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

财经 > 收藏 > 业界聚焦 > 正文

字号:  

从边缘走向主流:实验艺术被招安了吗

  • 发布时间:2014-09-19 16:16:0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毕晓娟

  许 潇: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星星画展”开始,实验艺术先后曾被称为先锋艺术、前卫艺术等。实验艺术大多以一种反传统、反权威和反体制的姿态存在,注定了会被排除在主流艺术领域之外,这种状态最终导致实验艺术作为边缘艺术而长期存在。这种边缘性在一定程度上会让实验艺术受到更少的制约和限制,发展更加自由,同时也会让实验艺术迟迟进入不了大众的视线,也不能够得到社会的太多关注。从这个角度讲,实验艺术的边缘性已经损害了这个艺术门类的进一步发展。

  随着西方现代艺术的传入,中国人开始逐渐认识到实验艺术的独特魅力。而随着文化环境的宽松,不同的价值观都能够得到尊重,这给了实验艺术更大的空间。而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的成立和中国美协实验艺术委员会的成立,则证明了实验艺术开始逐渐得到了主流社会的认可。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实验艺术需要一次集体的亮相来正式进入主流艺术领域。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在这次美展上实验艺术的集体亮相,证明了中国的实验艺术已经正式得到了中国艺术领域的认可,融入了主流艺术市场,从而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关注。而从这届实验艺术展来看,这些展品是近十年很有代表性的精品,这其实也是对中国实验艺术的一个总结。这个总结很令人感触,也很让人震撼。

  近日,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实验艺术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落幕,这是实验艺术首次在全国美展中拥有独立展区。此展一推出便引起了业内的广泛热议。有人认为,这是实验艺术一个进入主流的机会,有利于实验艺术的发展,对于全国美展则是一个创新的表现;也有人认为实验艺术是一种反传统的艺术形式,被全国美展“招安”会损害实验艺术的独立性,最终导致实验艺术面目全非。本期主持 郭 毅

  本期嘉宾

  吕 琦:四川美术学院美术系讲师

  许 潇:复旦大学艺术教育中心教师

  对艺市的一种引导

  吕 琦:实验艺术不限于材料和形式,更注重对于世界的认识和感知,最终进行了装置、数字媒体等的表达,是一种不同于传统的艺术形式。这种艺术形式和对待艺术的态度都是连续举办了十一届的全国美展中少有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大胆引进了实验艺术,成为全国美展的一个突破口。

  全国美展每次举办都会带来不一样的东西,而这次则将实验艺术作为自己一个新的突破,尤其是将实验艺术单独提炼出来,起到了一个较为震撼的效果。在精心挑选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实验艺术的发展和变化,看到了中国最优秀的实验艺术尝试,这对于中国实验艺术影响深远,同时也提高了全国美展在这个领域的话语权。

  全国美展在中国的艺术市场具有重要作用,中国的艺术市场也推动着全国美展的发展。近几年的实验艺术在中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全国美展引进实验艺术可以看做是对于中国艺术市场的一种引导。实验艺术展览精心选择了近十年来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作品,得到了在场参观人员的认可。尽管以往的全国美展中有一些实验艺术性质的作品,但大部分都是传统的绘画作品。这次的全国美展将这些实验艺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进行展览,体现了对于实验艺术的重视和鼓励。

  太晚的“招安”

  这场“招安”似乎来得太晚,对于早已被逼打通了国际通道的当代艺术家而言,面对迟到的接纳与认可也早都不再感激涕零、欣喜若狂。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批评也不过是建立在幻觉之上,中国的当代艺术也从来就担当不起抵抗压制和文化批判的重任,也有真正有精神洁癖的“不合作”者。

  艺术的本质是自由,对于不同的选择,你可以批判但不能要求站队,更不宜盖棺定论。对于艺术家,真正需要被尊重的是选择的自由,不能要求所有的当代艺术家都在抵抗或反对,有人选择做温和者,甚至有人选择做机会主义者也都是个人自由,当代艺术的前卫与独立也许并不体现在是否参加早已今非昔比形同鸡肋的全国美展,而是要随时警惕更新出现的意图操控艺术的更为复杂更为广泛的新团体与形式。

  《东方早报》

  格格不入到主动招手

  其实,现在有很多实验艺术家都是体制内的人,也有很多体制外的艺术家参与体制内的展览,艺术家也并不是那么地在乎这个界限。再说,如今的体制已经远远不是三十年前的体制,国内像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早就分别办了实验艺术系和跨媒体艺术学院。当代艺术在中国都30多年了,实验艺术进入全国美展某种层面看实际上是现阶段中国多层次、多元化艺术创作的一种组成部分与延续,招不招安不是一个巴掌能拍响的事,与其说被招安还不如说大家互相不约而同时地朝着对方招了招手,然后共同做了一件大家都想做好的事情,就这么简单。全国美展历史性第一次向实验艺术招手,迈出了这一步,至少表明了现在的官方态度比以往要开放、包容很多,最起码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大的平台,有了共同语境交流的可能性。《青年时报》

  体制并不重要

  实验艺术最重要的是不断探索和创新的精神。对实验艺术的质疑很正常,那正是它存在的价值所在。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似乎就是实验场,这是最有生命力的地方,具有更多发展的空间,也就有超越西方国家发展的可能。如果没有了实验的场域,这种可能也就不复存在。做这个展览我们的目的是为实验艺术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都能展示自己的艺术创作。参展的艺术家也不会说我参加了一个体制内的展览,无人在意这到底是不是体制内外的展览。《新京报》

  @崔灿灿:实验艺术在丧失了在野的立场、与主流之间的距离、持续的抵抗之后,只能是装饰的美学、庸俗的近邻、死亡的标本。

  @刘礼:“实验艺术”的教学已然进入学院,作品和艺术家被主流展览、主流空间所接受,这其实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一直以来的一个诉求。否则当代艺术收藏体系的建立、对公众的普及、当代艺术更多研究何以谈起?

  @嗨-廖廖:艺术繁荣的标志不是大藏家天价买拍品,也不是“实验艺术”进入全国美展,甚至不是美术馆遍地开花,而是更多的人愿意花钱买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并视这种冒险为一种荣耀。

  @朱雁光:实验艺术单元进入全国美展,事实上预示着实验艺术已经成为体制的当代艺术工具。

  @彭博:十几年前,《美术》杂志批判当代艺术,攻其一点,全盘否定。时过境迁,对立双方的界线变得模糊。而今美协在全国美展开辟实验艺术展,可以说是双方妥协的产物,尽管很多参展作品缺乏精神力量,属于形式化的当代艺术,体现的只是美协的姿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