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收藏 > 业界聚焦 > 正文

字号:  

雷雨:书画界赝品乱弹

  • 发布时间:2014-09-19 09:59:46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毕晓娟

  有人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更有人说,富而思文,仓廪实而知礼节。总而言之,现在的收藏市场是相当地火爆。收藏什么?自然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各有千秋,自有路数。虽然曾几何时,一盆兰花也被称作绿色金条,价值之高昂,堪与前一段时间的所谓普洱茶相比肩。居然也有囤积大蒜之类的,产生了流行语“蒜你狠”,这当然也是有些推手在幕后兴风作浪,以一己之私利而搅动社会动荡人心惶惶。而最为便捷也最为抢眼的,当然不是什么宋版孤本,更不是什么异花奇草。那是什么?不是我卖关子,我觉得就是书画。

  说到书画,往往给人以圣洁肃穆气象庄严之感,但也往往因陋就简,一气呵成。就说中国的山水画,自宋元以来,往往是古意森森,飘逸超然,令人有心旷神怡之感,而明清迄今,更是大家峰起,群星灿烂,令人叹为观止。这些辉煌成就,自然容不得我在这里啰嗦置喙。但中国之大,市场之需求旺盛,恐怕也是世界空前。名头大的,自然趋之若鹜,供不应求;而名气小的,则往往是门可罗雀,乏人问津。在这样的情势之下,与其他行业一样,就产生了所谓的伪作仿作而大行其道,因为名家毕竟是凤毛麟角,难以满足社会的旺盛需求。当然,盗亦有道,行有行规,如果仿作伪作不是太荒唐离谱,许多人也就默认承受吃哑巴亏算了。据说,启功生前,他的一个膜拜者在琉璃厂还是潘家园购得老先生一副对联,几可乱真,此人以为是得了很大的便宜,视为珍宝,在一个聚会的场合,便拿出来给启功炫耀。启功老先生连连说好,真是好,但老先生最后一句话却让这位收藏者如坠冰窟:这字比我写得好!还有一位搞房地产的大老板,颇有资财,突然对字画大感兴趣,据说还把自己耗费巨资购来的字画锁在金融机构的地下室内,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人大概既有占有心理,更有唯恐锦衣夜行不为人知的心态,便要二三所谓高人,欣赏品题。有一方家,看了之后,实在是于心不忍,说了实话:你这些字画,十之八九,都是地摊货。此言一出,这位大老板实在是备受打击,据说当时连下楼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资本的逐利性,更是天经地义。但几乎是一致的看法,书画界“大师”满天飞,赝品伪作大行其道,各种胡乱吹捧几乎到了丧失常识的地步。而一些文化公司、拍卖公司也在其间上下其手推波助澜,更有所谓这样那样的影视节目,聘请所谓的“专家名流”,信口开河,哄抬价格,简直到了离谱荒唐的地步。你只要打开电视网络,翻开平媒纸媒,连篇累牍的文章,岸然道貌的巨幅照片,笔走龙蛇的“书法”,姹紫嫣红的画作,真是莺歌燕舞,相当“繁荣”啊。据说,岭南某一人物的七尺顽童,字画展出,捧场的文章多是书画界的名人巨匠,其用词之生猛火爆,不亚于王蒙评说周啸天的古体诗,几乎达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江湖凶险,浪高风急。本应该算是清雅温婉之地的书画界,为何会是如此的乌烟瘴气暗流汹汹?吴冠中说,笔墨等于零,要靠人格气韵,但人格气韵的养成,又岂是一蹴而就之事。还是寄望于大家的共同努力,逐步形成一定的规则,也许局面会有所改观吧?(作者系出版人,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省作协理事,南京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出版著作多部)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