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9日 星期三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传景德镇陶瓷因雅贿兴旺:反腐后生意萧条

  • 发布时间:2015-05-05 10:51:04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资料图

  在今年三月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景德镇陶瓷学院陶瓷美术学院院长何炳钦受访时表示,景德镇陶瓷收藏市场非常多元,别用“雅贿”给景德镇陶瓷贴标签。 针对近期有关“景德镇陶瓷因‘雅贿’兴旺,因反腐导致市场萧条”的言论,何炳钦表示,“雅贿”不过是附着在陶瓷艺术品上的“污泥”,无法阻挡陶瓷艺术的发展。

  刘伟还说,“雅贿”的现象存在很久了,绝非景德镇独有。但凡这些高端艺术品,都是小众市场。能消费的,绝对是政商界的成功人士。著名画家范曾不也说过,他的画为什么那么贵?就是“内靠贪官,外靠土匪”。

  刘伟是安徽人,早年在北京、深圳经营艺术品生意,数年前来景德镇,也将自己的经营范围锁定在瓷器领域。他表示,前些年景德镇的瓷器市场,的确陷入畸形的繁荣。省委书记的夫人是“艺术发烧友”,几名市领导又是“艺术大师”。有外地人开玩笑说:“贵圈颇乱!”

  “于姐”出手

  苏荣在江西担任省委书记的几年中,他的夫人于丽芳是景德镇的常客。据报道,于丽芳在景德镇收走的瓷器,足有好几个车皮。

  刘伟表示,自己曾在一次饭局中见过于丽芳。于丽芳到景德镇来,前期都会有市领导陪同,后来对当地情况熟了,不同政府打招呼,直接带人来景德镇。“在景德镇瓷器圈里混的人,见一眼于丽芳不难。”

  对那一面之缘,刘伟回忆说,于身边有几个随从,但她对人还算客气。见到年纪比她小的陶瓷艺术家,人家称呼她“于姐”,她则叫别人“老师”。

  刘伟承认,景德镇许多做瓷器的人,其实“沾了于姐的光”。刘伟讲到苏荣落马之后的一次聚会,有一名艺术家对于苏荣夫妇颇有微词,说苏荣耽误了江西发展,还说于丽芳从自己这里收购了一件瓷器,只给了很少的钱。因为是朋友,大家说话很随意,马上有人站出来说:“你这话可是言不由衷!于丽芳从你那里拿东西,哪怕不给钱你也不吃亏。”

  刘伟解释说,于丽芳因为身份特殊,几乎成为收藏界的“风向标”。她从谁那里收了东西,这人的身价立马抬升。

  他说起了自己的一次经历。于在景德镇收了一件瓷器,此后不久,听说她竟然以高价转手了。这件瓷器的制作者,与刘伟是朋友,刘伟也收藏有他的许多作品。 一听这个消息,刘伟还有些不平,心想省委书记的老婆就是不一样,自己卖不出去的东西,到了人家手里竟能卖高价。但此事之后,艺术家朋友的身价上涨,刘伟也出手几件瓷器,回收了部分资金。

  刘伟说:“于丽芳身份不一样,同样一件东西,由她卖出去跟我们来卖,价格天壤之别。但是,于丽芳高价出手一些瓷器,确实抬高了整体的交易价格。”

  景德镇一名陶瓷艺术家告诉记者,于丽芳没有多少真才实学,更谈不上什么艺术造诣,她所依仗的,不过是背后的权力。可是,别说于丽芳这种身份,有时就连省厅的某个副厅长,都会有人去费尽心机巴结。有一年某国家部委的办公大楼落成,各省厅要赠送一些礼物。有名艺术家和省厅的副厅长有私交,省厅就将这名艺术家的作品送到北京。此后不久,便有几名商人找上门,要高价收购这名艺术家的另一批作品。因为在商人眼中,艺术家应该和部委关系不错,需要时能帮上忙。“就因为这层莫须有的关系,这个艺术家卖了不少自己的作品。”

  “大师”的价码

  刘伟介绍,中国人富起来的时间很短,还没有成熟的收藏理念,许多所谓的收藏家,不过就是倒买倒卖的二道贩子。至于那些喜爱收藏的官员,相当一部分缺乏基本的鉴赏能力。“于是,作品的价值已经退居其次,大家只看艺术家的名气。所以在书画界,人们对于书协、画协主席的名头很看重。在景德镇,很多人开始追逐‘大师’的头衔。”

  “大师”背后的确有诱人的经济利益,但追捧的人太多,也出现了泛滥成灾的现象,以至于在景德镇出现了“一堵墙倒下来,砸到十个人,七个是大师”的说法。

  据了解,从省级到国家级大师,不同机构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就有近20种,包括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西省技能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艺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等。其中,最受认可的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其次是中国陶瓷工艺大师。

  根据景德镇截至2012年初的官方统计,景德镇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3人(约占全国的1/3),中国陶艺大师27人,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24人,省工艺美术大师74人,省高级工艺美术师1800多人。

  在景德镇为数众多的“大师”中,有两个特殊人物。一个是许爱民,另一个是上文提到的许的师弟冯林华。许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冯为“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

