核心人才。

  在处于转型期的基金业,股权激励越来越受到关注。前海开源、创金合信和天弘基金均有实质性行动。但“老十家”公司中还没有出现股权激励情况。无法突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大股东态度不积极;其次是价格、员工持股比例不好确定;再次是国有股东背景的基金公司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过程中,仍受到法律法规的限制。

  此外,二代基金公司总经理还需要面对监管待遇严苛、内幕交易定义不明晰、业务创新难推进以及公司人才流失等问题。

  笼子里的“基二世”们,新的黄金时代尚待你们开拓。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