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4日 星期天

P2P网贷评级“太容易腐败” 公正、盈利难以兼得

  • 发布时间:2014-09-28 08:06:00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毕晓娟

  近一段时间以来,网贷评级市场很是热闹。国际上,全球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惠誉评级公司宣布加入P2P网贷评级。国内,先有深圳棕榈树策划咨询公司,后有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宣布涉足网贷评级行业。然而,这个行业的“老江湖”们坦言,评级这碗饭不好吃。

  坏账率数据难求

  披露越多得分越高

  监管尚处真空、跑路事件频发,对处在野蛮生长期的P2P平台来说,网贷评级这个行当的存在多少有些制约作用。

  据了解,P2P行业门户网贷之家的评级较有影响力,其评级包括九大维度和60个细分指标,九大维度分别是成交量、营收、人气、收益、杠杆、流动性、分散度、透明度、品牌。

  “从成交量上,你可以看得到这个平台目前所处的行业的阶段,它是第一阵营还是第二阵营;如果从安全的角度,则可以看它的杠杆大小,也就是平台本身的实力和平台上待收资金规模的对比,当然分散度也会跟平台安全息息相关。”网贷之家CEO徐红伟表示。

  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孙斯寒对《金证券》记者说,评级榜单可以给投资人提供参考,减少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而且能对网贷平台形成指引性。例如透明度一项,平台信息只有披露越多得分才能越高,这也能反过来促进P2P平台透明公开。

  除网贷之家之外,知名网贷评论人羿飞个人做的网贷评级在业内也颇有知名度。他对《金证券》记者说,自己2011年年底出于个人兴趣开始做网贷评级,曾经历过拍脑袋决定次序的“野蛮”阶段。因为缺乏理论依据,甚至有投资者质疑他是否收了黑钱。后来,他决定通过定量数据说话。“考虑到评级非常容易被用来误导人,因此我希望通过公开所有评定标准的方式,以数据为主导,压制个人主观影响。”

  羿飞的评级指标包括10个方面,涉及平均利率、月成交量、品牌知名度、平均周期、信息透明、月投资人数量、月借款人数量、人均借款、服务质量、成交增长率。除品牌知名度、信息透明和服务质量三个维度有主观打分的成分外,其他部分都有数据支撑。他告诉《金证券》记者,要衡量一个平台是否安全,坏账率的考核至关重要,但大多数平台对坏账率都是藏着掖着的,基本不可能获得。

  《金证券》记者发现,羿飞在评级之后还有个人的吐槽式解读。例如在9月11日公布的评级榜单中,翼龙贷、红岭创投分列第4和第6位。他对此评价说,“上月翼龙贷和红岭双方均在联想可能投资这个题材上大做猜测暗示等文章,软文飞满天。本人也一直非常期待结果落地,因为至少会有一家要打脸,非常有戏剧性,可结果真真让人靓瞎眼,最后公布的是银豆网,把前者双方耳光抽得啪啪啪”。

  目前,列入网贷之家评级的P2P平台有80家,而羿飞评级关注的对象有36家。大多数网贷平台都对这类评级趋之若鹜,因为排名靠前者一般能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难防平台“歪脑筋”

  最大风险信用背书

  看着网贷之家力推评级,P2P行业另一门户网站网贷天眼却没什么动作。

  网贷天眼副总裁袁涛对《金证券》记者坦言,网贷评级的正面意义非常大,但风险也很高。“用监管层列出的几条底线去套,你会发现符合标准的平台寥寥无几,包括一些老平台,或多或少都有些瑕疵”。例如,监管要求资金必须第三方托管,但这个是可以造假的,平台仍然可以随时支配资金。如果平台动了歪脑筋,评级机构是无法第一时间掌握的。一旦出现恶性事件,就会给评级机构带来信用创伤。

  孙斯寒告诉《金证券》记者,这种风险确实存在,所以他们评级时非常谨慎。“评级是我们的招牌,我们会杜绝利益性因素,并且不断优化数据模型,否则就是自拆招牌了。”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亦曾坦言,要真正做出权威、被整个市场认可的评级,在目前的环境下并不容易。

  记者了解到,网贷天眼内部其实也在做评级,但并未公开。“我们做评级是给内部业务提供支撑。如果某个平台的评级不高,就不会跟其签订合同,因为风险系数太高。”袁涛说。

  也曾有投资者倡议官方能够出面做网贷评级,但羿飞认为,这并不容易,因为牵扯到信用背书的问题。如果评级排行榜中的P2P平台出现问题,投资者将会对排行榜产生质疑。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评级,都会注明评级不作为投资建议,以撇清责任。网贷之家在评级榜单前声明,平台综合指数是表征某一家P2P网络借贷平台综合情况的指标,代表平台综合影响力,不表征平台安全性,不构成投资建议。

   要公正还是盈利

  评级太容易腐败了

  投资者对网贷评级态度亦暧昧不明。有投资者评论称,私人搞的网贷评级都是忽悠,都有个人巨额经济利益牵扯在里面。对于第三方网贷平台的评级,亦有人说,“仅供参考,你要是当真,那你就输了”。但是评级帖子的讨论热度却不减,仍有不少投资者将其视为投资风向标。

  羿飞对《金证券》记者直言,频繁有P2P平台的人找到他,希望能适当上调自家的排名,或者是在解读中美言几句,或是少吐槽几句。“如果哪家排名突然降下来了,会主动向我询问是否有什么‘需求’。”

  “做网贷评级,太容易腐败了。”他说,但如果一个评级公正性有缺陷,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市场会用脚投票。

  据了解,羿飞目前是多家网贷平台的股东,还是江苏365易贷的董事。因此,有投资者质疑关联关系之下的评级公正性。羿飞认为,这种怀疑无可厚非,但因为对其所投资的平台做了尽职调查,所以情况更了解。“不能用人唯亲,但举贤也不能避亲。”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羿飞评级使用的数据来自网贷天眼的统计。袁涛解释称,像羿飞这样的个人分享,网贷天眼是鼓励的,因为他没有盈利需求,而且是经验丰富投资人,评级相对具有专业性。“之前有不少公司想跟我们合作,用我们的数据作为评级依据,但是大多数深究一下也就放弃了,因为风险太大,无法把控。”

  羿飞认为,如果一个公司只做网贷评级,就会面临两难困境,如果收钱,便会动摇公正性;如果不收钱,就要面临盈利压力。

  袁涛则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认为,为了公正性评级本身是应该不赚钱的,但是可支配的产业链却可以盈利。他举例称,标准普尔公司作为知名的评级机构,它也推出信用评级,这是独立公正的,但是围绕信用评级可以推出风险评估、投资研究等咨询业务。

  他建议,当前的环境下做网贷评级风险过大,与其追求大而全的评级,不如从单点切入,例如风险揭露、评估标的真实性等。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