  按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公布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办法》,除了陶瓷艺术修养和政治道德水准之外,凡申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的陶瓷艺术工作者须具备“至少要具有4年以上省级陶瓷艺术大师(或省级工艺美术大师)身份”的条件;未开展上述大师评选或评选开展不足4年的省份,至少要具有8年以上高级工艺美术师身份的人员方可参评。

  评选过程中就有人质疑,许爱民并无上述省级大师身份。更奇怪的是,在江西初次报送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参评名单中,并没有许爱民,可公示结果中却有许爱民在列。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负责人当时受访时曾表示,江西省后来补报了许爱民,至于为何补报,不太清楚原因。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含金量比“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更高,许爱民因为这个头衔,曾引发巨大争议。彼时身为官场中人的冯林华自然不敢再去蹚浑水,因此对于含金量稍低的头衔也心满意足。后来,冯林华调任景德镇陶瓷学院党委书记,一些人便怂恿他再攀高峰,拿下“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冯林华却对身边人说:“许书记才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我怎么能和他平起平坐?”为此,还有人说冯林华“懂规矩”。

  身为市委书记的许爱民拿到“大师”头衔,他的作品自然更加抢手。一名当地人士介绍,在北京、上海举办的几次展览会上,许爱民的作品不仅摆在显眼位置,卖得也好。

  在一次展览会上,一名上海商人高价买下许爱民的艺术品。彼时,许爱民正担任景德镇市委书记。不久,这名商人来到景德镇,提出要在当地投资,希望许爱民多加关照。

  毕竟是出钱购买了自己作品的富商,许爱民要尽好地主之谊。可吃喝之余,许爱民也表示,投资的事,恐怕还得公事公办。自己既是艺术家,也是领导干部,两种身份要界定好。

  精明的上海商人没有声张,只是默默等待解套的机会,直到许爱民到了省发改委主任的位置。

  上海商人结识了一名福建籍商人,对方正好在赣南经营稀土生意。于是,上海商人高价把那些出自许爱民之手的艺术品卖给福建商人。福建商人捧着艺术品,数次登门拜访许爱民,结果依旧不理想。

  最后,福建商人试图依葫芦画瓢,再做一桩高买高卖的生意,将艺术品出手套现。正在运作过程中,许爱民离开发改委,成为省政协副主席。这些艺术品便再也卖不出去。

  一名当地人士告诉记者,许爱民最终只是被开除党籍和降职,并未像许多落马官员那样承担法律责任,某种程度上,或许也与“大师”头衔有联系。据他了解,许爱民出手作品时,都会参照其他“大师”的行情,不会要价过高。不过,仅仅是按行情办事,就已经是不菲的收入。那些买家难免会有其它想法,但真要找许爱民办事时,他往往并不买账。

  繁华过后

  关于雅贿,外界一直有“保险”的说法。还有报道称,从一名贪官家里查抄出价值不菲的艺术品,可在法庭定罪环节,对于艺术品的价值又发生争议。找到作者一问,作者说成本在几千块钱。最后,也就只能按这个价格定罪。

  对于这种说法,景德镇的一名资深藏家并不认同。他认为,用艺术品来搞勾兑,风险其实很大。比如那些高价买了许爱民、冯林华作品的人,现在就亏大了。“其实,就算他们不落马,只要退下来,好些作品也要大幅贬值。”

  “还有另一点,就是变现难。”这名藏家说,官员收了个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往往很难变现。“这些东西太挑卖家,一般人根本不会来消费。那些专业藏家,整日出没各种拍卖会,到处联系人看货,一年也成交不了几单。官员想通过正常渠道出手,就更加困难。”

  这名藏家表示,雅贿现象肯定存在,但究竟占多大比例还不好说。那些接受雅贿的官员,很多也是出于个人爱好。“就说于丽芳吧,如果不是她对于艺术品特别热衷,仅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是犯不着冒这种险的。她在景德镇拉几个车皮的瓷器,当时就传得沸沸扬扬。”

  谈及如今的生意,多名景德镇人士表示“的确清淡很多”。刘伟告诉记者,过去行情好,有人“沾了于姐的光”,现在是很多人都跟着于姐倒霉。“过去说于丽芳在这家店买过东西,其他买家听着也觉得与有荣焉,现在说,人家躲都躲不及。”

  景德镇一家艺术品店负责人介绍,江西境内有一所干部培训学院,前几年一到周末,总有学员开车来景德镇收购瓷器。“八项规定”出台后,来的人明显少了。到了苏荣落马,几乎就绝迹了。

  至于景德镇瓷器市场的未来,刘伟苦笑着对记者说,高档餐厅生意不行了,还能转行做中低档,但艺术品这个行当,的确很困难。“只能寄希望于新富阶层尽快崛起吧。过去收藏艺术品的,大多是官员,就算商人买了,也是拿来送人。不过近些年,的确有一批有品味的企业家,开始认真搞收藏并建起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

  对于艺术品生意的萧条,许多景德镇人士认为并不是坏事。一名当地人士表示,过去的繁荣是畸形的,惠及的只是少部分人。“前些年艺术品市场那么火爆,但景德镇的整体经济并没有多大起色。”只有反腐后大环境好了,更多人的日子才会逐渐好起来。(应受访者要求,刘伟为化名)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