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财经 > 收藏 > 收藏新闻 > 正文

字号:  

别只以为黄宾虹的山水绝妙:其实他的花卉更妙

  • 发布时间:2015-04-14 09:30:54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朱绍正  责任编辑:田燕

-黄宾虹作品 朱绍正/摄

  

-黄宾虹作品

  

-黄宾虹作品 朱绍正/摄

  

-黄宾虹作品

  -朱绍正(加拿大华人艺术家)

  我随《历代羊城八景图》到杭州展出之机,恰遇上西湖博物馆为纪念黄宾虹先生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而举办的书画特展,机会难得,我莫名激动!这次展出的画作,据说全是黄宾虹亲属捐给国家的,大多无落款、无钤印,未持赠朋友、未发表过的积稿,画中盖的是浙江博物馆的收藏印,实与画无关。很多还是未完成的画稿,却更能看到初心。难得还有书法、花鸟画专馆展示,大开眼界,我看了一次又一次,信息量太大了,黄宾虹不愧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守望者。李可染说:“中国山水画三百年来,黄宾虹一人而已。三百年后,黄宾虹的地位会更高”。黄宾虹是一座高山,那么葱茏,那么雄伟,那么崇高,我们只能抬头仰望:高山仰止!

  黄宾虹先生的绘画特色是以追求深厚而富于变化的笔墨趣味见长,追求笔墨的“不齐之齐”,可以说是曾饱受非议而坚持走自己厚重沉雄的笔墨之路,在综合历代山水画的传统笔墨基础上,加入后现代构成因素,借古开今,五笔七墨,自创新格,尤其是倡导民学,坚持中国民族风。参照雄浑的北宋山水画精神而不袭其迹,吸收金石用笔,浑厚华滋、苍雄古拙的同时而趋于笔墨抽象化。这种逸格的创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了相当长时期探究而成的。他非常清晰地知道:“大家不世出,或数百年而一遇,或数十年而一遇。而中华民族时际颠危,贤才隐遁,适志书画不乏其人……明代启、祯,清之道、咸,邹衣白,恽本初以为笔胜,包慎伯、赵撝叔以墨胜,所画山水,实驾古人上之”。可以这样理解,黄宾虹借五代北宋的董巨,范宽来阐发明清的恽香山、邹衣白的山水画,是近现代文人山水画在日渐式微的颓势中的一次中兴,他深得元人王蒙以还南宗山水画追求的浑厚之妙,还运用了金石、金文用笔,将龚贤厚重的积墨法推向重墨湿积、干积达到极致,用独特的宿墨法来表现他所崇尚的粗头乱服的“不齐之齐”的带抽象化图式!

  黄宾虹画论,多出于自己创造性的想像与实践心得,深得世人推崇。在这次特展中,我惊喜见到“画宗北宋浑厚华滋,不蹈浮薄之习,斯为正轨。及清道、咸文艺兴盛,已逾前人。民族所关,发扬真性,几于至道,岂偶然哉?”这样令人深思的题画。他长期以学者而非画家的身份编纂、鉴赏名世!到年届耄耋,德高望重,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画坛耆宿,当然还是中国新时代传统画学的杰出代表。他的“内美”的抽象笔墨,很多人看不懂,或者看到的是“眉目糊涂”的“一团漆黑”。这不奇怪,垃圾说大地就是垃圾桶。晚年对宿墨使画作达到“浑融”极致,九十岁时作《疏林远岫》,直接把未经调配的原色点到画上,用色互补,用鲜亮的、覆盖性强的矿物质颜料在墨黑的背景上戳点,它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丰富层次的色斑,有良渚夏玉的斑驳深古之美!他说:“近代良渚夏玉出土,五色斑斓,因悟北宋画中点染之法,一洗华亭派兼皴带染陋习, 此道、咸人之进步,不知识者以为然否?”道咸人推崇拓碑,悟金石斑驳之美,黄宾虹认为此法有历史厚重感的苍古之美。此类作品在展馆中诚然不是少数,用书法之笔意,焦墨点线匡定山川气势,满幅积墨,层层深厚而墨气鲜润;浓彩点缀,满目丹青,直接表达情感而撼人心魄!

  在展出书法专场中,我除了平时多见的金文大籀外,还有行草及手扎,大都临摹明人祝允明、文征明、王铎的书法,但相当部分融入了篆隶和章草笔意,是对过分圆滑所作古拙的纠枉,行草多“变”,篆隶具“平、留、圆、重”,合则文质彬彬。他说:“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上钩下勒,此从雷纹及玉器中悟得,写字作画都是一理,所谓‘法’就是这样”。他在北平期间,“每日趁早晨用粗麻纸练习笔力,作草以求舒和之致,运之画中,已二十年未间断之。”六旬后笔致清简,遂成老健圆融。他平生最着力的是古文字研究,深悟出书画同源的共同空间理念,作书画要笔笔分明,要自然灵动,要有气有韵。锤炼腕心,单纯而具内美,无不蕴含着禅宗重意重神的美学思想,一如禅语所道:“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作书法能吸收各家各派的优点,最后自然形成自家面貌,水到渠成,人书俱老,这就是大书法家!难怪林散之在他的引领下成为一代草圣,名师出高徒。

  “看惯风云自坦荡,拈花一笑慰平生。”在杭州一次过看了这么多黄宾老的花鸟画作品,令观者“惊艳”!那落笔轻曼老辣,气息沉静高贵,情怀温存怜爱。虽是荒郊野谷间的不知叫名的山野花草,却倾注了他对大自然生命的关爱与钟情。“山遍生菊花,根下浸于山泉中,有文杏树,树干结瘿累累千百余”。表达的是“自然气息”,着重“生意”,核心还是“书法用笔”,笔意绵韧,花草枝叶飘翻,似有微风吹过,生气弥漫而充满诗意。他笔下的梅花,最能体现疏野出尘的文人画旨趣,追求的是篆隶笔意金石之气,观其画,觉冬寒消散,春光明媚之意趣;虬枝红花,老而弥坚。“含刚健于婀娜”的花鸟画与“浑厚华滋”的山水画是黄宾虹绘画艺术之树的不可分割的两枝。潘天寿说:“人们只知道黄宾虹的山水绝妙,其实他的花卉更妙,妙在自自在在”。他画花鸟也是从年轻至暮年,一直在画,晚年把渍墨法变化为渍色法,色彩浓淡互破,风姿绰约,雨露华浓。繁英秀萼以鸟飞虫鸣,真个悲天悯人的情怀,淡雅古静,达到“了不相似”的绝妙境界。

  黄宾虹的书画艺术成就直追宋、元!他浑厚华滋、自自在在的圆融境界,来自他深厚的国学底蕴,他集考古、鉴赏、金石、印学、诗词、画论、书画创作于一身的传统功夫的综合素质,他人无可复制!其人多闻博识、宽广胸襟以及人品学养奠定了他在艺术境界上的崇高追求。他不仅是一个集传统艺术之大成者,更是中国美术史上一个里程碑式重要人物,起到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宾虹现象会让人们在中国书画民族化的进程中,探求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我尝试着站在西泠桥上去远望北高峰,但总是无法找出黄宾老画中山的印记,或许各人各有心中的山。仁者似山,大美无言;善者不辨,只是回归初心。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